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 > 国学讲堂
国学讲堂
  • 国学讲堂
  • 琴棋风韵
  • 诸子经典
  • 酒茶清谈
  • 君子与小人如何处理好关系?

    时间:2019-03-07 08:47:06  来源:互联网  作者:网轶

     

    【原文】

    无将大车

    无将大车,只自尘兮。无思百忧,只自疧兮。

    无将大车,维尘冥冥。无思百忧,不出于颎。

    无将大车,维尘雍兮。无思百忧,只自重兮。

    【译文】

    别去推那大车,只会沾一身尘土。别想各种愁事,只使你身心痛苦。

    别去推那大车,它会使尘土蒙蒙。别想各种愁事,它让你忧心忡忡。

    别去推那大车,它会使尘土满天。别想各种愁事,它让你忧病缠绵。

    【解说】

    先解释几个字词:

    1.“将”,在古文中有许多种解释,在此诗中是“推进”的意思。

    2.“疧”,音“齐”,是“病”的意思。

    3.“颎”,音“迥”,是忧愁的意思。

    4.“雍”,同“壅”。

    认识了这几个字。此诗的字面意思就比较明白了。但此诗的深层意思又是什么呢?

    上海博物馆藏简《孔子诗论》有一句对此诗的评论:“将大车之嚣也,则以为不可如何也。”这句评语比较浑沦。只是说诗中反映了推大车的人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

    《荀子·大略》篇说:“君人者,不可以不慎取臣;匹夫者,不可以不慎取友。友者,所以相有也。道不同,何以相友也?均薪施火,火就燥;平地注水,水流湿。夫类之相从也如此之著也。以友观人,焉所疑?取友求善,人不可不慎。是德之基也。《诗》曰:“无将大车,维尘冥冥。”言无与小人处也。”荀子说得很明白,不要与小人相处,不要帮助小人推进事情。

    汉代鲁诗一派则说:“周大夫有亲信小人者,其臣谏之,而作是诗。”鲁诗师承荀子,此说与荀子一脉相承。

    韩诗一派也有相近的说法。《韩诗外传》卷七说:“春树桃李,夏得阴其下,秋得食其实。春树蒺藜,夏不可采其叶,秋得其刺焉。由此观之,在所树也。……故君子先择而后种也。”《诗》曰:“‘无将大车,惟尘冥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交君子犹如种桃李,“夏得阴其下,秋得食其实”;交小人犹如种蒺藜,“夏不可采其叶,秋得其刺焉”。韩诗所说,很有生活的哲理。

    《毛诗》一派的意见与此相近,《毛诗序》说:“《无将大车》,大夫悔将小人也。”郑玄《笺》补充说:“周大夫悔将小人。幽王之时,小人众多,贤者与之从事,反见谮害,自悔与小人并。”

    诸家意见大体一致,看来自先秦以来学者就认为此诗是写“悔进小人”的。就一般的情形而言,小人要想发迹,必须借助君子的扶植,为了取得君子的好感,总是曲意奉承。而君子较少心计,往往被小人的假象所蒙蔽,深信不疑,而出手相助。小人一旦得志,位高权重,便可能倾害君子。而君子曾举荐小人,也便成了历史的污点,遭人诟病。君子往往为此愧悔无及。但大错已经铸成,即使百般补救,也计无所施。此事千古一辙,所以交人、用人不可不慎。

    历史上,王安石与吕惠卿的关系就是此诗的最好注脚。宋神宗时,吕惠卿为真州推官,任满后入京见王安石,两人相互讨论经义。王安石发现,吕惠卿的思想与自己有许多相合之处,于是格外器重他。熙宁初,王安石主持变法,朝中大臣很少有人理解和支持他,只有吕惠卿等少数人支持他。王安石在宋神宗面前极力举荐吕惠卿说:“惠卿之贤,岂特今人,虽前世儒者未易比也。学先王之道而能用者,独惠卿而已。”吕惠卿很快升为执政。

    这在传统的观念中,王安石便是吕惠卿的恩师。可是,王安石罢相后,吕惠卿忘恩负义,背叛王安石,甚至亲自上书诋毁王安石。王安石是一位理想主义的政治家,连他的政敌司马光也承认王安石是贤人,只是有些“刚愎自用”而已。王安石“识人不明”,晚年退处金陵,常常写“福建子”三字,暗指吕惠卿,后悔举荐他,为其所误。实际上,这样的故事古今甚多,经常发生,也因此《无将大车》一诗,也便有了普遍性的意义。

    然而朱熹撰《诗经集传》,对于《无将大车》一诗,并不取《荀子》、鲁诗、韩诗、毛诗诸家的意见。朱熹认为从本诗词语看,并没有“悔用小人”的意思,因而提出此诗乃是“行役劳苦而忧思者之作”。清代学者陈启源撰《毛诗稽古编》,反唇相讥,认为从《无将大车》一诗中同样也看不到朱熹所说的“行役劳苦”的意思。他说:“《集传》以为行役劳苦之词,恐非是。朱子说《诗》每执诗词为准。此篇诗词何尝有‘行役’意乎?”另一位清代学者严虞惇也说:“《将大车》不可即指行役,而‘无思百忧’亦未见有‘行役’之意,不若且从旧说之为得矣。”(《读诗质疑》卷二十一)

    今人受朱熹《诗经集传》的影响,并从为“劳动者”代言的立场出发,认为《无将大车》一诗乃是“劳动者”所自作。如高亨解释此诗说:“劳动者推着大车,想起自己的忧患,唱出这个歌。”(《诗经今注》)陈子展则称:“《无将大车》当是推挽大车者所作。此亦劳者歌其事之一例”,“愚谓不如以诗还诸歌谣,视为劳者直赋其事之为确也”。(《诗经直解》)

    我们不赞同高亨、陈子展的这种意见,首先,学术界一般认为《诗经·小雅》为士大夫所作,而非“劳动者”所作。其次,此诗每章首句都有“无将大车”一句,“无”是“不要”“别去”的意思,这里面有一种“选择”的语气。作为劳动者,尽管他再厌恶那大车扬尘,但推大车是他的工作,是他活命的手段,他可能选择不去推那大车吗?

    所以在解释《无将大车》的立场上,我们宁愿信守清人严虞惇的话,“不若且从旧说之为得矣”。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9 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