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 > 国学讲堂
国学讲堂
  • 国学讲堂
  • 琴棋风韵
  • 诸子经典
  • 酒茶清谈
  • 论词之作法:雅、婉、厚、亮(唐圭璋)

    时间:2019-01-08 08:40:16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唐圭璋

     

    微信图片_20190107091221.jpg


    词之作风,略分四点论之:一曰“雅”,二曰“婉”,三曰“厚”,四曰“亮”。古人名作,无不具此四种作风。而后人词之所以不为人所称道,或竟遭人斥责者,亦以违反此四种原则也。兹更拈四字,申释其旨:

    雅——清新纯正。

    婉——温柔缠绵。

    厚——沉郁顿挫。

    亮——名隽高华。

     

     

    词之所以异于曲者,即在于雅。曲不避俗,词则决不可俗。故《蕙风词话》谓:“俗者,词之贼也。”观宋人词集,有《乐府雅词》、《复雅歌词》、《典雅词》、《宝文雅词》、《书舟雅词》、《紫薇雅词》,知宋人为词,皆以雅相尚。山谷、耆卿,好作俗语,最不可学。惟须注意,所谓“俗”,是反对庸俗,不是反对通俗,庸俗是低级趣味,通俗是明白如话。词自避俗外,尤须避熟。盖熟亦俗也。予所谓清新者,即不熟。《词源》云“词以意为主,不要蹈袭前人语意”,亦戒人力避熟也。即如范希文云“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 相回避”,意固清新而沉着,但李易安云“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无名氏云“今宵眼底,明朝心上,后日眉头”,皆觉熟矣。又如牛松卿云“弹到昭君怨处。不抬头”,固写出弹者之姿态及弹者之无限幽怨。张子野效之云“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则觉熟矣。顾太尉云“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固甚新妙,但李之仪云“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徐山民云“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则皆熟矣。此犹就意熟说。至于字面:如“莲子空房”、“人面桃花”、“花自飘零水自流”、“一样东风两样吹”之类,皆须避之。盖初创为美,继袭则熟,拾人唾馀,才士不为也。此外若怪词、淫词,亦不可作。怪则不纯,淫则不正,不纯不正,亦非雅词。孙月坡《词径》云 “牛鬼蛇神,诗中不忌,词则大忌”,此戒人不可作怪诞离奇之词也。金应圭论词有三弊:淫词、鄙词、游词是也。而淫词居其首,盖金氏亦深恶人之为淫词也。

     

     

    词之所以异于诗者,在于婉。诗有婉,有不婉,词则非婉不可。诗过婉嫌弱,词则不婉嫌率。故少游以婉为诗, 则为元遗山所讥。而以婉为词,则为一代正宗。飞卿词云: “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韦端己词云:“凝恨对斜晖。忆君君不知。”柳耆卿词云:“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欧阳永叔词云:“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论其佳处,皆在于婉。少游远祖温、韦、冯、李,近承晏、欧,其词温柔缠绵,一往情深,既非急管繁弦之音,又非哀丝豪竹之音,一种和平悠扬之音,读之令人荡气回肠,哀乐不能自主,宜人称之为婉约之宗也。或谓词之质宜轻者,若少游之词,温婉深厚已极,其质岂果轻哉。若谓少游词小,愈小视少游矣。少游风神俊朗,寄慨遥深,谓其词精深华妙则可,谓之曰小,亦乌乎可?《艺概》云:“叔原贵异,方回赡逸,耆卿细贴,少游清远,四家词趣各别,惟尚婉则同耳。”实则名家佳词,无不尚婉。苏、辛两家,天纵豪放,似不尚婉矣。然而二公性情深厚,百炼钢往往化为绕指柔,其词亦尚婉。苏词如云“秣艳一枝细看取,芳意千重似束”,辛词如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又何婉丽耶!若豪放而不尚婉,则不免粗犷之失。此陈其年所以被人讥为粗才也。冯梦华论稼轩《摸鱼儿》、《西河》、《祝英台近》诸作,摧刚为柔,缠绵悱恻,尤与粗犷一派,判若秦越,可谓深知稼轩矣。

     

     

    厚与雅、婉二者,皆相因而生。能婉即厚,能厚即雅也。盖厚者薄之反,薄则俗矣。自常州派起,盛尊词体,谓词上与诗、骚同风,即侧重厚之一字。其后谭复堂所标柔厚之旨,陈亦峰所标沉郁之旨,冯梦华所标浑成之旨,况蕙风所标重、拙、大之旨,实皆特重厚字。惟拙故厚,惟厚故重、故大,若纤巧、轻浮、琐碎,皆词之弊也。明词之所以不振者在不厚,浙派之流弊,为人所诟病者,亦在不厚。坊间通行之《白香词谱》,所选多纤巧不厚之作,故非善本。况蕙风尝论词之大要:首曰“雅”,次曰“厚”,探原立论,至为精审。周止庵选碧山、梦窗、稼轩、清真四家词,而以清真为领袖,亦以清真之特长在浑厚也。清真词处处沉郁,处处顿挫,其所积也厚,故所成也既重且大,无人堪敌。实则不独清真,其他名家之作,无不皆然。温柔敦厚,诗词固 一本也。

     

     

    止庵论温、韦云:“飞卿下语镇纸,端己揭响人云,可谓极两者之能事。”盖以温词为重,而以韦词为高也。重则潜渊,高则腾天,予之所谓亮,即高朗揭响之意也。亮者,哑之反,字句拖沓,音揭不起,斯为下乘。清音直揭,若鹤唳太空,斯为佳制。玉田谓作词要“字字敲打得响”,即词须亮也。而范石湖谓白石词“有敲金戛玉之声”,亦称白石词能亮也。词中所谓豪放、清空之说,俱不外一亮字。韦词之佳,在一亮字,白石词之佳,亦在一亮字,其他名家,亦无不具亮字之美。沉郁厚重之作,如有亮字以疏宕其气,则更极灵动飞舞之妙。清真、梦窗,不独厚重,音响亦亮也。清真如云“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梦窗如云“自怜两鬓清霜,一年寒食,又身在云山深处”,皆振拔瞀动,笔 无沉滞。即为小令,亦不可不亮。试读韦词云“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李后主词云“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小山词云“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白石词云“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意境何等杳渺,而音响何等嘹亮,所谓名隽高华者,不其然乎!

    以上雅、婉、厚、亮四种词风,皆消息相通,相因相济,学者守之,趋向自正矣。

     

    微信图片_20190107091229.jpg

     

    唐圭璋先生简介】唐圭璋(1901-1990),字季特,江苏南京人。中国当代词学家、文史学家、教育家、词人,民盟成员。

    1901123日,出生于南京。1928年,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中文系,曾任南京第一女中、钟英中学、安徽中学教师。解放前,曾任中央大学金陵大学中文系教授。解放后,曾任南京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兼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中国韵文学会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名誉会长,《词学》主编。南京市人民代表,江苏省政协委员。1934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1128日在南京病逝。

     

    唐圭璋编著有《全宋词》、《全金元词》、《词话丛编》、《唐宋词鉴赏辞典》等,著有《宋词三百首笺注》、《南唐二主词汇笺》、《宋词四考》、《元人小令格律》、《词苑丛谈校注》、《宋词纪事》、《词学论丛》等。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