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 > 国学讲堂
国学讲堂
  • 国学讲堂
  • 琴棋风韵
  • 诸子经典
  • 酒茶清谈
  • 应当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孔子及其思想

    时间:2018-05-16 16:11:24  来源:互联网  作者:陈道贵

     



      在继承弘扬孔子和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文化的过程,除了防止因传统而冲淡乃至否定民主法制这一根本任务之外,笔者以为至少以下几个方面值得重视。

      1.孔子和孔子的思想的历史文化遗产意义(孔子思想的时代性,即所谓具体形态)。世界上一些有着较为悠久文化传统的民族,都有自己历史文化遗产的形象代表。就中华文化而言,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什么其他的历史人物能够比孔子更具代表性和象征意义了。世界了解我们中华文化时,也是把孔子作为最具代表性人物的。这些都是常识,无需多论。因此,我们今天在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希望正在走向复兴的中华民族在文化上也有相应建树的历史召唤和不懈努力的过程中,必须要给中华文化一个带有普遍意思的象征性人物,必须重建断裂百余年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之脉。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最具代表性的历史人物非孔子莫属,中华文化中的主脉应该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春秋战国之后,秦奉法家,但短命,属于过渡时期。两汉以儒家思想占主导地位。魏晋时期儒家思想式微,道家复兴,玄学盛行。即使在这一时期,孔子的圣人地位仍未动摇,所谓会同孔老、弥合儒道,就说明孔子的影响。而隋唐佛教大盛,而在社会政治生活、家庭伦理等主要场合,为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仍是主流。)尽管在今天看来,孔子思想有不少不合时宜的地方;在中国不同历史阶段形成的具有时代特征的儒学形态,在今天看来也有这样那样的弊病。因此中华文化的主流,除了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恐怕没有任何其他文化可以担当了。

      当我们将孔子和儒家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象征时,就不能以批判为主,而要以描述、重建历史为主。对于今人看来错误乃至荒谬的地方,也应该既指其弊,又分析其时代的合理性。历史不是为我们而预设的。历史上的孔子和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也不是为了适应今人的思想、迎合现代需要的,它们都是各自时代的产物(如汉代确立儒家思想的统治地位,就是汉人在吸取孔子和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文化的基础上所做的富于时代特征的再创造,虽然今天看来其中有不少迷信与荒谬的成分,但不能否认它顺应历史发展、符合当时时代要求的主流价值。而宋代儒学复兴过程中,包括二程和朱熹在内的思想家们,为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奠定的新儒学文化,也是在以孔子为代表的先秦儒家思想资料的基础上的创新发展。)只有具备了这样前提,我们才能认识孔子的伟大,认识儒家文化的优长。如果从这一点来看,天安门广场树立孔子像,就不必大惊小怪,更不必浮想联翩。至于“孔子学院”以孔子命名,则更是切当之举。

      2.孔子思想所蕴含的中国特色文化建设思想库意义(孔子思想的时代超越性,即所谓精神实质)。孔子及其思想除了中华文化代表的象征意义以外,它还有一些超越历史时空的合理内核值得我们学习反思。如众所周知的反映在《论语》中的有关个人道德修养问题,就是一个今天仍具活力的思想渊薮。那些仍活在现代语言中的有关社会、人生的格言,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而孔子的中庸思想、和谐的理念,更给解决当前各类社会矛盾的提供了有益的借鉴。这些无疑可为我们所用。然而,更重要的不是这些表面的东西,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是包含在这些具体的观点背后的深层的灵魂,领会其精神实质可能比掌握具体言论更加重要,对我们更具现实意义。

      3.孔子人格及其现代意义。孔子所处的时代,是所谓的动荡的“乱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社会家庭结构等等,都在处在变革的过程之中。孔子是这乱世中少数能够把握自我,处变不惊,善于反思,践行“温故知新”的思维方式,努力寻找乱世紊流中的未来发展趋势;探索新形势下个人修养的途径与方法,塑造理想人格的形象化表达,即所谓君子[7]。孔子的人格修养,对于我们今天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当前,从经济和社会组织结构和机制运行来看,自然不是乱世;而如果从经济发展的速度和社会财富的积累来看,当今社会似乎属于繁荣的范畴。但毋庸讳言,我们今天的社会在人生理想、精神信仰和人格修养等方面存在着较为严重的问题,信仰缺失、人生迷茫,社会总体道德水准不容乐观,这些都是我们必须正视的现实。如何在思想文化急剧变革的今天,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积极探索自身修养和社会发展之路,孔子可以给我们以人格的力量。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尤其值得我们学习。如果做乡愿而与世沉浮,孔子本可生活得很舒适。正是由于有独立的人格,有强烈责任与忧患意识,他才走上追求理想实现的漫漫人生路,忍受着精神折磨甚至是肉体的痛苦。李零先生用夫子自道的“丧家狗”来概括孔子,其实是没有错的。但此“丧家狗”应该不是贬义之称。以我之见,这一在孔子自己是自嘲、出于他人之口似不敬的称呼,正是孔子值得骄傲的人格表征。孔子为“丧家狗”,是不和现实妥协、追求人格独立的体现。其实,孔子这种“丧家狗”的情怀,在后世不乏知音。比如唐代大诗人杜甫在人生理想未得实现时,也以“丧家狗”自视(其《奉赠李八丈曛判官》有“真成穷辙鲥,或似丧家狗”句;《将适吴楚留别章使君留后兼幕府诸公得柳字》有“昔如纵壑鱼,今如丧家狗”。)而当今世人,有多少怀抱远大理想者?有多少具有独立人格者?又有多少人甘受寂寞而坚守理想者?今天的知识分子入世之情浓,独立思考、不为潮流所动的知识分子应有的品格在现实中已难得一见。殊不知如果知识精英丧失独立精神和不苟同流俗的品质,不仅传统文化的精髓难以继承和发扬,就是像李零、钱理群等先生所关注的民主法制的社会理想也无从实现。民主法制也是要我们不断努力的,中国乃至人类美好的未来是不会从天而降的。“丧家狗”精神在今天是弥足珍贵的。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