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 > 国学讲堂
国学讲堂
  • 国学讲堂
  • 琴棋风韵
  • 诸子经典
  • 酒茶清谈
  • 《教儿经》全文

    时间:2018-01-11 14:58:40  来源:互联网  作者:网轶

     

    居家一本教儿经,万古传流到如今。若是人家有一本,兴家创业人上人。

    桩桩事儿说得好,句句言语句句真。有用儿孙听此教,无用儿孙不留心。

    说起人家养儿女,有了儿女望长成。乳哺幼年千般累,移床换布劳母身。

    斋麻荤痘求神佑,抽笺问卦许愿心。度过痘麻病魔龄,父母方才放宽心。

    怕儿玩水生意外,又怕登高吓成惊。略有伤风并咳嗽,急忙前去请医生。

     

    请得医生堂中坐,父母旁边侧耳听。听得好时心欢喜,听得不好闷沉沉。

    儿病恨不将身替,调理汤药不离身。喜得儿女病体好,人情礼物谢医生。

    请媒说合婚姻事,选择门当户对人。传庚递帖婚姻定,花费父母多少银。

    教儿学内攻书史,教女针绣莫懒身。读书应把书为事,切莫学内哄生生。

    哄了先生欺了己,纸里包火怎瞒人。甘罗十二为丞相,孙康年幼便成名。

    莫说年轻不晓事,玩玩耍耍混堂经。书要读熟字要正,打恭作揖学斯文。

     

    同学眷友休怠慢,有大有小礼上行。放学路上休跑跳,免得旁人说先生。

    回家先把父母拜,见了伯叔礼相迎。家富长读不改脚,家贫不过两三春。

    纵然难把功名就,也算知书识礼人。读得书多无价宝,一字不识好伤心。

    别人写字不认得,痴眉痴眼望着人。曾见几个无用子,顽皮赖脸惹祸精。

    在家制谎哄父母,学内制谎哄生生。父母先生被他哄,长大后悔怨谁人。

     

    自古常言说得好,一无成来百无成。不会读书把田种,种田也要用番心。

    隔年办下来年种,免得来年哀求人。过了大年休使懒,有田有地要勤耕。

    铡些草皮窖些粪,麦苗压粪长得青,百般还要看节令,跟时伴节认得真。

    椿树蓬头浸谷种,秧田扒得一掌平。敬了家神下谷种,下时手要撒得匀。

    洒映上下须仔细,赶早栽种趁天晴。请得工夫殷勤待,有酒有肉好用人。

      

    栽种完了多蓄水,恐防田里水不深。秧苗要薅三遍草,稗籽扯净莫留根。

    若是天阴无事做,捶些山草搓些绳。养蚕提篮多采叶,煮茧取丝利不轻。

    方了蚕桑田禾毕,棉地忙锄怕草深。六月炎天休贪睡,锄头口上出黄金。

    秧薅三遍出好谷,棉薅七遍白如银。麦黄早割要早打,又怕狂风遇天阴。

    池放鱼苗要水浅,芋头脚根要拥深。闲时疏菜多多种,免得吃饭少莱吞。

      

    早打大麦做些酒,壶瓶酒儿好待人。谷儿黄了就要割,谷又乾亮草又新。

    土泡稻场过细碾,坑坑洼洼磙难行。扬晒归仓包谷种,那早那迟要记清。

    起了大田种些菜,萝卜白菜半年程。苦荞莫和甜荞种,大麦须跟小麦耘。

    田垄茅柴浅浅砍,多留脚根好翻生。庄稼收完无事干,些小生意做几分。

    莫夸家财有万贯,从来坐吃山也崩。自古成人不自在,自在到老不成人。

      

    吩咐儿童多捡粪,积粪犹如聚黄金。钱粮本是皇上要,多多少少早还清。

    还了粮米收银票,免得保甲走上门。男大须婚女大嫁,随高就低好迎亲。

    富人有钱应热闹,穷家小业本不能。切莫借钱装体面,装了体面受了贫。

    有借有还犹自可,有借无还被人论。三年之利过于本,一本一利看人情。

    付钱取字要亲手,莫留字迹惹祸根。凡事多做长久计,事到临头有法行。

      

    莫把鸡犬看轻了,犬守夜来鸡司晨。槽内有猪过细喂,半年猪儿过百斤。

    于人世上人眼浅,只重衣冠不重人。穿得齐整人钦敬,穿得褴褛被人轻。

    纺绵织布兴家事,男男女女一条心。逢时过节多吉庆,做件新衣出人情。

    绫罗缎疋虽然好,不及青蓝布衣巾。这是居家真实话,说于儿孙仔细听。

    无田无地做买卖,开店铺面要寻人。货物是草客是宝,痴汉不把本让人。

      

    纵然货物价钱小,大小买卖好藏身。出货求财说好话,切莫开口就骂人。

    一人传十十传百,后来生意谁上门。不信但看发财汉,和颜悦色好性情。

    买卖不成仁义在,一团和气福自生。有智使智心要小,无智使力脚莫停。

    游手好闲非了局,那里抢得半分文。肩挑贸易虽然苦,胜如沿门乞讨人。

    地里不生无根草,皇天不生无路人。百样手艺百样好,只怕玩要不认真。

      

    茶馆酒店休出入,花街柳巷切莫行。少年子弟江湖志,手里无钱难为人。

    有钱年大三十岁,无钱不值半毫分。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

    客到家中无款待,走到人家无人亲。在家不会迎宾客,出外方知少主人。

    男儿十五宜家计,年到三十半辈人。少年不把家计造,老来想做已不能。

    凡事要好问三老,年老之人阅历深。任凭后生多伶俐,不识不知枉劳心。

     

    礼下于人终久好,好高自大更难行。堂上父母多行孝,养儿防老为何因。

    父说脚软腰又痛,母叫眼花头又昏。非是父母假装病,人到老来百病生。

    精神血气都衰了,举动何能比后生。夏天怕热冬怕冷,风烛瓦霜一样形。

    疲癃残疾形容改,兼之涕唾湿衣巾。人人都要活到老,父母年老重于金。

    举人家中孝顺子,和颜悦色莫主嗔。凡事体贴父母意,父母年老莫远行。

      

    恐防父母思念我,何如朝夕不离身。纵无银钱买酒肉,菽水承欢亦可行。

    米要舂熟菜要烂,饭要新鲜味要匀。皆因父母年纪大,无汤无水口难吞。

    俱健父母容易过,孤单父母更伤心。要茶要水靠儿子,儿子出外叫孙孙。

    纵然媳妇能孝敬,儿女更该高一层。全在儿女行孝道,孝子万古永传名。

    孟宗哭竹冬生笋,王祥为母卧寒冰。董永卖身为葬父,天赐仙女结为婚。

      

    可见世间行孝道,皇天不负行孝人。堪叹世人不行孝,父母当做陌路人。

    妻话不辨是与非,横眉冷眼对双亲。埋怨父母无家当,害得自己受艰辛。

    岂知致富要靠己,自立自强不靠人。勤俭二字黄金大,几个懒汉把家成。

    男不耕读女不纺,纵有祖业难昌盛。儿女娇生又惯养,私买果饼不辞贫。

    若是父母想肉吃,便说手中无分文。敬甚菩萨拜甚神,父母就是活佛尊。

     

    在生不把父母孝,死后何须哭灵魂。总之父母如天大,杀生难报父母恩。

    孝友传家千古重,兄兄弟弟同根生。常言兄弟如手足,无手无足不像人。

    兄友弟恭全家乐,切莫忤逆闹纷争。独柴一根难引火,朋柴火焰自光明。

    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打虎还要亲兄弟,上阵更是父子兵。

    三兄四弟人抬举,无兄无弟被人轻。走东走西少帮助,种田作地有谁跟。

      

    世间难得亲兄弟,兄弟同心家必兴。有了兄弟不和顺,细微小事便相争。

    枕边言语甜如蜜,听了妻言变了心。扯东骂西说父母,拨弄兄弟是非生。

    每到此时要三省,万勿伤害手足情。所以古人重兄弟,请坐细听便知音。

    开元本是唐天子,华萼楼中弟兄亲。姜家大被同卧起,田氏分财悴紫荆。

    伯夷叔齐首阳饿,千秋万古永扬名。至于夫妇前生定,夫妻之道要讲明。

      

    夫是阳来妇是阴,阴阳调和万物生。少是夫妻老是伴,一言一语切莫轻。

    夫唱妇随操家计,里里外外要小心。更有一等要紧事,无理莫要强逞能。

    触犯国法非小事,飞蛾扑火自烧身。有甚委屈忍不住,宽宏大量福自生。

    道路不平众人铲,天理毕竟在人心。宁可自己吃点亏,吃得亏来待得人。

    八字衙内如虎口,书役差班活吃人。倾家荡产犹小事,担惊受吓怕五刑。

      

    谁说银钱好买命,王法森严岂容情。世上多少逞强汉,到头何曾有收程。

    饶人不是痴汉子,痴汉断然不饶人。有势有力休使尽,留些好事与儿孙。

    千年田地八百主,那里认得这些真。凡事让人非我弱,每日检点十二辰。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赌博场中出饿莩,摸手摸脚不成人。

    人是英雄钱是胆,好汉无钱是废人。先说有钱逞好汉,头家借贷重人情。

      

    还有一事不好说,怕你骂我作书人。银钱输光卖田地,田地输了剥衣巾。

    劝人须要劝到底,说话何妨说分明。知音君子过细想,言语浅来事理真。

    婚姻本是缘份定,三茶六礼接进门。赌博哥儿做家贼,簪环首饰偷出门。

    长赌长输不计较,凭空设法骂妇人。责骂妇人不如意,拳打脚踢不容情。

    妇人被他磨不过,只得含泪两离分。卖了妇人再来赌,儿女丢在九霄云。

      

    上层既难对父母,下层何能保子孙。赤手空拳谁看顾,沟死沟埋赌博人。

    我说这话非假事,赌博后来全然清。劝君及早回头想,赌博场中不可行。

    平时亲近有道士,一举一动照他行。邪言乱语非正道,说长说短是非人。

    一嘴两舌说惯了,那管好歹乱搭经。或说人家闺门事,或说人家破衣巾。

    或说人家贵与淫,或说人家丑儿孙。或说人粗并人细,或说人家破衣巾。

      

    甚至无事也生非,明刀不怕话伤人。光宗耀祖无难事,只在天理与良心。

    天理就是良心发,良心就是天理生。天理良心四个字,善人恶人此中分。

    坏了良心没天理,天理既没少良心。天理良心知讲究,还须敬重读书人。

    读书之人明事理,天理良心讲得清。入学中举会进士,岂只八字命生成。

    先是祖宗阴德好,又是风水来凑成。私积阴德人不晓,更是读书认得真。

      

    五经四书字字熟,诗词歌赋件件能。惟愿乡邻做官宦,不是亲来也是邻。

    读书往来门第过,自然气象不同人。有文有理子孙好,说句话儿也相亲。

    我爱斯文人爱我,为人都是一样心。买田买地凭文约,文约之中无弊情。

    婚姻喜事需简帖,简帖称呼要分明。即此两桩谁不要,无论贫富用得成。

    过年体面帖门对,人名账务记得清。万里江山一点墨,从来一字值千金。

     

    这是人家要紧事,虚心请教老先生。远水难求近处火,远亲不如左右邻。

    亲戚有钱长来往,朋友无钱不上门。同坊同住无亲疏,过年过月要相亲。

    莫把邻家看轻了,许多好处说你听。值来贼盗凭谁赶,必须喊叫左右邻。

    万一不幸遭灾火,左右邻居也可行。或是作田并种地,左右邻居好请人。

     

    或是见官并跪府,左右邻居把冤伸。或是子孙并赴考,左右邻居借得银。

    或是家中不和顺,左右邻居善调停。任是远亲多豪富,看来不及左右邻。

    教训儿孙敬老者,老者安之圣人心。朋友信之千个好,少者怀之爱要真。

    齐家治国平天下,势大不可压乡邻。做官莫打家乡过,三岁孩儿喊乳名。

    所以孔子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圣人尚且重乡掌,何况你我平常人。

      

    邻居或来借物件,应他之急感我情。邻居或来托办事,尽力而为帮其成。

    邻居或来借柴米,分多润寡不空行。就是邻居得罪我,宁可负我莫负人。

    人情似纸张张薄,也有先富后来贫。也有朱门出饿莩,也有白屋出公卿。

    也有半辈成家室,也能儿女一大群。也有年少早先娶,到老膝下无一人。

    既有生来就有死,生生死死不由人。万事劝君多忍耐,举头三尺有神明。

      

    凡事都要多思量,想前想后莫欺心。心口如一终久好,只是心非难为人。

    堪经念佛修行路,持斋戒杀上等人。修桥补路阴功大,善恶报应甚分明。

    知命君子看得透,方知报应不差分。请坐细听吾言语,略说一二便知情。

    如何年老绝了后,口是心非杀得人。如何年老多儿女,热心快肠求得人。

    曾见有人通闺阁,教女之道切要听。女子生来人家去,为媳为婆自然清。

      

    为媳第一行孝道,孝顺公婆两大人。若是小姑并小叔,胜如同胞共乳生。

    清早打扫堂前地,烧茶煮饭要卫生。碗碟盅盏勤勤洗,不干不净被人评。

    女儿幼小无知识,多在外面笑骂人。管儿管女要自管,莫要人家说上门。

    穿衣吃饭量家当,怕的腌脏臭气腥。衣服多洗几盆水,颜色新鲜爱煞人。

    衣裳笑破不笑补,补有针脚莫现形。洗脸梳头要洁净,做鞋做脚莫粗心。

      

    打油纺线三更睡,楠机梭管要辩清。纺得布好高位价,做出衣裳一掌平。

    时劝丈夫做好事,何减齐女赋鸡鸣。贤女敬夫自古少,先是规矩守得真。

    见人说话莫插言,低头落眼少笑盈。货郎门前摇引诱,勿可轻步出房门。

    若要买花并买线,有兄有弟方可行。贤妻良妇家中宁,没有要事不出门。

    不往东家去伴作,不到西邻去打灯。不说人家长和短,不管人家假和真。

      

    一心一意操家计,不卖风流自做人。上替丈夫装体面,下为儿孙留美名。

    贤德二字人称羡,岂同丑妇那样人。说起丑妇真堪笑,一张雀嘴会骂人。

    头不成头脚不脚,瞅东望西显媚情。不贪活计贪口味,好吃懒做反扯能。

    说她针线做得好,大裁小剪不如人。架起车儿打瞌睡,纺的纱来线不匀。

    一样棉花两样线,黑如锅底粗如藤。别人赚钱他折本,反说经济无眼睛。

      

    瞒了丈夫买肉吃,只该一金去二金。贪嘴借人鸡子吃,被人辱骂实难听。

    丈夫看得气不过,打他几下了不成。不是投河就吊颈,寻死放泼在房门。

    告了东邻告西舍,反说丈夫没良心。一朝两次做惯了,后来胆大乱胡行。

    敢于打街并骂巷,敢于挟制丈夫身。无志丈夫由她做,做得丑事不堪闻。

    男子无计穷为伴,妇人不贤难翻身。一世人身非容易,为人一世要存心。

      

    存心自有天知道,切莫错过好光阴。寸金失了能挣回,失却光阴无处寻。

    一过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男男女女都一样,兴家立业比才能。

    兄弟同心家必兴,妯娌孝顺奉双亲。若是不把父母敬,后来子孙照样行。

    若是有人知书事,后来一定人上人。奉劝传承教儿经,子子孙孙万年青。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