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 > 酒茶清谈
酒茶清谈
  • 国学讲堂
  • 琴棋风韵
  • 诸子经典
  • 酒茶清谈
  • 采茶记(文 李继领)

    时间:2020-04-29 09:12:27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李继领

    407a97703276bb51e8dd613e29ebef2.jpg

    407a97703276bb51e8dd613e29ebef2.jpg

    太平湖岸的大山深处住着一家山民,周围群山环抱,翠峰如簇,受朋友之邀,到他家去采茶。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我们一行五人沿着崎岖的山径蜿蜒前行。山路狭窄只容两足,我们一个紧跟一个,不断吼叫壮胆,似虎啸猿鸣。山路弯弯,荒草没膝,山间涯边长满比人还高的荒草和芦荻,头顶竹木遮天蔽日,行走其间犹如在隧道里穿行。时而阳光从茂密的丛林间穿射下来,在我们身上洒下斑驳的阴影,就像金钱豹的花纹。我们个个气喘吁吁,汗流满面。

    翻过两道山梁,越过两条峡谷,在一个山坳里有一块茂盛的茶地,不过十来垄茶树,一垄大概20米长。望着满眼的翠绿和茶树枝丫间冒出的嫩黄色芽尖,大家都很兴奋,一起扑上去就采摘。几位女士边采茶边唱起“刘三姐”山歌。我也学着茶农的模样,腰里束个用编织袋缝制的大口袋,弓腰撅腚,寻找着从深绿色的枝叶间冒出来的嫩芽,按照“两刀一枪”把嫩芽采摘下来,放入挂在腰间的口袋里。一开始单手采摘,慢慢的就学会了双手作业,再由掐到拔,功效不断提高。所到之处,枝叶间不断发出清脆细小的咔吱吱响声,手在茶树枝叶间跳动,犹如拨动琴弦发出优美悦耳的脆响,声声成韵。

    b142d4acfbf43166d4ee07b97491b31.jpg

    兴致上来,我猛吼一声:“嘿——唱山歌来,哎嘿。这边唱来那边和,那边和…….

    立即有女士们对上:“山歌好比春江水来,哎嘿,不怕山险弯又多,弯又多。”

         歌声没停,便是一阵放情的大笑和起哄,“好好,唱得好,唱得好!接着唱,接着唱。”

    太阳过山头越过旁边丛林直射下来,晒在身上不是温暖,而是灼热。山坳里像个蒸笼,一会往下滴,汗水流进眼里,面前一片模糊,立即用衣袖擦汗,不大一会,衣袖就被汗水洇湿

    3dbe9c47a704d65c3fc1838ba4f7305.jpg

    就有两个年龄大的女士直叫腰酸背疼,立即找一个荫凉处躲避太阳的暴晒。我想她们多半是怕晒黑了影响美好的面容不敢晒太阳的。我是男人,又这么大岁数了,曾经当过农民,也当过工人,当然是不怕晒的。但是让人吃不消的是这弓腰撅腚的姿势太累人,干了一会就脊梁骨断裂的感觉于是不得不直起腰来休息一会再干着疲劳的加重,直腰休息频次越来越多一棵茶树就要身休息。但是看看布袋里越积越多的鲜嫩茶叶芽尖,心中便感到一些欣慰。于是我再次高唱“嘿——妹妹采茶莫偷懒喽,不要怕累阴凉……调子仍是“刘三姐”不过把歌词改了一下。这一又唤起大家的激情,于是再也没叫累再也没,每人一垄茶树,只顾低头采摘,有的干脆跪在地上采摘,以减轻弯腰之痛。

    此刻大家都沉静下来,再也不把菜茶当玩乐。大家像比赛一样,看谁得更多更快,只听咔吱、咔吱响声如音乐洗心潤耳

    一只小鸟就在我头上的一颗野茶树上鸣啭,声音清脆,比我们唱的山歌好听多了。我吹口哨与那只鸟对话,它听到我的和声,叫得更欢,声音更美,悠扬婉转,荡漾在山谷里,像琴声仙音。旁边的一个女士说李老师没想到你还会鸟语这只鸟正在求偶,碰上你,看它叫得多好听。

    b90d9c7f03f64486995a3eeff8ce0d9.jpg

    我说只鸟不知雄雌况且我矣,它要求偶也得找你们年轻漂亮点的呀。

    于是又是一阵放大笑。笑声在山中回荡,绕在树丛的枝叶树梢间,久久不散,夹小鸟鸣叫传给悠悠白云,韵出天外

    时间很快,不知不觉中已经下午一点多钟了,大家都说饿了,于是便找个空阔的草地坐下来吃自带的干粮。边吃边聊天,你一句我一句抢着:说着笑笑着说,一刻也不停歇大家都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时间都忘了采茶的艰辛和疲劳。猎猎山风传递天籁到耳边,我不禁张开臂膀试图青山绿水花草翠竹,还有碧绿的茶树都一把在怀里。

    e4eb89f22a7fe3a7e4b76b68e4c88d8.jpg

    短暂休息之后,大家一起又接着采茶。但是再也没有欢歌笑语,大家只是默默的干活好像是把剩下的一点体力和能量都用于采茶上,再也舍不得唱山歌、说笑话消耗精力此时每个人都像茶农们一样,趋于功利和采茶的效率。直到太阳挂到山头的一个树梢上才有人提出该回去了因为下山还翻山越走很远的路。我就模仿70年代大生产队干活时队长的口气,拉着长吆喝一声放工——记工员把工分记上,每个人都把自己采的茶叶送到生产队加工厂

    听我这么一说,大家又是哈哈一阵大笑,然后互相查看,比量谁菜的茶叶多,谁采的茶叶细

    我们说笑着一路下山,我从路边了一根小竹竿走在前面,边走边敲打路两边的野草和青藤,以便惊蛇免于被蛇咬了几个女紧跟在我的后边我不断回头,喊声:“走快点,都跟上,别走掉了队。

    眼看太阳从树丛落下山去这样的路天黑了根本没走,我们必须在天之前走到那个山民家里。这时候,俨然就是人民公社时期的一个生产队长,领导几个社员群众靠挣工分吃饭。由此,就不免想起七十年代我在农村种地时的历史片段。过去的历史连接我青春的躁动和时代的狂热,犹如蒙太奇,一幕幕在眼前浮现……春种,夏耘秋收冬藏日出而,日落而息一天活干下,筋疲力尽,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心中还吟诵着伟人的诗词:“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阳。”回到家里,连饭都不想,倒头就睡,再也不想起来。天天只盼着下大雨,好好睡上一觉……

    f98f37a55abf3ec6f0ea5cc4a85312c.jpg

    我们紧赶慢赶,翻山越岭,上坡,绕林穿草,随坡俯仰,赶到了那个山民家里,天就黑透了。所幸一路安全,要不然我这个生产队长就不称职了,一旦出点什么差错,虽然不会受到组织上的处分,但自己心里也是过不去的

    那个山和我同龄,60多岁了,还干着护林工作,每年有几千块钱的工钱作为补贴。他一脸的憨厚,笑着帮我们从身上茶叶的布袋然后一个个过秤,将我们每人采摘的茶叶都称一遍。我们最多的斤,最少的才斤多,多数都是斤左右。我问那山民:样的鲜茶叶,几斤能炒出一斤成品茶

    他说你们采的茶叶子都很粗,这样大概四斤能炒一斤。清明前的茶叶要四斤八两左右才能炒一斤。

    那么我们这样的茶叶子,一斤能值多少钱呢?

    有人来我们这里收鲜叶子清明前25----30元一斤时候的,最多20块钱一斤像你们这样这么粗,恐怕20块钱一斤也没人要。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猛一。这么说累了这么一天,连中午饭都没吃,一天也才挣了二三十块钱。这还不算栽种茶树的成本。我接着问他:那么像你一天能采多少茶叶呢?

    他翻眼望望我,我们山里人从小就干这活儿,当然要比你们快得多。像这个时候大概是一个小时能两斤鲜叶子,一大早上山干十来个小时,也就是二十来斤叶子。这是最多的了,一般都只能十多斤,炒出来也就是两斤茶叶。按照现在的行情,每斤茶叶也就卖二三百块钱,也就是说一个人一天采的茶,加工好后可以卖四五百块钱。现在雇一个管吃管住,每天工钱至少要150,加工一斤茶叶要15块钱。这样一斤成品茶从采摘到加工就得花一百七八十块了200多块钱斤,根本就没什么钱赚。茶树每年要除草、施肥、剪枝管理这些活儿自己干了,一般都计算成本。

    一年能多长时间呢?

    春茶也就是清明前到谷雨后这时间,所以靠种茶累死累活忙一年,还不顶你们城里人一个月的工资。农民怎么搞还是现在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种茶的也就是我们这些上了年纪出不去的人。

    怪不得我今天沿途到几块荒了的茶地,荒草已经覆没了树。

    “是啊,有门路挣钱的人家,都把茶树撂荒了

    “这么这种茶、采茶也是粒粒皆辛苦啊。

    “是叶叶皆辛苦”一位女士笑着纠正我的用词不当。

    我说:“是的,叶叶皆辛苦!”

    我带头给了那位山民二十块钱,其他人也都给了二十三十的。这是我们对他的敬重充分体谅到他的不容易,作为底层百姓的生存艰难。

    3eccb3dd29cdb391cabb00d75342af0.jpg
        我坐上小轿车心情非常沉重,一路默无语,其他几位女士可能是太累了,也都闭眼休息,只听到轮胎擦地的嚓嚓声我的眼前随时浮现出一棵棵茶树,满眼都是枝叶间的嫩黄芽尖,耳边不断回响起那位和我同龄的山民诉说,同时还有汗滴下土,粒粒皆辛苦的诗词名句。记得不知是哪位诗人写的一首采茶歌南山采茶女,晨间闻鸡起。手持竹篓具,上山采茶去。十指撷芽,双手蝶翻飞。素手溢青香,玉口似莺啼。朝迎旭日红,夜披星露衣。采尽翡翠色,凝成清香味。这显然是一位士大夫的消闲吟咏,或者是诗人的浪漫。我体会到的却是腰酸背痛,筋疲力尽的劳动艰辛。

    2020.4.16于金龙岛寓所

     李继领.jpg

    李继领先生

     

    【作者简介】李继领,自号三一居士。释意: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求真一贯。现为太平书院院长、著名现实主义作家、思想家。

     

     

     

    责任编辑:孙克攀

    55.6K
    上一篇:哲理·明慧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9 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