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 > 名篇欣赏
名篇欣赏
  • 名篇欣赏
  • 名家论坛
  • 席慕蓉散文《想你,在夏日午后》原文

    时间:2019-06-26 08:56:27  来源:中国散文网  作者:席慕蓉

     

      我很想您,妈妈。夏天又来了,想这时,新北投的那个小山坡上,一定又是绿意盎然了吧,您在做什么呢?也许是在开满了花的园里乘凉,也许是带着小狗们在山路上散步,或者,是在客厅里坐着,然后又不自禁地拿起我们的相片簿子来,一页一页地翻着,就把时间一页一页地打发过去了。或者,您正抬头看墙上那一张我前年寄回去的油画,画上那一片蓝天,那一小朵白白的云。
      
      妈妈,那就是后面山坡上停着的那一朵哩!它跟着我,从南台湾飞过大海,从家后青青的山坡上飞到欧洲灰暗的城市里,而在那些城市里,总有雨丝在很不耐烦地下着,无精打采,敷敷衍衍地下着,而我就靠着那一小朵白白的云彩,度过了那最难受的一段想家的日子。
      
      再没见过那么蓝的天了。可是我的画上总保有着一块蓝,那蓝是只属于家后的青青的山坡上的。没有一个欧洲的同学会用我那种蓝,尽管颜料是从同一个牌子里挤出来的。最后,他们都听从教授的劝告,往别的色调里走去了。其实,我现在的画里,也用黄,也用红,也用棕,可是,在那一段日子里,在那一段刚离开家的日子里,每个早上在画室里埋头作画,而思绪就跟着那一小朵云飘着,飘过大海,飞到屋后有着相思林的山坡上,小溪流过还很年轻的树林,流过后墙,溪水反映着大屯山上的天空,而那天空,在游子的心中,那是怎么样的一种蓝啊!
      
      我很想您,妈妈,尽管离开您已经快五年了,尽管我已长大了,毕业了,结婚了,可是,思念您的心仍然一样。我很高兴这个暑假,爸爸可以回家了,您可以不太闷了。记得两个姐姐刚出国时,正是我大三的暑假,在太阳好大的下午,明明邮差来的时间还早,您仍然一次一次地穿过花园向大门口的信箱走去,信箱设在岩石砌成的矮墙上,在屋里的我,常常听见您关信箱门的声音,空空地在石墙里碰击着,我的心也好像被碰去了一样。
      
      两年后,我出国了,妹妹写信来,说:“妈妈仍然一趟一趟地在信箱和客厅前的石阶之间来回地走着,院子里的花长得比以前更高了……”而我就会想到,那好大的太阳,好蓝的天,和您在下午眩目的阳光下微微地闭着眼,从大门口穿过花园往屋里走回来的样子,手里空空的,而我就又会听到那信箱门碰在石墙上的空空的声音。尽管在那时候,姐姐们和我,写信都写得很勤,可是仍然不能使您在每一次打开信箱时,都会看见一封蓝蓝的信,而在慈母的心中,那是怎么样的一种蓝啊!
      
      去年五月,我结婚了,刚好那时两个姐姐以及妹妹都在欧洲,爸爸来给我主持婚礼。那天早上,下着很细的雨丝,就是布鲁塞尔下惯了的那一种。坐在礼车里的我,有说有笑,轻松得很,当然,我役有什么可担忧的,爸爸在前座,他在我身边,手中抱着一大束他送给我的纯白的新娘花,我是快乐的。
      
      车子驶进了教堂前石板砌负的院子,在古老的石刻的大门前停下,很多朋友都在等着了,我听见他们说:“来了,来了。”
      
      有人替我打开车门,雨已停了,我的头纱飘在风里,刚才在车里不觉得,可是一置身在白日的光辉里,我的新娘礼服竟出奇的白。
      
      忽然有一个感觉,有一个问题:“妈妈结婚的那一天,也是穿着这样子的礼服吧?”心里开始觉得有一点紧紧的了。这时他和证人已向前走去,风琴声在古老的教堂里回响。爸爸伸出手挽住我,一步一步地沿着紫红的地毯往前走去。
      
      这时候,那个感觉慢慢地来了,妈妈,结婚的我,仿佛是三十年前的您,正光采焕发的,在纯白的纱、纯白的真珠、纯白的小花的装饰之下,向着年轻的新郎走去。然后,就是那蜜也似的日子,然后就是那漫天的战火,然后,孩子一个一个地出世。在每一个孩子诞生的前夜,您都曾梦见一个开满了花的花园。然后,孩子长大了,长得都很象妈妈,也很象爸爸。在新北段的山坡上,我们有了一个第一次属于自己的花园(那园中的第一棵树——一棵桂花,还是我种下去的哩)。
      
      然后,花还没有开满,孩子们就一个一个等不及似地飞开了,就像一朵一朵的夏日午后的云彩。院子里的花越长越高,而做母亲的就一趟一趟地在信箱和屋门前的石阶之间来回地走着,好大的太阳,好蓝的天,好寂寞的一颗心。而离家的孩子们常常做梦,每一个人的梦里,都有一个开满了花的花园。好寂寞的一个花园啊!
      
      风琴奏着巴哈的Jesus Que Ma Joie Demeure,婚礼已近尾声,一直面容很严肃的他,侧过头来凝视着我,好温柔的眼神。我禁不住想对他说:“我好想妈妈。”在平时,只要我这样一说,他就会把我环抱起来,百般地抚慰。可是,我现在穿着新娘的礼服,好多朋友都在身后,而这教堂这么大、这么空,而在几千里外的妈妈正在盼望着女儿会有一个快乐的婚礼。于是,我就竭力地去想一些别的事情,竭力地吞咽着那就在喉咙里作怪的紧紧的感觉,我就终于没有流一滴泪。
      
      但那忍住的泪,仍然在好几个月以后流出来了。有一个晚上,他带我出去看电影(结婚以后,永远是他爱看的西部片)。银幕上的女儿长大了,和银幕上的英雄结了婚,在婚礼告成以后,新娘的母亲搂着一身纯白的女儿,照了一张相。两张很相似的脸庞,两个很相似的笑靥,就只是母亲的头发已经白了。而就在那一刹那,我知道我的遗憾是什么了,那忍住了的泪,终于热热地流了下来。
      
      妈妈,我很想您,我很想回家。想家后那青青的山坡,那一小朵白白的云又出现了,在这夏日的午后,飞过山坡,飞过大海,又飞到您女儿的心中了。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9 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