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 > 
  • 名篇欣赏
  • 名家论坛
  • 春庭酬唱集序

    时间:2019-03-09 09:37:34  来源:中國國風網  作者:劉夢芙、龐堅、徐源等諸子

     

     timg (5).jpg

    己亥新正,弟子徐源以人日書懷爲題,作皖社社課。余因次韻,龐君漱碧及其高弟夢仙亦疊和之,自選題材,各攄襟抱,韻雖爲一,而詩之風格意境多異。昔孔子誨弟子學詩,興觀群怨乃成吾國千古歌詩之通則;伯魚趨庭,亦承不學詩,無以言之教。余與龐君忝列師位,修德立言,豈敢企聖門於萬一,然切磋之誼、吟詠之樂存焉,疊韻瀾翻,亦習詩淬礪功力之一法,故以《春庭酬唱集》名之。徐源於皖社之外另結槑社,余等四人之作自成一輯,社外友人次韻之篇,並録於後,以志一時之興會云爾。是爲序。

    嘯雲樓主人劉夢芙撰於淝上。

     

     

     

    徐源(首唱)

     

    團圓,人日書懷,皖社第十四期社課

    飛雪寒侵詠絮樓,經冬長抱采薪憂。

    鬢邊彩勝儂能剪,天外春神孰可求。

    迢遞故鄉頻入夢,飄零遊子暫維舟。

    團圞遥待西江月,請爲人間照莫愁。

     

    劉夢芙

     

    偶感次弟子徐源韻

    幻出空中七寶樓,吟成錦瑟暫消憂。

    尋仙幽境殊難到,濟世靈丹豈易求。

    萬古光明惟仰月,幾人風雨可同舟?

    滔滔試看江河水,日夜奔騰不盡愁。

    (自注:夢窗詞有“七寶樓臺”之稱,余謂李義山詩亦如是。)

     

    夜雨疊偶感韻

    風雨來時撼小樓,那堪午夜獨懷憂。

    燈前對酒吟邊醉,絃外知音夢裏求。

    沈陸他年成怒海,渡人何處覓方舟。

    安能玉麈歸雙掌,一掃煙霾滿目愁。

     

    重有感再疊韻

    懶赴靈霄白玉樓,詩如長吉寫煩憂。

    逍遥鶴氅因風想,的皪驪珠入海求。

    伏蟄偶驚雷破夢,避塵安得壑藏舟。

    漫言愁似春江水,未抵胸間一半愁。

    (自注:的皪,又作的歷,光亮、鮮明貌。司馬相如《上林賦》: “明月珠子,的皪江靡。”)

     

    高卧三疊前韻

    高卧元龍百尺樓,未須家國抱先憂。

    門無車馬塵休掃,架有詩書富不求。

    柳隱緑尋彭澤屋,桃開紅放武陵舟。

    春風此樂邀誰共,一飲深杯洗萬愁。

    (自注:元至正癸巳年<1353>,避江右鄱湖寇徐壽輝之亂,吾宗自彭澤水西莊遷至皖西,分居太湖、潛山各地,非徒托淵明故事也。)

     

    閲世四疊前韻

    虹光蜃氣吐層樓,閲世何多夙夜憂。

    未睹分金同管鮑,枉思開徑迓羊求。

    殘陽返照旄頭血,駭浪能傾海上舟。

    盼得春歸寒料峭,千秋依舊杜陵愁。

    (自注:羊求,漢羊仲、求仲之合稱。漢趙歧《三輔決録》:“蔣詡字元卿,舍中三徑,惟羊仲、求仲從之遊。二人皆雅廉逃名之士。”)

     

    五疊前韻戲爲夢仙小友寫照

    仙家飛夢繞瓊樓,辟穀毋勞爲國憂。

    吹笛遠招玄鶴聽,裁衣宜向白雲求。

    交梨火棗長延壽,碧海青天獨駕舟。

    玉女可憐空有意,相思一點對君愁。

    (自注:夢仙自言奉行獨身主義,以林和靖梅妻鶴子爲範。乃師漱碧先生屢勸,其志不可移也。)

     

    春感六疊韻

    幾人春夢醒紅樓,天下興亡獨有憂。

    赤電新頒雲際詔,空花頻向鏡中求。

    蓬山霧鎖難尋藥,孽海波深苦作舟。

    疏食曲肱惟聖者,生逢今世也添愁。

     

    斗室七疊韻

    藜光夜夜照吾樓,斗室兼懷樂與憂。

    髪白校書猶未倦,心清睨物已無求。

    賡詩慚乏生花筆,邀客還思載月舟。

    雨霽郊原舒望眼,春風吹盡緑蕪愁。

     

    藝苑八疊韻

    藝苑誰修五鳳樓,超塵遺世且忘憂。

    芳懷偶借花間遣,靈境當從物外求。

    莊叟夢中欣化蝶,坡公江上唱拏舟。

    騷人畢竟情難絶,試聽張衡詠四愁。

    (自注:宋韓浦、韓洎咸有詞學,洎嘗輕浦,語人曰:“吾兄爲文,譬如繩樞草舍,聊避風雨。予之爲文,是造五鳳樓手。”浦竊聞其言,偶得蜀箋,以詩贈洎曰:“十樣蠻箋出益州,寄來新自浣溪頭。老兄得此全無用,助爾添修五鳳樓。”見《楊文公談苑》。東坡謫居黄州,與數客飲江上,夜歸,江面際天,風露浩然,乃作歌辭《臨江仙》,下片云“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與客大歌數過而散。翌日喧傳:“子瞻夜作此詞,掛冠服江邊,拏舟長嘯去矣。”郡守徐君猷聞之,驚且懼,以爲州失罪人,急命駕往謁,則子瞻鼻鼾如雷,猶未興也。見《避暑録話》。)

     

    九疊韻和漱碧道人

    聯袂曾登海上樓,撫今懷古不勝憂。

    但聞五夜鴞聲惡,豈見千金馬骨求。

    鹿洞共思歸白髮,鯨濤殊畏駕扁舟。

    願君筆作并州剪,剪卻蟠胸漭瀁愁。

    (自注:校書講學,余與君之志業,惟歎今世無作育諸生之書院也。)

     

    十疊韻答漱碧道兄

    春來勝侣約登樓,暢寫靈襟共解憂。

    笙磬成音遥與和,芝蘭同氣可相求。

    鬢霜懶照芙蓉鏡,水碧翻思蚱蜢舟。

    更欲披雲臨絶巘,蕩胸一洗古今愁。

    (自注:唐李固言下第遊蜀,遇一老嫗,告以明年芙蓉鏡下及第,又二十年後拜相。明年固言果狀頭及第,所試詩賦題有“人鏡芙蓉”之目。二十年後封相。見段成式《酉陽雜俎》續集。先君爲余命名,即用此典。)

     

    望春十一疊韻酬漱碧道人

    滿襟披雪獨登樓,春望歸來釋我憂。

    一水緑瀠知鯉樂,萬花紅姹任鶯求。

    應懷泰岳崢嶸氣,更放滄溟浩蕩舟。

    行健天同君子志,任他風雨莫言愁。

     

    太白樓十二疊韻

    振衣曾上謫仙樓,遺像如懷耿耿憂。

    偉抱原期堯舜致,高才豈貴廟堂求。

    龍泉雙劍光騰壁,牛渚三更斗掛舟。

    太息騎鯨人永逝,青山長鎖暮雲愁。

    (自注:一九八五年余遊采石磯,登太白樓,曾作七言長篇歌行。老杜詩云“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太白亦以大濟蒼生、清一海縣爲職志。樓中太白像旁懸有寶劍。當塗青山,為太白逝後葬地。)

     

    夢天十三疊韻

    紫霞縹緲水精樓,玉想瓊思療百憂。

    暫醉瑶池杯共飲,獨穿月脅句能求。

    雲邊笛作霓裳曲,星際人來蘭葉舟。

    我與定庵同有夢,一燈紅破混茫愁。

    (自注:南唐成彦雄《中秋月》詩:“王母妝成鏡未收,倚欄人在水精樓。笙歌莫占清光盡,留與溪翁一釣舟。”陸龜蒙《奉和初夏遊楞伽精舍次韻》: “飄然蘭葉舟,旋倚煙霞泊。”龔定庵《猛憶》詩:“猛憶兒時心力異,一燈紅接混茫前。”)

     

    山中十四疊韻

    四面嵐光翠護樓,此間安卧可無憂。

    浮名早識煙雲幻,疏食何須寶璧求。

    月色盈庭琴撫玉,松濤如海屋摇舟。

    清溪更勝滄浪水,濯盡紅塵百丈愁。

    (自注:舊居在岳西大别山中,每歸鄉小住,不思外出也。)

     

    憶西湖舊遊十五疊韻

    詞客同登樓外樓,芳尊小酌洗殷憂。

    攜雛燕影雙飛緩,唤友鶯聲百囀求。

    寶馬馳來垂柳岸,紅衣歌上採蓮舟。

    銷金獨抱興亡感,南渡誰銘兩宋愁。

    (自注:寶馬,今日名車也。銷金,人稱西湖爲銷金鍋子。)

     

    讀蕭逸武俠小説十六疊韻

    夜雪沈冥閉小樓,燈前開卷輒忘憂。

    劍魂每歎民間絶,俠影惟從紙上求。

    恩怨鸞凰圓破鏡,死生風雨永同舟。

    驚聞跨鶴斯人杳,照我西窗月共愁。

    (自注:蕭逸<1935—2018>,山東人,武俠小説家,原居臺灣,移居美國,去年11月逝世。其名著有《甘十九妹》、《馬鳴風蕭蕭》、《飲馬流花河》、《無憂公主》、《長劍相思》等,擅寫英雄俠女之戀情,文筆清麗瑰奇,於金庸、古龍之外别樹一幟,有“情俠”之稱。余嗜讀其書,至忘寢食。)

     

    讀龔雲起先生著作書感十七疊韻

    萬象彌綸在一樓,研幾玩易患多憂。

    鳴鐘長憶群英會,殊路同歸大道求。

    鐸振儒林承絶學,燈懸霧海望孤舟。

    明夷愈見艱貞志,天地迴時始釋愁。

    (自注:《易·繫辭下》:“作《易》者,其有憂患乎?”《繫辭上》:“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易》與天地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夫《易》,聖人之所以極深研幾也。”龔先生著書百餘種,兼通三教,博涉九流,余得讀其半,《孔穎達周易正義研究》乃其書之一。二〇一四年冬,龔先生舉辦杭州傳統詩歌節,持社同仁與會(先生亦持社發起人之一),作詩鐘並聯句。余與先生交往十餘年,多有過從,承手書贈聯云:“角藝若不及,求道有同歸。”先生雖在大陸弘揚國學,廣興書院,勳勞卓著,而書中每有生逢季世,行道彌艱之歎。李義山《安定城樓》詩:“永憶江湖歸白髮,欲迴天地入扁舟。”)

     

    酬汪君茂榮十八疊韻

    斗柄垂霄燭此樓,每觀天下抱沈憂。

    廿年風義惟君重,萬卷詩書樂獨求。

    浩瀚波瀾馳健筆,輪囷肝膽仗同舟。

    龍眠山色横空翠,把臂宜登滌古愁。

    (自注:君藏書數萬册,日夕寢饋,樂在其中,學識已遠越上庠教授。君詩合詩人之詩與學人之詩二而一之,尤擅古體大篇,鎔經鑄史,龍虎跳卧;古文得桐城派法乳,兼擅現代文論,立論堅實,識見超卓,劉世南、龔鵬程先生皆撰文推許。余編校《二十世紀詩詞名家别集叢書》、《安徽近百年詩詞名家叢書》數十種,君皆助以鼎力。子曰“剛毅木訥近仁”,君訥於言而敏於行,清介絶俗,知與行合,有古君子風,求之當世,未可多覯也。

     

    己亥新正,弟子徐源作《人日書懷》社課,余因次韻,諸友亦迭相酬唱,行將結集,詩以勖之,十九疊韻

    雪夜清吟倚畫樓,紅妝亦抱匹夫憂。

    名山有待詞人訪,叔世真難國士求。

    筆振英風聯麗句,瀾翻心海馭飛舟。

    淩雲事業春秋盛,若對飄花莫賦愁。

    (自注:徐源云:“人以國士待我,我以國士報之。”余韙其言。

     

     

    余弱冠習詞,舊居後有竹園,因以冷翠軒爲詞集名,今老矣,思之愴然,二十疊韻

    萬翠叢中舊有樓,春風初拂草忘憂。

    滿庭花笑鶯魂醉,一曲簫吹鳳侣求。

    仙夢曾酣雲作幄,童心遥指月爲舟。

    韶光電逝人垂老,聽雨蒼涼織暮愁。

     

    春日讀古詩詞,自屈子以來,以美人芳草寄賢人君子悱惻之思,綿延未絶,書感二十一疊韻

    芳草粘天碧映樓,騷人凝望每成憂。

    玉龍瑶象雲霄騁,神女高丘寤寐求。

    思鬱有聲傳錦瑟,夢回無處覓蘭舟。

    年年總恨春光短,萬點飛紅似海愁。

    (自注:《離騷》:“爲余駕飛龍兮,雜瑶象以爲車。……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秦少游《千秋歲》詞:“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

     

    憶客歲暮春雨中偕友遊黄山,廿二疊韻

    斜陽紅霽玉屏樓,晞髪稍除沐雨憂。

    怪石駭如玄豹立,靈芝難向赤松求。

    瀑雷乍洗千峰劍,雲海爭飛萬葉舟。

    聯詠新詞歸去晚,鵑聲一路送君愁。

    (自注:同遊者漱碧、畏庵、群紅、懶雲、夢仙,相約同作《八聲甘州》紀念。)

     

    望海效老杜吴體,習七律已五十年,未用變格,此乃第一首也,廿三疊韻

    披雲獨立千尺樓,海水黑藴沈沈憂。

    蜃母施威濤正怒,鮫人匿影珠奚求。

    咆哮將吞禹域土,躑躅空望仙家舟。

    倚天我恨劍難得,孰馘孽龍愁更愁。

    (附老杜《白帝城最高樓》詩:“城尖徑仄旌旆愁,獨立縹緲之飛樓。峽坼雲霾龍虎卧,江清日抱黿鼉遊。扶桑西枝對斷石,弱水東影隨長流。杖藜歎世者誰子,泣血迸空回白頭。”)

     

    遊天柱山仍用拗律,廿四疊韻

    沖霄峻立瓊瑶樓,俯仰獨抱千年憂。

    媧女補天石曾煉,漢皇祭嶽丹空求。

    觀松殊欽傲雪骨,摘斗誰賜追雲舟。

    桃花最愛豔如錦,開落不知人世愁。

    (自注:漢武帝封此山爲南嶽。群山環繞之中,一峰孤立雲表,石皆白色。《洞冥記》: “虯泉池在五柞宮北,中有追雲舟。”山中有五色桃花。)

     

    客歲秋晚重遊蕭山湘湖,依錢仲聯先生《平湖秋月坐雨》拗律,廿五疊韻

    秋湖再到約詩侣,寶箏閑撫銷幽憂。

    波鏡蕩雲雁飛急,茗香勝酒人宜求。

    殘荷俟我藴珠淚,遠渚望誰來桂舟。

    持此冰心對清景,不見古賢落日愁。

    (自注:與海棠、吉鴻至湖濱茶館品茗。二女史皆擅古箏,試彈《平沙落雁》,其聲清越。附錢先生詩:“平湖不動待孤客,數峰青到虚堂前。風葉四圍亂吟雨,卧雲一角難分天。幽香爲我醉詩骨,瘦鷺狎人如水仙。今夜單床補清夢,定在水精域裏眠。”)

     

    憶遊峨嵋用黄山谷拗體,此詩頷聯下句非拗,但不對仗,類似崔顥《黄鶴樓》詩,廿六疊韻

    青山仰似青雲樓,索道掣電墜可憂。

    殿堂輝金騰紫氣,但觀奇絶佛無求。

    上思碧宇騎鳳鳥,西眺雪嶺横龍舟。

    空懷古仙歎不遇,斷岩猿叫益我愁。

    (附黄山谷《次韻李任道晚飲鎖江亭》詩:“西來雪浪如炰烹,兩岸一葦乃可横。忽思鍾陵江十里,白蘋風起縠紋生。酒杯未覺浮蟻滑,茶鼎已作蒼蠅鳴。歸時共須落日盡,亦嫌持蓋僕屢更。”)

     

    合肥古蓮廿七疊韻

    玉蕊摇風映翠樓,夢醒未識世間憂。

    美人只可清波望,君子無須遠道求。

    離合神光開寶鏡,娉婷環佩近蘭舟。

    紅桑劫後方驚豔,吟對同銷萬縷愁。

    (自注:合肥植物園輾轉得山東濟南梁山之古蓮子五顆,經專家鑒定爲六百年前物,試種乃發新花,事見安徽網。余三年前曾作詞,今再以詩寫之。)

     

    杜鵑廿八疊韻

    憶昔山中夜倚樓,每聞啼鳥倍增憂。

    當春花發千林豔,望帝魂歸萬古求。

    血淚遍觀前代史,江湖長念故人舟。

    孤吟我亦如鵜鴂,吟到宵深滿紙愁。

    (自注:杜鵑又名子規、鵜鴂,每當春暮夜深,叫聲甚哀,余常聽之不寐。杜鵑花俗名映山紅,春暖花開,盈山遍野,花瓣有淺深之斑點,據云即杜鵑啼血所化也。)

     

    吾道廿九疊韻

    連日雲陰重壓樓,惟憑詩酒遣離憂。

    國魂忍共滄桑盡,吾道還須上下求。

    風緊窗前鳴急雨,夜闌燈下誦回舟。

    春雷待起羣龍蟄,草木昭蘇破萬愁。

    (自注:《楚辭·九歌·山鬼》:“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史記·屈原列傳》:“離騷者,猶離憂也。……屈平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國風》好色而不淫,《小雅》怨悱而不亂,若《離騷》者,可謂兼之矣。”余英時先生言近百年來吾國多經巨變,儒門花果飄零,儒家士人精神如一縷遊魂,無所附麗(大意);乃師錢穆先生一生爲故國招魂。先師孔公凡章詩詞《回舟集》取李義山“欲迴天地入扁舟”詩意,集中多風雅衰微之歎。)

     

    附:

    己亥新正,槑社成員同作七律疊韻,興會飆發,微信珠聯,結爲《春庭酬唱集》。余已二十九疊共三十首,復成短律二章殿之,仍用尤韻

    偶得迎春句,同心共唱酬。

    催詩風雨急,落筆海山搜。

    飽閲滄桑變,長懷屈杜憂。

    白狐珍片腋,一卷合爲裘。

     

    先聖垂詩教,江河萬古流。

    趨庭承矩誨,鼓瑟發清謳。

    化雨蘭期茂,鳴霄鶴唤儔。

    春風沂水樂,吾與點同求。

     

    次弟子徐源弔柳夫人墓兼悼錢牧齋原韻

    亂山蒼莽望中收,蔓草荒涼剩一丘。

    國破已難興漢室,光潛曾共礪吴鈎。

    陵園鶴宿魂長在,風雨雞鳴志未休。

    到此鬚眉應抱愧,美人終古是清流。

     

    讀史疊徐源韻

    血凝青史筆端收,漢帝秦皇貉一丘。

    讀倦亂書攤枕角,夢迴殘月掛簾鈎。

    民愚惟歎呼難醒,虎踞還觀鬥未休。

    淘盡英雄東逝水,老夫無淚灑江流。

     

     

     堅

     

    次韻和懶雲人日書懷

    未及團圞一倚樓,只看星遠也祛憂。

    斗邊天彗塵堪掃,河界仙源路已求。

    七菜和羹存古福,五湖留約捨孤舟。

    舉杯絶重當前意,那問玄恭萬古愁。

    (自注:《左傳·昭公十七年》:“彗,所以除舊布新也。”七菜,人日舊俗,《荊楚歲時記》載之。萬古愁乃清初歸莊所作俗曲。)

     

    逢辰疊前韻酬冷翠軒主人夜雨之作

    逢辰不寐睨危樓,掩卷疇能問杞憂。

    識路鵷鴻驚弋繳,息機鷗鷺詫誅求。

    三山獨重安期棗,九澤虚聞范蠡舟。

    總報春歸如往歲,難銷風雨已來愁。

     

    雜感再疊前韻酬冷翠軒主人

    春來王粲不登樓,知賦離騷是觸憂。

    叔夜五絃終有待,嗣宗孤嘯更何求。

    百年杜老嗟多病,一卷南華感負舟。

    仍記北朝天子事,琵琶醉抱唱無愁。

    (自注:《史記·屈原賈生列傳》:“離騷,猶離憂也。”班固謂“離,猶遭也”。《莊子·大宗師》:“夫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謂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昧者不知也。”北朝天子,謂北齊後主高緯。)

     

    候春三疊前韻酬冷翠軒主人

    諳盡深寒避小樓,元辰已爲落紅憂。

    林中竹節憑誰畫,筆下桃源任爾求。

    有報會看春似海,無桴空許月爲舟。

    東風欲度終難度,心上遺秋總是愁。

     

    微吟四疊前韻酬

    樓外還瞻百丈樓,憂中强卸幾分憂。

    欲歸故燕恒雙見,待訪名花或獨求。

    謝客邀時留印屐,戴公訪處試横舟。

    微吟卻笑羅昭諫,明日愁來明日愁。

    (自注:末句用羅氏《自遣》詩原句。)

     

    神遊五疊前韻酬

    神遊縹緲九天樓,閶闔先開拒我憂。

    已熟蟠桃果休竊,半連珠樹種應求。

    左窺玄圃能言鳥,下挽蓬山不繫舟。

    一笑投壺天亦醉,賜秦鶉首有人愁。

     

    憶昔遊之古聖壽寺水雲樓六疊前韻

    萬荷抱出水雲樓,猶載詞人夙世憂。

    開鑒一湖延客照,洗兵當日向誰求。

    野鳧欲起傳神境,仙侣應聞共晚舟。

    只覺繞廊餘百感,不分翠悦與紅愁。

    (自注:詞人,謂蔣鹿潭。)

     

    擬綺懐七疊前韻

    夢裏相逢佇碧樓,相思不瘦竟無憂。

    鷦鷯枝弱心方怯,鸚鵡言通意可求。

    已卜共馳周穆馬,莫嗟暫艤鄂君舟。

    板橋一曲歌楊柳,萬縷千絲忽綰愁。

     

    觀中國古動物館恐龍,感生命之奇跡,八疊前韻

    天子呼來不下樓,身臨白堊笑誰憂。

    雷鳴匝地魚窺測,虹影垂波鱟訪求。

    哆口渾疑能吐火,磨牙但信可吞舟。

    一星忽報冥王遣,怒擊寰球竟種愁。

    (自注:白堊,白堊紀。)

     

    (自注:雷鳴,謂肉食龍之聲。虹影,謂植食龍之形。)

     

    憶昔遊之常熟曾園九疊前韻

    村居虚廓隱紅樓,税駕曾聞可寫憂。

    幾點清蓮堪共語,一欄芳氣不他求。

    愛傳詩裏賞魚樂,期入意中圓夢舟。

    還料明年重訪處,笑他白鳥爲誰愁。

    (自注:寫憂,《毛詩·邶風·泉水》:“駕言出遊,以寫我憂。”虚廓,曾園原名虚廓村居,亦稱虚廓園,建於明小輞川故址。)

     

    憶昔遊之水繪園十疊前韻

    水繪煙光印舊樓,蒼茫懷古念幽憂。

    玉軒何有驚鴻過,琴曲誰疑彩鳳求。

    願説温柔春日蝶,忍傳淒惻北軍舟。

    凝情欲覓香車路,渾異盧家載莫愁。

    (自注:今世女性多謂冒辟疆實非真愛董小宛。當代學者有著書專考董氏入清宮者。)

     

    憶昔遊之展陳卧子墓十一疊韻

    不似天招白玉樓,懷沙又見楚離憂。

    雨狂花褪知鵑苦,日暮臺荒怕鹿求。

    只有新亭辭酒盞,更無易水泛漁舟。

    江郷柳色終如是,兩種深情一樣愁。

     

    望海十二疊韻

    淼淼滄波起蜃樓,昏茫海市少人憂。

    退飛有鷁窺霞落,進酌無漿歎客求。

    惟述戴鼇臨幻島,仍看墜劍鍥虚舟。

    回眸待驗神鯨語,一擊蒲牢散九愁。

    (自注:《文選·班固〈東都賦〉》“於是發鯨魚,鏗華鐘”,李善注引薛綜:“海邊又有獸名蒲牢。……鯨魚擊蒲牢,輒大鳴。”)

     

    苦雨十三疊韻

    連朝密雨黯群樓,獨釣蓑翁想亦憂。

    酒澹吟騷呼屈宋,徑荒流潦失羊求。

    正無一暖恩留骨,多恐三春晚放舟。

    疑是上蒼開淚眼,淋浪或是有情愁。

    (自注:羊求,西漢高士羊仲、求仲。《三輔決録》:“蔣詡歸鄉里,荊棘塞門。舍中有三徑,不出,惟求仲、羊仲從之遊。”)

     

     

    憶昔遊之展錢牧齋墓十四疊韻

    愧登依斗望京樓,詞翰終存大劫憂。

    子美襟懷千載探,裕之事業一編求。

    星傳天巧嗟孱將,死畏波寒惜返舟。

    青眼幸窺春國柳,江鄉不必賦離愁。

    (自注:一編,謂纂《列朝詩集》,效元遺山輯《中州集》也。天巧,閹黨作《東林點將録》,以之爲步軍頭領天巧星浪子燕青。)

     

    憶昔遊懷鄭延平,時畏庵方遊臺島,以此示之,十五疊韻

    溯史重回赤嵌樓,荷夷疥癬未須憂。

    鼓鳴白下驚雄視,旆指鯤身識退求。

    隻手難歸軒帝鼎,孤軍仍備武王舟。

    亭林已辨亡天下,未復中華是最愁。

    (自注:鯤身,臺南海口,此代指臺島。)

     

    憶昔遊之懸空寺十六疊韻

    憑欄那念庾公樓,方外應無喜與憂。

    犬吠雞鳴聲不至,道靈佛慧義堪求。

    花神自謁崖間樹,風伯如迎海上舟。

    勝侣虚廊留一笑,白雲飛盡古今愁。

     

     

    憶往歲上元觀燈十七疊韻

    遊人不曉摘星樓,但覺星攢便忘憂。

    恍是銀河玄圃瀉,疑如玉樹漢宮求。

    神怡生魄月簪鬢,目幻噀珠鯨吐舟。

    有女乘肩開口笑,爭知笑罷遠歸愁。

     

    酬穎廬滕王閣之作十八疊韻

    影空高閣對柁樓,簾卷雨翻南浦憂。

    萍水相關呼酒問,鶩霞同起映波求。

    露涼騷客憐荒荻,月淡漁家唱晚舟。

    一序千秋還默誦,誰諳異世畔牢愁。

    (自注:畔牢愁,揚雄所作辭賦,已佚。 《漢書·揚雄傳》顏師古注:“畔,離也。牢,聊也。……愁而無聊也。”)

     

    憶昔遊之閲江樓,按明太祖有詔建樓,實未成,今樓乃新建者也,十九疊韻

    與天同體欲成樓,一統言銷萬世憂。

    鐵馬尚疑簷外語,金樽那向意中求。

    本來故址無華棟,至竟洪濤有覆舟。

    三百年間多少劫,君臣應在九原愁。

    (自注:與天同體,語見宋濂《閲江樓記》。按,明太祖亦有記。)

     

    《小畜集》之《黄州新建小竹樓記》二十疊韻

    挹江近接月波樓,玩易儻先天下憂。

    沙鳥過時堪一問,茶煙歇處本無求。

    醉移琴軫彈弦月,看落風帆换芥舟。

    莫歎十年鱗瓦朽,此君終可慰詩愁。

    (自注:月波樓,據王元之此文及《月波樓詠懷》詩,知在黄州城西北。十年,原文云:“竹之爲瓦僅十稔。”)

     

    憶昔遊之常熟翁同龢故居二十一疊韻

    深巷清寜遠市樓,一身都識爲君憂。

    司農老筆情應見,太后虚簾意莫求。

    渾覺滄桑如對鏡,未迴天地已還舟。

    百年難了維新史,有客同來續舊愁。

     

    憶昔遊之樂山大佛二十二疊韻

    天梯若上百重樓,慈目平瞻息眾憂。

    世味持空崖上悟,野花作相雨中求。

    隊移繞膝憐前路,鴉度依肩認遠舟。

    卻忘梵鐘曾擊否,日斜人亂佛應愁。

    (自注:目、膝、肩,謂大佛塑像之部位。)

     

    西極酬屠龍閣主人同題之作二十三疊韻

    仙府神墟十二樓,靈丹自足療深憂。

    已輕素約瞞前定,猶築紅牆惱外求。

    簫史簫中無化蝶,壺公壺底有藏舟。

    欲憑青鳥傳消息,可奈金根又載愁。

    (自注:金根,古車名。)

     

    憶昔遊之車過黄鶴樓二十四疊韻

    歸來黄鶴詫新樓,千載亦憐崔氏憂。

    瓶水難諧崩浪語,欄花儻畏折枝求。

    汀前鸚鵡矜談月,山上龜蛇悦夢舟。

    遷想休吟謫仙句,長安不見也無愁。

    (自注:遷想,謂聯想忽及太白《登金陵鳳凰臺》,擬崔氏《黄鶴樓》之作也。)

     

    閃婚酬屠龍閣主人同題之作二十五疊韻

    新鋪錦罽飾花樓,七國三邊不到憂。

    箭弋天閶明裏見,情調西帝詭中求。

    宜馳高軌宜清道,不御泠風不駕舟。

    笑托紅鸞驗摻手,柳京何有萬家愁。

    (自注:次句借李商隱《富平少侯》成句。《詩·魏風·葛屨》:“摻摻女手,可以縫裳。”)

     

    照片所見鍾阜梅花山梅花極盛,俯瞰尤美,因題一律,二十六疊韻

    似浮貝闕傍山樓,下探瓊林去百憂。

    靈海赤瑚仙島出,老松血珀古巖求。

    霞衣山鬼遺芳渚,錦帕星妃落彩舟。

    還料故陵吴大帝,返魂一訪死無愁。

    (自注:梅花山原爲三國吴孫權葬地。)

     

    憶昔遊之南湖煙雨樓二十七疊韻

    絶憐湖鏡照名樓,不照紅塵百載憂。

    一日採蓮前世幻,十年聽雨舊盟求。

    憑軒目語窺人鳥,倚棹心期順水舟。

    只自沈吟隨玉笛,他時未免哂清愁。

     

    夢遊燕子樓二十八疊韻

    春風十里有何樓,似水孤光不洗憂。

    玄鳥巢空窺失意,青簾燈暗識無求。

    擷芳未足留鴛夢,按曲曾教共鷁舟。

    知己餘情深閉戶,今人且莫爲儂愁。

     

    示弟子夢仙二十九疊韻

    醉歌莫上仲宣樓,塵世難銷不盡憂。

    終許妻梅盟鶴願,漫嗤彈鋏食魚求。

    太鴻也待吟山鬼,石帚還堪泛柏舟。

    一點冰心印明月,新詞自絶强言愁。

    (自注:夢仙願獨身,喜讀姜白石、厲樊榭詞。石帚,清人用爲姜氏别稱,兹沿之。柏舟,從毛序之説。)

     

    附:

    次和懶雲弔虞山柳夫人墓

    蒼涼弔國淚難收,無復棲遲念泌丘。

    繡幟一軍尊漢壘,典釵萬鎰壯吴鈎。

    愁餘煙月春非夢,氣盡桃花恨未休。

    秋興應知爲君和,寸悰誰道付東流。

    (自注:泌丘,用《詩·衡門》典。晉陸雲詩:“棲遲泌丘,容與衡門。”繡幟、典釵,牧齋《投筆集》詩句有綫索。)

     

     

     

     源

     

    雪夜讀嘯雲師詩奉和,疊前韻

    笛送梅花香上樓,誦公佳句可銷憂。

    心同冰玉塵無染,詩繼風騷道是求。

    彩筆曾題潛岳石,高懷宜放剡溪舟。

    明朝雪化盈盈水,浣卻胸中爾許愁。

    (自注:嘯雲師曾爲天柱山作詩詞多首。)

     

    遊西溪兩浙詞人祠二疊前韻

    雙槳穿雲晚上樓,蒼煙四合似埋憂。

    清霜染翰文長在,寶鼎焚香氣共求。

    異代蕭條詞客社,滿溪蘆雪美人舟。

    臨風開閣一彈指,倏爾能消萬古愁。

     

    虞山弔柳夫人墓三疊前韻

    劫灰飛冷絳雲樓,耦隱同懷易代憂。

    銜石難填滄海恨,抱珍原恥茂陵求。

    相思樹總生南國,不息波猶送越舟。

    緑盡蘼蕪吹盡絮,蒼山無語伴人愁。

     

    附:

    弔柳夫人墓兼悼錢牧齋

    往事多嗟夕照收,耦耕堂畔正狐丘。

    當年柳舞迷金谷,此地苔封葬玉鈎。

    北闕臣心慚後死,南都帝業痛全休。

    千秋知己長歌哭,來拜紅妝第一流。

    (自注:耦耕堂,在虞山西麓下,錢柳墓園畔。)

     

    劉孟奇

     

    夢赴閬苑之宴,忽驚覺,惘然作此,次懶雲姑姑人日書懷韻

    魂夢驚辭十二樓,枕前剩抱杞天憂。

    等閑塵物終難避,頃刻幽期那復求。

    縱有銀河通玉苑,恐無勝侣共仙舟。

    蒼生儻許心心印,離合何關樂與愁。

     

    雜感疊前韻

    怕負斜陽莫倚樓,漫尋萱草欲忘憂。

    鹿窮上國疑蕉覆,魚絶空江緣木求。

    百載迷方殊有夢,眾生苦海久無舟。

    恒沙小劫天難測,今古終餘不盡愁。

     

    避世二疊前韻

    白雲多處醉山樓,卻歎杜康難解憂。

    蠅利由來恨無濟,蝸爭依舊苦貪求。

    待歸荒落遺三徑,轉出迷津守一舟。

    借問眾心能滌否,思量可奈枉牽愁。

     

    自述三疊前韻酬嘯雲先生

    散髪披衣下竹樓,高情遠致不關憂。

    冷懷一掬無人擾,清境幾多當自求。

    愛向空山試鳧舄,閑從野水放漁舟。

    生涯獨領逍遥趣,合笑世間兒女愁。

     

    己亥元夕不出四疊前韻

    從教煙月滿高樓,此夕孤樽且斷憂。

    未怕春寒欺薄袂,卻嫌蛾鬧阻幽求。

    流光遠幻天孫錦,照影新迷太乙舟。

    漸覺空塵歸黯淡,笑聲翻襯一分愁。

     

    己亥初度自賦,五疊前韻

    寒焰依微城上樓,東風吹夢閲繁憂。

    覆蕉身世驚空誤,聚蟻功名澹不求。

    欲學遊仙嗟失路,仍思借島避沈舟。

    勞心終化雲山影,一歲還添一疊愁。

     

     

     

     

    社外諸友(以齒爲序)

     

    楊啟宇

     

    春感和冷翠軒韻

    登高莫上九天樓,頭白書生抱杞憂。

    青史已無前例載,黄圖猶向夢中求。

    須知蜚語終成讖,豈待横流始覆舟。

    二十四番風訊疾,一開一落總生愁。

     

    朱汝畧

     

    春感和冷翠軒韻

    池塘春草緑新樓,客裏空懷千歲憂。

    春意知從詩眼得,春婆許向酒唇求。

    雲邊扶出春山媚,天上坐如春水舟。

    三百六灘飝直下,滄江一去了無愁。

     

    段曉華

     

    滕王閣春眺,適漱碧主人迭示諸子唱和,即以原韻報之

    ‌春波浩淼一飛樓,遥對西山證古愁。

    豈有紅塵容我放,深慚素業浼他求。

    愚頑姿態拳沙鳥,散澹心神卸纜舟。

    仙子無爲帝子逸,長河微粒兩悠悠。

     

    孫玉安

     

    奉和劉夢芙先生望春

    春秋獨對有高樓,踏雪望春消我憂。

    莫笑曹瞞謀復變,難修關聖禄無求。

    環球遊學飲清露,返里隱逃尋釣舟。

    耳順何須鴻鵠志,知音能解萬方愁。

    (自注:古許州爲曹操魏都。當年關雲長暫住曹營,通宵讀書春秋樓。己亥元宵節返許昌陪護慈父,閑暇再睹樓聯想,奉和著名詩人劉夢芙老師七律。)

     

    汪茂榮

     

    己亥新正苦雨,感時撫事,漫吟排悶,即次徐源女史人日詩原韻

    淫雨連朝暗小樓,冥蒙漸有陸沈憂。

    生憎板板天難問,翻羨明明月可求。

    春信遲回千樹雪,煙波待放五湖舟。

    横經好利艱貞感,那似揚雲解畔愁。

    (自注:《詩·大雅·板》:“上帝板板,下民卒癉。”曹操《短歌行》:“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易·明夷》:“明夷,利艱貞。”揚雄有《畔牢愁》,已佚。

     

    近於孔網購得《錢仲聯學述》,遂窮一日之力讀竟,疊前韻抒感

    歷盡滄桑獨倚樓,槃槃才大亦何憂。

    詩書定以藏山重,仙藥何須入海求。

    一卷惠人皆實學,平生應物祇虚舟。

    軒軒憶得朝霞舉,語妙能銷萬古愁。

    (自注:《孟子·離婁下》:“是故君子有終身之憂,無一朝之患也。”駱賓王《秋日於益州李長史宅宴序》:“長史公玄牝凝神,虚舟應物。”錢老自云一生向學,從不介入世俗糾紛。《世説新語·容止》:“海西時,諸公會朝,朝堂猶暗,唯會稽王來,軒軒如朝霞舉。”一九八五年秋於桐城派研討會上曾瞻芝宇,其時錢老年近八旬,鶴髪童顏,風度峻整,語驚四座,印象極爲深刻。)

     

    悼李鋭先生再疊前韻

    遥望仙人白玉樓,山頹梁壞有殷憂。

    千夫舐痔因時進,一鶚立朝何處求。

    辣手文章看破壁,逆鱗志業欲沈舟。

    瘡痍滿目唯長慟,注海傾河莫洗愁。

    (自注:《後漢書·禰衡傳》:“鷙鳥累百,不如一鶚。使衡立朝,必有可觀。”先生著述逾千萬字,余已拜讀者即不下十種 。)

     

    雜感三疊前韻

    領略春寒怵倚樓,者回刺促怎銷憂。

    延年寳易枕中覓,掠美智難囊底求。

    是處幾盈溝壑瘠,何人競上水雲舟。

    彌天淵默驚雷動,莫爲飛花抱别愁。

    (自注:《後漢書·劉向傳》:“上復興神仙方術之事 ,而淮南有《鴻寶》、《苑秘書》。”《荀子·榮辱》:“是其所以不免於凍餓,操瓢囊爲溝壑中瘠者也。”)

     

    新正陰雨連綿,元宵夜加劇,局促斗室,翻讀《論語》遣悶,四疊前韻

    天漏漸疑掀小樓,攤書且破杞人憂。

    舞雩歸處賞曾點,鳴鼓攻之鄙冉求。

    潛曜還需修月手,懷山待覓濟時舟。

    奔車早已亡尼父,繞室皇皇别有愁。

    (自注:庾肩吾《三日侍宴詠曲水中燭影》:“燭龍潛曜城烏啼。”《史記·夏本紀》:“當帝堯之時,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憂。”

     

    近代胡展堂先生擅疊韻作詩,當代劉嘯雲先生才大如海,尤精此道,至有疊至數十首而筆力不衰者,爰效顰五疊前韻抒懐,雖鼓勇爲之,然亦竭蹶難以爲繼矣

    不羨仙人在碧樓,蝸居即可釋煩憂。

    百年粗糲從容味,二酉奇書寤寐求。

    物外長吟陶令菊,雲中毎望李膺舟。

    王前盧後關何事,贏得無邊風月愁。

     

    連日疊韻爲詩,樂而忘倦,清人項蓮生曰:“不爲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則余之所爲者,庶幾乎是,六疊前韻

    推敲恍在庾公樓,老子於時可冩憂。

    守正字從平處下,鬥奇韻自險中求。

    詩成欲攬關山月,興盡何妨雪夜舟。

    坐忘心齋同況味,渾然不爲惜花愁。

     

    有感七疊前韻

    仙人祇在十三樓,水軟山温可破憂

    坐看龍門燒尾出,不妨兔窟執鞭求。

    聖賢遷化譏糠粃,天地密移歎壑舟。

    休管窮黎徯我後,陸沈星墜莫予愁。

     

    寒舍數百步外即爲一沼澤地,曰馬埠槽,課餘常施施而至,俯仰其間,亦消得浮生半日閑之一法也,八疊前韻

    負手閑閑勝倚樓,泥塗一入遂忘憂。

    詩成每向靜中味,禮失翻從野外求。

    魚鳥親人林翳日,萑蒲匝地水横舟。

    此來祇有濮濠想,休管人間蠻觸愁。

    (自注:田父熱情健談。)

     

    週末每至郷下遠步,所見觸目驚心,有不忍於言者,九疉前韻抒感

    荒雞啼徹夕陽樓,一入郷村輒隱憂。

    坐惜兒童精博簺,翻憐胥吏困誅求。

    勸農空下漢文詔,致富徒望范蠡舟。

    莫使邱原成伏莽,輟耕壟上迫人愁。

    (自注:民居多有空置破敗者。留守者多爲老幼,賭博成風。土地有成片拋荒者。郷間中小企業舉步維艱。)

     

    客歲㸃校胡展堂先生《不匱室詩鈔》,由黄山書社出版,雨窗摩挲 ,十疊前韻敬題一律

    沈潛不啻在蕭樓,年少知能爲國憂。

    换骨神方唐宋覓,救民靈藥美歐求。

    功成參破鏡中月,勢去吟登海外舟。

    一卷長存天地久,爬梳我自豁春愁。

    (自注:蕭樓即昭明臺。先生少即博學。先生論詩宗唐人韓愈,尤宗宋人王安石、玊令。先生多次放洋,每次均有詩紀遊。)

     

    魏新河

     

    元夕不出,白石詞有此題,嘯雲樓囑和徐源韻

    自閉京華戴雪樓,平生苦墮杞人憂。

    屢辜第一團圞夕,漸忘初三燕婉求。

    舉國陰陰獨對月,卅年歷歷在虚舟。

    嬋娟元自不能共,莫把琅玕詠四愁。

     

    王群紅

     

    乙亥新正冷雨連宵,次徐源人日抒懷韻

    冷雨連宵閉小樓,殘書試讀欲消憂。

    窗盈朔氣終須避,梅放寒香懶復求。

    舊館誰憐新病酒,滄江已失故人舟。

    憑欄不見春消息,一片鴉聲動客愁。

     

    乙亥元宵前一日陰雨,疊前韻兼寄聃兒

    拍遍朱欄十二樓,連朝苦雨正堪憂。

    孤懷耿耿同誰賦,浮世紛紛只自求。

    入夜江聲驚旅夢,上元燈火遠行舟。

    梅枝冷淡宜清供,一段寒香慰别愁。

     

    徐吉鴻

     

    敬步劉夢芙先生夜雨韻

    一袖輕嵐攜入樓,欄杆濕遍倚人憂。

    風情千萬終須老,佳侣二三安可求。

    雨裏香垂稀賞客,江堤水沒阻行舟。

    天公底事狂流淚,想必盈懷家國愁。

     

    潘樂樂

     

    遊臺島南下夜宿墾丁海濱,劉嘯雲先生方屬次徐源女史韻,兼應皖雅團圓社課

    月色潮聲併入樓,憑欄無地釋幽憂。

    星辰久慣風煙隔,禮樂來從瀛塢求。

    往事春殘人逐鹿,中原夢斷壑移舟。

    海山離合知何限,獨立雲凝萬古愁。

     

    墾丁海岸疊前韻

    萬疊滄波拍小樓,憑欄觸目付沈憂。

    川原龍戰今俱渺,天海鴻歸詎可求。

    亂石參差飄落日,暮雲黯黮裹虚舟。

    蓬萊水淺知誰待,來立沙磯卻更愁。

     

     

    陳興武

     

    疊韻酬冷翠軒主人要和十首並序

    春正中澣,嘯雲先生迭示新作,且要和之。凡三十疊韻,措詞殆遍,難煞續貂。余既未容藏拙,勉强支差,惟年來不爲此道,始覺筆澀才艱,氣機欠鬯,委困不堪。頃將屆期,連宵趕製,聊拼十首充數,工拙不遑論矣。己亥天穿後三日,步堂隨識。

     

    次韻詠己丑前事

    解憶新亭尚有樓,登臨又起陸沈憂。

    亡羊遍逐歧途盡,失鼎頻煩異族求。

    萬類披離紛改度,群黎徙倚競浮舟。

    駕言蹈海長歸去,莫賦斜陽故國愁。

     

    疊韻詠中美交釁

    集野蜚鴻欲上樓,射雕叵奈采薪憂。

    徒然倍切瞻烏願,殊甚多方祝網求。

    可待龍興傳故國,且安豹隱付虚舟。

    饒渠利用治安策,歸話漁樵莫浪愁。

     

    身世雜感再疊前韻

    草長江南緑弇樓,漫憑暇日蹔銷憂。

    情詞久向吟邊減,意態殊難别處求。

    鬢且半霜徒憶夢,語仍凝噎强登舟。

    逢人莫作風塵歎,潦倒還斟萬斛愁。

     

    五四西化新文盲運動倏已百年,疊韻詠之

    柯爛人歸獨倚樓,剩將荒落寫離憂。

    彝倫詎意遭奇變,古道誰思復敏求。

    涸轍相濡惟以沫,横流欲濟已無舟。

    傳薪豈竟成虚願,長路漫漫未忍愁。

     

    歲壬辰余自燕京南歸,取道宣城,獨登北樓有詠,兹復憶及,四疊前韻

    涉遠來登謝朓樓,亂心孰與滌煩憂。

    初甘踽踽涼涼性,豈效孜孜汲汲求。

    行腳幾程天放客,征帆一片晚歸舟。

    多情别感宣城月,兀自深宵慰旅愁。

     

    爲誦宣城名篇五疊前韻

    四野容光蔚一樓,餘霞成綺散千憂。

    飛甍麗日參差見,逸興臨風曠蕩求。

    未免有心雲出岫,本來無意壑藏舟。

    途人指點知何在,倚檻憑空惹舊愁。

     

    祖居祥發樓傾圮垂二十年,前歲重修門戶,爲撰聯語云“祥開氣宇,發越光華”,復延當世儒宗龔子雲起先生題書其上,六疊及之

    氣宇祥開復此樓,念年誰恤黍離憂。

    靡靡步履嗟行邁,耿耿心期辱討求。

    齊牓幾人同擊汰,中流異日合行舟。

    廢興信已知前定,達命於今更莫愁。

     

    近事七疊

    相期拾級陟高樓,慮遠須防有隱憂。

    肘腋變生寧細故,紀綱重振賴多求。

    當筵孰與歌棠棣,不寐疑猶泛柏舟。

    漫擬薄言思往愬,鷓鴣聲裏可勝愁。

     

    前意八疊

    乍聞彩詔出龍樓,造次難言怵惕憂。

    國事譸張仍故步,道心微妙總虚求。

    飛鴻杳似初融雪,去日馳如不繫舟。

    欲語天機誰與會,滿池春草惹人愁。

     

    漫憶太白醉草事,復爲九疊

    瑶章迭遞出重樓,袞袞誰分社稷憂。

    崇璟以餘原伴食,竹松之外復何求。

    九成儼奏鈞天樂,一醉能空渤海舟。

    草就嚇蠻書可上,漢家天子自無愁。

     

    趙秀敏

     

    新春題記步劉夢芙老師詩韻

    蒼茫天地獨登樓,春到江南可釋憂。

    百感未平波又泛,千花待放路何求。

    存心避世盟飛鷺,回首無功笑刻舟。

    人對山青誰不老,相逢杯酒再澆愁。

     

    楊新躍

     

    偶感,嘯雲樓芙老作八疊韻七律一組命和

    宿雨終宵壓一樓,深杯不負可埋憂。

    少年意氣蕉聲息,老大功名竹葉求。

    盛世塵多雞犬事,長安枰似往來舟。

    今時醉眼看何物,唯著佳人字莫愁。

     

    張文勝

     

    新正還鄉,連日陰雨,因感風寒而病,至金陵數日未痊,適徐源女史屬和其“人日書懷”詩,其作亦有采薪之歎,復見同鄉懋躬先生次韻苦雨之什,感二作之意,勉步一首

    家山在眼憶登樓,正月無霜足癙憂。

    莊舄病期酒中減,晏嬰宅向市邊求。

    風多永愧退飛鷁,雨冷休懷不繫舟。

    明日啼鵑催客枕,旅愁唱罷唱春愁。

    (自注:《詩·正月》:“正月繁霜,我心憂傷。……終其永懷,又窘陰雨。”正月,毛傳:“夏四月。”朱子集傳:“正陽之月也。”此處借用爲新正。故宅年久失修,近年以周遭築路植林之故,益卑濕難治,擬爲父母於縣城營一廛居。《春秋左傳正義》: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囂塵,不可以居。請更諸爽塏者。”辭曰:“君之先臣容焉,臣不足以嗣之。”)

     

    唐顥宇

     

    漱碧先生囑作羽龍詩戲爲一首疊冷翠主人原韻

    長嘶時吐氣成樓,舞躍翩躚百不憂。

    雲淨天高因自在,草豐水美俾何求。

    交飛忽化虚投劍,浮浴渾如漫繫舟。

    輕羽飄回斜照裏,無端零作億年愁。

     

    責任編輯:孫克攀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9 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