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 > 名家论坛
名家论坛
  • 名篇欣赏
  • 名家论坛
  • 走进婉约之二十五(文 耿汉东)

    时间:2020-04-17 14:17:49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耿汉东

    03.jpg 

    走近倪瓒师生

     

       倪瓒字元镇,史书载,其先以富豪雄一郡,而瓒不善治产,强学好修,筑方林堂、清閟阁,藏书数千卷,手自勘定。后尽散家产,只舟独笠,浪迹太湖,逍遥自得。他是元代著名书画家,善水墨山水,其风格影响明清两代画家甚巨,与黄公望、吴镇、王蒙合称元四家。兼工诗文词,词雅洁蕴藉,无尘垢气,有《云林乐府》词集传世。

    0101.jpg

      他以大画家手笔去写词,故词中景物描绘如画,除写景状物多以白描外,尤有清气扑人之感。如他的《山桃红》词:一江秋水寒烟,水影明如练。眼底离愁数行雁,雪晴天。绿萍红蓼参差见,吴歌荡桨,一声哀怨,惊起白欧眠。这是一首看似写景的词,其实是抒发自己忧苦的心情。他一生没有出仕,过着漫游生活,但元末社会政治大动荡的后果以及元王朝即覆灭气息,作者还是能敏锐地觉察出来的。然而,历代王朝的兴亡,都只会给人民带来痛苦和灾难,也正像同代人张养浩的小曲《潼关怀古》中所言一样: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战争的结果是王朝的更替,受苦受难的仍是平民百姓。所以,在倪词中虽有如画的景观,但仍遮掩不住词人内心的忧愁,如词中寒烟、离愁、哀怨诸词的使用。也正是因为词中的淡淡愁情,才使得清逸淡雅的画面上有一种神思散朗、意格高远的意境。倪词最大的特点即其词格调虽然哀婉但不伤痛,意象黯淡但不死寂,故而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这种精湛的艺术功力,在其它词中也有表现,如《江城子·感旧》和《江城子·满城风雨近重阳》词作。前篇以景入情,以情入梦,表达了词人思乡恋旧的惆怅情怀整首词作恰如一幅清润明净的山水画,令读者神往。而后篇则是在明艳的秋色中描绘出故乡风物的景致,从而表达出自己独居异乡的悲情。尤其词中堪将何物比愁长?绿泱泱,绕秋江句,以设问自答的形式将连绵不绝的愁情比喻为碧绿无际的秋江之水。在古诗词中有许多以水喻愁的范例,所以,这不但给读者以想像的空间,还充实了词的意蕴。

    他的代表作应是《人月圆》:

      伤心莫问前朝事,重上越王台。鹧鸪啼处,东风草绿,残照花开。         怅然孤啸,青山故国,乔木苍苔。当时明月,依依素影,何处飞来?

       这首词是作者月下登越王台后,抚今思古而写下的思接千载的词篇。在词的上片使用唐人窦巩的诗:伤心欲问前朝事,唯见江流去不回,日暮东风青草绿,鹧鸪飞上越王台而该词化用窦诗,其意在委婉地告诉人们,历史总是在重演江山易色的故事,人世间不变的只有一年一度春草绿。而下片结句也是夺胎苏轼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词意,通过设问反映出作者思想境界的开朗豁达,便使词中境界又登高一层。该篇的佳妙在于以平稳而厚实的语言,说出世事盛衰相缠,豪华易失乃历史规律也。这也是词人写作的一贯风格,他以避世高士的眼光洞穿世事。没有呼天抢地的悲愤,他也不屑于那摧肝扯肺的号啼,以极其淡然的语言,用大自然的辽阔澄彻来反映人世间的流转变迁,有一种名士风流之感。这种在沉郁中愈见神思飘逸的写作特点为历代文人所折服,对元词极为挑剔的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也不得不盛赞该词风流悲壮,南宋诸巨手为之亦无以过,词岂以时代限矣。

    u=3105433365,2438869482&fm=26&gp=0.jpg

       倪瓒的学生邵亨贞著有《蚁术词选》四卷,邵的好朋友陶宗仪在《南村缀耕录》中论邵词:隽永清丽颇有可观从中我们便知邵词的风格当属婉约。邵词婉约的风格可分为两个阶段:入明前他的词如郑文焯《蚁术词选跋》所说:清丽婉约,学白石而骚雅之致而在入明后,他的词作则显悲怆沉郁,大有南唐后主李煜之风。这从他的《虞美人》词可以看出来,请读该词:

       无情世事催人老。不觉风光好。江南无处不萧条。何处笙歌灯光作元宵?   承平父老头颅改就里襟怀在。相逢不忍更论心。只向路旁握手共沉吟。

       该词主要是因世事变化而感叹人生无常,写得凄凉感人。这首的特点是在平淡的表面上蕴含着丰富的人生感慨,而且把个人的身世漂零与亡国的哀怨紧紧地联系起来,同时,还把这种哀怨隐藏着,让读者去思考、去品尝。这就远比南唐李后主的《虞美人》的亡国感慨又多了一层悲伤,亡国后的李后主虽然失去人身自由还敢说出故国不堪回首月照中。而且还直接了当地表明自己亡国后的真实感情: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后主的这首词已是血泪之歌了,相比之下,邵亨贞的词更悲惨些,明初的文字狱使元代的遗老们只有胆战心惊只有如履薄冰。邵词结句:相逢不忍更论心,只向路旁握手共沉吟。这种心情绝不是柳永《雨霖铃》中: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那种离别心语,也绝非辛弃疾《丑奴儿》里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那种耐人寻味的人生况味,更不是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中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的无人领会的愁思;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叹,还兼存一种生死难测的恐惧,更是一种无言的愤怒。在一首小词里,萦系着作者的九曲回肠和难以忘怀的悲愤,真是委婉曲折之极,真不愧为邵亨贞婉约词的代表作。入明前,邵词清丽隽永,委婉谐和。请读《扫花游》:

       柳花巷陌,悄不见铜驼,采香芳侣。画楼在否?几东风怨笛,凭阑日暮。一片闲情,尚绕斜阳锦树。黯无语。记花外马嘶,曾送人去。        风景长暗度。奈好梦微茫,艳怀清苦。后期已误。剪烛花,未卜故人来处。水驿相逢,待说当年《恨赋》。寄愁与,凤城东,旧时行旅。

        这是一首暮春感怀之作。词人以比兴的手法,写出一个女子故地重游时的感慨,词里充满了凄清冷寂和女主人的失落与感伤:旧时伴侣,已然各自分飞无消息,凭栏远望,那虽然还是当年与情侣分手的地方却已然是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南宋唐琬《钗头凤》)了。旧地重游,她深切希望能再遇情郎,来诉说别后想思,但后期已误,好梦缈茫,梦里也难追寻。只好把这种感情寄给当年分手的那个地方。一种无奈和一种幽怨从词人笔下流出,令人不胜惆怅。读起该词给人一种委婉清丽,情意缠绵的感觉。这首《扫花游》和另一首《兰陵王·暮天碧》一直为前人所看重。近人吴梅在《词学通论》中说:……及邵复孺出,合白石、玉田之长,寄烟柳斜阳之感,其《扫花游》《兰陵王》诸作,尤近梦窗,殿步一朝,良无愧作。由吴梅的评论,我们再看邵亨贞的这首《扫花游》更感该词情思绵延,清婉可诵,确是元词中的佳作。

     耿汉东1.jpeg

    【作者简介】耿汉东,安徽省淮北市人,诗人,文学评论家,地方文化学者。先后供职于中共淮北市委宣部和淮北日报社。喜欢读书,敬畏文字,己创作出版17部作品,主编8部诗集。现为安徽省诗词协会副会长、淮北市诗词学会主席。 

     

    责任编辑:孙克攀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9 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