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 > 名家论坛
名家论坛
  • 名篇欣赏
  • 名家论坛
  • 走进婉约之二十一(文 耿汉东)

    时间:2020-03-07 15:58:42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耿汉东

    03.jpg 

    走近元好问

     

         词学界对元好问在词史上的杰出贡献早有公论,近代学者丁放盛赞其代表着金代词坛的最高成就。但若论元好问的婉约创作,现代许多读者定然多感困惑。因为元好问自身的词体创作正如崔海正主编的金元词研究史稿云:其远眺苏轼,近嗣赵秉文,发其豪健英杰之秉性,又挟云朔幽并之气,并佐以家国巨变的沧桑之感出之,故其词被誉为一代之冠。由此可见,元好问词作乃豪放风格。但是元好问自身创作并不废婉约,其词集中也有题为效花间体的作品,所以南宋张炎在《词源》中说元遗山极称稼轩词,及观遗山词,深于用事,精于炼句,有风流蕴藉处,不减周、秦。如《双莲》、《雁丘》等作,妙在模写情态,立意高远,初无稼轩豪迈之气由于张炎与元好问皆为同时代人,他的评论应是十分中肯且又准确的。这说明在元好问大量的豪放词之外,还是有许多婉约作品的。正如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所云:其赋隆德故宫及宫体八首、薄命辞等诸作,蕃艳其外,醇至其内,极往复低徊、掩抑零乱之致又言:其词缠绵而婉曲,若有难言之隐,而又不得已言,可以悲其志而原其心矣。

    u=3018133832,1279219357&fm=26&gp=0.jpg

       1、对元好问婉约词的赏析

       元好问的婉约词大致可分类,第一类是对故国山河的吟诵,其中寄托身世之感。第二类为婉约词的本色之作即情词。在元好问三百七十首词作中,虽比例不多,但抒情委婉,文笔细腻,令人击节而叹。

       元好问的情词给人们印象最深刻的,也是人们常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摸鱼儿》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这是一首为咏叹大雁殉情的词作。在该词序中写得明白,词人赴并州途中,道逢捕雁者云,今日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词人闻之动容,故买下雁来,葬于汾水之上,累石为记,号曰雁丘。并赋诗一词,就是名传千古佳作《摸鱼.问世间》,词中巧用比兴,以拟人之笔,赋予大雁以人情,实际上是在礼赞一种生死不渝的爱情,它通过雁之同死,为天下痴情儿女一哭,尤其是开篇之句,以问句起式,揭示了全词的主旨。全词不仅仅于用事,且精于炼句,这正是南宋姜、吴词风。而在另一首《摸鱼儿·问莲根》,更是以浪漫主义的笔法,以神话故事贯于生活中的情事,写得更是哀艳动人。写这首词的缘由在该词的序中作者也作了绞明:泰和中,大名民家有一双小儿女,因互相爱慕而恋爱,但双方家庭阻挠,竟双双投水而死,至此后该塘中的荷花开放,都是并蒂莲。词人闻之而作词,词曰: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 人间俯仰今古。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这是一个哀艳的故事,殉情的男女化作了满塘并蒂莲花。词人运用比兴手法,歌颂了生死不渝的爱情,通过用议论、抒情、咏物、化典等多种手法,唱出一曲动人的爱情之歌。这首词和《摸鱼儿·问世间情为何物》被后人们誉为元好问咏情词的姐妹篇,数百年来,一直被少男少女们所传咏,被看作为爱情的经典,尤其是词中之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三句,更是依古喻今。典出《搜神记》:宋康王舍人韩凭娶妻何氏,美。康王夺之,凭自杀,妻投台而死。里人埋之,冢相望也。宿昔有大梓木生于两冢之端,有鸳鸯各一,恒栖树上,交颈悲鸣,音声感人。宋人哀之﹐遂号其木曰相思树。这本身就是一个爱情传说,具有神话般美丽的意境,而词人用典于两个美丽神话故事,来阐说描述爱情,真是相得益彰,平添了百倍的感染力。在那美好想像中,寄寓了无限惋惜和哀愁,达到美学上的最佳境界。所以南宋张炎在《词源》里说:双莲》《雁丘,妙在摹写情态,立意高远。

    u=1952490972,3562146348&fm=26&gp=0.jpg

       元好问描写爱情的小令尤为优美。在这些小令中,多以女性为主人公,写得深情绵渺,其清丽处,与李清照相近。先请读一首《鹧鸪天·薄命妾辞》:

       颜色如花画不成,命如叶薄可怜生。浮萍自合无根蒂,杨柳谁教管送迎。 云聚散,月亏盈,海枯石烂古今情。鸳鸯只影江南岸,肠断枯荷夜雨声。

       在该词中,一连使用四个比喻来表现女主人公的悲惨命运,因此,比兴是该词最大的特点。如花、如叶、如萍、如柳,尤其是如柳,人们才知道女主人公的身份,因此更能理解她内心悲苦的原因所在。杨柳谁教管送迎,使人们马上想到《敦煌曲子词》中:我是曲江临池柳,这人折了那人攀,恩爱一时间。这是妓女的自悲、自怜、自叹。同时《章台柳》中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韩柳氏的悲惨命运,也瞬时间映现在读者心中。正因为词人重叠使用比兴,才使得该词明白晓畅,率直真切,辞虽婉丽,但在婉丽中有一种清刚之气,而正是这种清刚之气,才使得元好问的婉约词,另具一番凄清和哀怨。

    但在《虞美人·槐阴别院宜清昼》词中,则写得意境含蓄而清幽,尤其是歇拍句:只除苏小不风流,斜插一支萱草凤钗头。更是在柔媚之中具有艳冶之姿,所以陶宗仪在《辍耕录》云:元遗山先生所作《虞美人》亦蕴藉可喜。当然,在《清平乐·离肠宛转》词中杜宇一声春去,树头无数青山句,用天边的青山翠薇和不如归去的鸟鸣之两种意象,表达出不尽的相思意蕴,给读者留下了思索不尽的余地。尤其是飞去飞来双语燕,消息知郎近远句,更是被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大加赞赏,认为元在化用南唐冯延巳双燕飞来时,陌上相逢否的词意,并认为该句妙在能变化。所以张炎称元好问风流蕴藉不减周秦,由此词可见一斑。

    u=3146710201,708422364&fm=26&gp=0.jpg

       在元好问的婉约词中,还有一类是表现家国之痛的作品。如《木兰花慢·游三台》:

        漳流东下,流不尽,古今情。记海上三山,云中双阙,当日南城。黄星。几年飞去,淡春阴、平野草青青。冰井犹残石甃,露槃已失金茎。  风流千古短歌行,慷慨缺壶声。想酒临江,赋诗鞍马,词气纵横。飘零。旧家王粲,似南飞、乌鹊月三更。笑杀西园赋客,壮怀无复平生。

       这是邺都怀古之作,表现了词人深沉身世之感和亡国之痛,当年豪华的帝京,而今只剩下断壁残垣。词人登上三台之一的铜雀台上,伤古怀今,饮酒赋诗,他以汉末王粲自比在元氏的词中常以王粲自比,如《石州慢·击筑行歌》,有生平王粲,而今惟悴登楼句。在另一首《木兰花慢·流年春梦过》中有只问寒沙过雁,几番王粲登楼句。并且他也经常化用王粲的词句,来一化胸中忧郁的块垒。而今诗人站在汉之铜雀台上,不禁向苍天发问:那用玉如意击唾壶,而使壶边尽缺的曹操,那清夜游西园的建安七子们,你们都到哪里去了。你们一生所建树的功绩又当若何呢?现回响在耳边的也只有你们慷慨悲歌的余音了。因此,在抑扬婉转中所流露出的家国之痛则愈发使人触目惊心。这首词抚今思昔,寄慨苍茫,更是深得南宋遗风,后世文人极为推崇。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云:填词景中有情,此难以言传也。元遗山木兰花慢黄星。几年飞去,淡春阴、平野草青青,平野草青,只是幽静芳倩,却有难状之情,令人低徊欲绝。这是词人在金王朝风雨飘摇之中,元好问避兵河南所作。而在金亡后,他所作《玉漏迟·咏杯抒怀》词,更是把身世之感和家国之悲描绘淋漓尽致,感人至深。请读:

         淅江归路杳。西南仰羡、投林高鸟。升斗微官,世累苦相萦绕。不入麒麟殿里,又不与、巢由同调。时自笑。虚名负我,平生吟啸。   扰扰马足车尘,被岁月无情,暗消年少。钟鼎山林,一事几时曾了。四壁秋虫夜语,更一点、残灯斜照。青镜晓白发又添多少。

    u=3394759985,3033695642&fm=26&gp=0.jpg

     词中先唱出对故国有可望而不可及的悲叹,对新朝又不愿为斗米折腰,在俯仰间怅恨不已。眼看得时光如水,鬓添雪点,而自己只能独对残灯听得秋虫夜语。其意境凄婉,令读者不禁慨然生悲。无怪乎由惠淇源主编《婉约词》中,不仅收录首元好问婉约词,而且该词为其首篇。故国已难回首,依附新权,又非己愿,他只能转向隐逸一途。然而四壁秋虫夜语,更一点、残灯斜照又非英雄所为,所以他也只能青镜晓白发又添多少,一个末路英雄的形象跃然纸上。

       在元好问的婉约词中,清丽佳句颇多。在《秋莲曲》中,词中唱道微雨岸花,斜阳汀树,自惜风流怨迟暮。在《南乡子》中诗人又唱道:为向河阳桃李道,休休。青鬓能堪几度愁。在《鹧鸪天》里诗人还唱道:长安西望肠堪断,雾阁云窗又几重。在《南柯子》里有词人画帘双燕旧家春。曾是玉箫声里断肠人。的哀鸣。这些词句都表达了词人国破家亡后的满腹酸痛,尤令读者所感动。所以,清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极推崇元好问,他说“元好问诗兼杜、韩、苏、黄之胜,俨有集大成之意。以词而论,疏快之中,自饶深婉,亦可谓集两宋之大成者。这个评语基本上概括元好问的词作风格。

           开国之初,若燕公楠,程钜夫、卢疏斋,杨西庵辈,偶及倚声,未扩门户。逮仇仁近振起于钱塘,此道遂盛。赵子昂、虞道园、萨雁门之徒,咸有文彩而张仲举以绝尘之才,抱忧时之念,一身耆寿,亲见盛衰。故其词婉丽谐和,有南宋之旧格。论者谓其冠绝一时,非溢美也。其后如张埜、倪瓒、顾阿瑛、陶宗仪,又复赓继雅,缠绵赠答,及邵复出,合白石、玉田之长,寄烟柳斜阳之感,其《扫花游》《兰陵王》诸作,尤近梦窗,殿步一朝,良无愧怍。

                                 ———·吴梅《词学通论》

    e9f75e0fcd09425eb4ad84d205268d25.png 

    【作者简介】耿汉东,安徽省淮北市人,诗人,文学评论家,地方文化学者。先后供职于中共淮北市委宣部和淮北日报社。喜欢读书,敬畏文字,己创作出版17部作品,主编8部诗集。现为安徽省诗词协会副会长、淮北市诗词学会主席。 

     

    责任编辑:孙克攀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9 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