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 > 名家论坛
名家论坛
  • 名篇欣赏
  • 名家论坛
  • 我见青山多妩媚(文 耿汉东)

    时间:2018-05-09 09:35:39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耿汉东

     南湖.jpg

    序《诗说烈山》

            

    淮北烈山,古之圣贤之地也。山虽不高,神仙驻焉;水虽不深,有如画焉!山水之间,有名士存焉。斯地者,古之三美也。三美存焉,可歌可咏,故有《诗说烈山》。

    数千年前,正东海之前沿也。洪水汪洋,烈山乃于洪水之中,山石怪峋,树木葱郁。尧舜之时,乃命大禹治理,烈山焚泽,正其谓也。山上有鸟曰精卫,日衔枝石以湮东海,其志之坚,令人豪情干云。

    北之塔山,乃古石榴之园也,盘石虬龙者,乃明清之古树也。间有蔡顺故里,蔡里也。蔡顺者,中华二十四孝图之十一图也,分椹孝母或异钵拾椹之典者,正乃其人也。

    东有龙脊山,凭高而望,若老龙臥波。间有青檀古寺,青檀者,逾二千年也。古寺越千年,乃大方寺也。寺乃八仙之张果老修仙处,升仙之迹俨然。

       南有石山孜,孤峰似珊,翠盖如伞,若天外飞峙顾盼自雄。此乃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址也。七千年前,即有人类居焉,陶质形器一应俱存。斯山者,乃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也,足立中华民族文化名山之林。

       此乃山美也。

    南山.jpg

     

    古之烈山,襟怀之中有湖两泓:

    一曰龙吟湖,臥于龙脊山下,群峰环抱,水碧如蓝。斯处也,湖光山色日暖花开,倒也名倾一时。且有史载,尧时高士许由曾挂瓢湖畔,每思之许由诸典,即由此而飞越于中国文学史上,仰慕之情顿生也。

    一曰华家湖,卧于古睢水之左。三面环山一泓碧水。斯时也,落霞群鹭,渔歌樯帆,穿映湖上,乃人间胜境也。春秋时期,为华督父府所。然世事难料,沧桑互异,究竟何时,华府沦沉为湖?史无记载,竟然成谜。后有问津者,又曰古燕麦城也。

    此乃水美也!       

    化.jpg

     烈山古人,足令后世羡美也。隐居烈山之许由,自古有上尧下由之谓。尧知其贤德,欲禅让于许由。由曰:“匹夫结志,固如盘石,采山饮河,以求陶冶情操,非求禄位;纵情游闲,以求安然无惧,非贪天下”。遂洗耳溪边,挂瓢而歌。

    沧浪之水则源于宁戚之典,当屈原之《渔歌》或楚之骚赋中沧浪之音,回响在吴楚之地时,古相大地己然是童妪皆诵之也。

    想那华氏雍容华贵乃宋王后裔,达贯春秋,富延战国,重孙华元更乃人中龙风,宋共公前后之四朝元老也。无论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学史,华元均无可小觑。历史赋于华元无可置疑的荣耀,令后人击节而赏。

    邱疃山相距大泽乡不足40公里,那头苟富贵毋相忘,才龙音细细,这头陈胜就永眠邱疃,一抔黄土掩了风流。

    自西汉以降,樊哙曾屯兵烈山。武氏一家三尚书,使竹邑之居,庭生桂树,箕裘相继。名儒薛综声震江东,烈山故里门庭生辉。众名士从烈山接踵而来,正可谓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也。

     龙一.jpg

    或曰:一众贤士出自烈山,何以为凭? 

     答曰:史志载也。

    关于许由:《宿州志》卷四·舆地志三载:“许由冢,在州西北五十里青谷村。冢旁有庵,全圮。有明弘治年重修碑。”

    关于宁戚:《宿州志》卷三:“宁山因山北有宁戚冢,故名。相传宁戚移家其下,未详。距城六十里,在宋疃集。”

    关于陈胜:《宿州志》卷三舆地志二云:“邱疃山一名冢头,上有陈胜冢,山多佳气,望之云影潭潭。距城六十里,在宋疃集。”

    州志者,好似话犹未尽,该志又录:“陈胜冢在州西北邱疃山西麓,今名冢山头。按:《汉书》胜葬于砀,姑存疑焉。”见《宿州志》卷四舆地志三。

    关于樊哙:“磨旗山距城三十里,在古饶集。俗云樊哙磨旗于此。”  《宿州志》卷三舆地志二。”该志又录:“舞阳侯樊哙墓 在拨涡阳之丹城西南。现青疃集有樊将寺。”《宿州志》卷四舆地志三

    关于其它诸子,若华元、武周、薛统等,皆出自《史记》《汉书》。

     

    或曰:上述所记,大多为传闻,或因墓而论。且为地方史志,而非权威史书所载。

    答曰:故老相传就是历史。先秦以远之史,皆口口相传也!《史记》记载之三皇五帝,有哪一件是书中的?既令有竹帛、甲骨若干,那也是片言只语。此其一。

    其二,有墓就有因。有的香火鼎盛,有的荒芜颓废,是当地时人识之别。如陈胜墓在淮北知之甚少,而芒砀则高大光鲜。乃时人之为。淮北民谣:“金玉头,银玉头,不如爹爹真肉头”。所传之事乃埋葬陈胜之景也。

    其三,地方志就是正史。地方官吏在当时记录当地发生的事件,其所见所闻应更具真实性。所言若虚,时人上报,史官则为重罪。史载董狐直笔,正可谓也。

    硬拉古人溢美,其法不可效,而把名人双手拱推,亦不可为。在此节点上,沪人可法也。

     战国四公子之黄歇,在考烈王元年,即为楚相,封为春申君,赐封淮北地十二县。治淮20年后,改封江东吴越之苏州。适时,上海滩一片荒芜,乃水国之乡,毫无黄歇之足迹也。但千年后,上海命名申城,乃以春申君之电也,令城边之江曰黄浦,乃取黄歇之姓也。

    这是一种仰望与尊崇!

     相比之下,淮北人对春申君知之若许?对古相先贤又知之若许?

     

                                            

    烈山,有这等山川风光,这等人物英才,如何不讴?亦有何豫哉!此乃《诗说烈山》出版之由。《诗说烈山》书分上下两编,约38章,计400余首诗词楹联。以区区之数咏,赞烈山之大美,有如萤日之比。但扪心自问:我等前行之,努力之,亦不曾愧之!

    臧否之间,恭听论之。

    是为序。

     

    243956408009259818_副本.jpg

     

    【作者简介】耿汉东,中华诗词协会会员、淮北市诗词楹联协会主席,著名诗人、评论家。

     

     

    责任编辑:孙克攀

    55.6K
    上一篇:小城夜思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