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 > 
  • 典故今谈
  • 名家访谈
  • 我每天都想哭

    时间:2016-05-24 13:40:52  来源:互联网  作者:罗亮

     我每天都想哭,无人能理解我

    看到师父,小孩,看到鲜花 ,白骨精...我也想哭

    最好的一批词汇我拿出来了,米饭,饭碗

     

    看至三年前,三十年前,我也是

    这样;至原点,极限,悬崖边,说到存在,我也不停下来

    别管我,别管文字,别管脱缰

    和乖乖的

    病马,矫健之马的马蹄,马蹄莲,好丑的摄影技术

     

    别管个人的历史(泥深的,泥泞的 可以构陷马蹄的)

     

    我层层展开,孔雀,洋葱,莲花层层展开

    我知道,我的天,十分蒙古,十分青海,十分西藏,十分高原

     

    推荐语 :

     

    如若要在习惯于正襟危坐、动辄以天下为己任的中国诗人中找寻一位有趣的、无拘无束的语言魔术师的话,无疑当首推罗亮。在一片慕古滥情的当代写作中,他似乎独自承担着文本实验的任务;但同时,他又给予抒情性以深情的容留和理解。“看到师父,小孩,看到鲜花 ”,“想哭”,是很自然的,而看到“白骨精”“我也想哭”,就显得玄妙难度了。不过仔细想想,“白骨精”的身世经历也确实有令人叹息之处。“我每天都想哭”——如此缠绵的浪漫主义,遭遇了他自己的反讽,使之演变为一团难与人说的癫狂的、欲哭无泪的胸中隐情;而与此同时,他又给以适度的回旋,在诗意终止处悄悄予以挽留。

    在罗亮那里,一切的词语都没有禁忌,古今雅俗,都可成为诗歌的元素。无论是典雅的“孔雀”,还是入俗的“洋葱”,都可“层层展开”。这与其说是想象力的解放,毋宁说是文本开放和语言“播撒”的极限。“我知道,我的天,十分蒙古,十分青海,十分西藏,十分高原”,从这样的诗句中不仅可以看出作者洒脱无羁的自由心境,而且可以读出某种类似于“天苍苍,野茫茫”的高古情怀。

    下一篇:关门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地址:安徽·淮北市相山区人民路268号翡翠岛12栋803室
    中国国风网
    电话:+86-0561-3898866
    商务合作:139-0561-267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