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藏品 > 鉴赏
鉴赏
  • 讲堂
  • 鉴赏
  • 古玩字画
  • 在线商城
  • 论一个文人的核心价值观

    时间:2016-05-20 15:35:07  来源:  作者:

     人类自有文明历史以来,语言文字随着最初的简单会话而过渡到拥有一种美观、流畅、舒适、内涵丰富、寓意深刻,并具有深远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本民族特色的统一文字书写形式后,就造就了文人们在一个个不同时代、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国籍和不同文化背景下,所体现出的那种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担当。确实,文以载道。作为一个有着五千年光辉历史的东方文明古国,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底蕴,为我们在政治、军事、经济、科学、人文等众多领域的大有作为,充分地发挥着文人们积极性和正面性。

    早在先秦时代,那种政治体系所催生出的以儒、道、墨、法四大派别为首的思想库,他们的学术成果,不论是在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现实环境,仅从现存的历史文献和他们的著述来看,这种开历史的先河,充分地奠定了我们东方文化在世界文化的主导地位。“半部论语治天下。”确实,以孔子为首的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那种把握有权力中心和个人核心力量的智慧体现,用一种礼制和法制巩固在某一个政治中心的作法,就形成了我们中国历代封建王朝几千年不断更替的君主制度。“焚百家之言,独尊儒术。”我想,秦始皇一统中国的创举,就是在这种秉承君、臣、父、子、仁、义、礼、智等一切有利于国家稳定和民生长远发展的重大决策,才把他的霸业和社会地位维护在一个历史性的高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择善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这些语录式的散文集,把一种为人处世的原则性和合理性,通过循循善诱的简单问答方式,明明白白地告诉了读者。尊老爱幼、尊师重教、遵纪守法。“莫以恶小而为之、莫以善小而不为。”我想,中华民族那种精神体系的富矿,为我们在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新局面所提供的指导性和建设性,足以彰显文人老祖宗们非凡的聪明才智。
    提到中国文学史和我们的文化名人以及他们给社会的贡献和影响力,唐诗、宋词所彪炳的历史高度,不能不让我们后人在这种引以为傲的辉煌历史里,去分享他们的精神产品。“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大唐盛世那种开明和稳定的国家秩序,为出身于地主家庭的李白所提供的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就造就一代诗仙那种浪漫主义诗歌蔚然成风的壮观景象。而作为以写“诗史”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安得广夏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忧国忧民意识,让我们见证了大唐帝国在“安史之乱”后由盛转衰的残破局面。文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赋予了诗人们高度的道义感和正义感。诗仙和诗圣他们的作品所辐射出的社会问题和创造的艺术高度,正是历代诗人们孜孜以求的奋斗目标。
    以晚唐“小李杜”著称的诗人李商隐,他的诗歌特色和他的为人,反映出诗歌作为文学艺术的特殊门类,它的作者群和读者群具有选择性。“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等《无题》系列作品,反映出诗歌思想角度的多面性和复杂性。(关于李易安“无题”系列的争论性众说纷纭,一说爱情诗、一说叙事诗、一说政治抒情诗。至于结论,作为后人,我们只能根据原文来进行各自的分析。谁对谁错,现在已经很难达成某种共识。)作为一个诗歌作者或者读者的身份,对于先人所缔造的艺术成就,我们在望其项背的沉思里,有很多东西确实值得去思考。去年某大型诗歌刊物主办的巡回展,在我们以“铜都、钢城”著称的江南水乡(湖北省黄石市磁湖水上歌舞剧院,我的家乡。)进行诗歌赛事和个人秀的大型展览时自诩为“朦胧”诗派的始祖,我想,她的这种说法有一些过头了。难道说,你作为国内早期现代诗有争论性的人物,你就不知道在早于你1000多年以前的时间里,已经站立着一位举世公认,并经得起历史和时间考核的伟大诗人吗?你怎能夺人之爱,把这种艺术光环,强行扣在自己的脖子上呢?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大宋王朝,自宋太祖赵匡胤主政以来,其北南两宋在一个相当漫长的历史阶段里,他们的政治生态、经济生态和文化生态领域的扩大范围,为当时的历史背景所展示的那种惊人的速度,让文人们以其丰富的精神内涵,塑造了以豪放派(苏轼、辛弃疾)、婉约派(柳永、李清照)等众多流派纷争的词作家们的那种心怀天下、济困扶危、共赴国难的民族大无畏精神得以昭示于人。再者,宋词就其结构和艺术价值来看,我引用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所说“词之为体,要眇宜休,能言诗之不能言,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言。诗之境阔、词之言长。”我想,了解我们中国文学史和诗歌史的人不难体会这种经典文化的闪光之处。
    诗歌是什么?诗歌是诗人借助文字的载体,把人类的那种直观或者隐秘的复杂情感,通过语言文字来细致、精到地描摹和刻画的表达方式;诗歌的主体性就决定了诗歌是一种心灵间的美妙对接过程。“李杜诗篇万古传,如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确实,一个时代的大变革,它不仅仅体现在政治生态和经济生态领域的旧貌换新颜,文化领域的日新月异,也决定诗歌这种独特的艺术门类必须有所突破和创新。自辛亥革命后,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王朝在摧枯拉朽的浩荡声势中正式退出了历史的大舞台。这个时期的文化战线所出现的以新诗为主要阵地的突破口,似乎发现了一种新的东西可以为诗歌的发展迈出了自己更有力的步伐。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地址:安徽·淮北市相山区人民路268号翡翠岛12栋803室
    中国国风网
    电话:+86-0561-3898866
    商务合作:139-0561-267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