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新闻
新闻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海岳杯第五屆傳統詩詞大賽正賽結果公佈

    时间:2020-03-23 20:07:00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第五届海岳杯组委会

     微信图片_20200323201057.jpg

    7280344eb4237cdc166e7f0d3ba5c35.png

     

    海岳杯第五屆傳統詩詞大賽

    詩部正賽獲獎作品點評


    第一名

    詩部138號     作者:李佳傑

    《寄友人》

    今夕峨眉月,寄君知未知。

    蕭然湖海夢,清絕鶺鴒詩。

    鼎沸憂中土,樽空異舊時。

    深居各珍重,冷色上梅枝。

     

    彙評:

    段曉華

    結構嚴謹遞進。六句“異”字用得妙,涵括今昔。結句化用“聊贈一枝春”之梅花典故,扣住題面,遙應第二句;而渲以冷色,又照應五句現實,遂使意境含蓄雋永。語言優美典雅。

    汪茂榮:

    首聯點題,托興深微,氣象高華。頷聯承,泛寫彼此境况、情誼,翛然塵外,造語名隽,用典恰切。頸聯轉入當下,洪纖對寫:“鼎沸”句妙在不說破,思深言婉,殊耐咀嚼;“樽空”句宛轉相應,旨隱詞微,著一“異”字尤多滄桑之感。尾聯由頸聯鋪墊而來,既貼題隱用陸凱詩典,亦托物言志,深寓遘世屯蹇、益勵士節之意。全詩脉絡清晰,意藴深厚 ,風骨高騫,琢語冰清,佳作也。

    徐戰前:

    首聯化用太白“我寄愁心與明月”,裁古意而情深摯。頷聯寫友朋之誼,典語超然,工巧天成。頸聯轉寫時下,其事何長,其言何簡,誠詩家語也。尾聯以梅互勉,清節高風。細味此詩,述情曲隱,陳事婉晦,允為佳作。

    鄭雪峰:

    清正沉著。末句意好而與上句語氣不甚貫。

    潘樂樂:

    以同天之月色起,以深居之冷梅結,皆緊扣寄友人之題意,意藴深遠。全篇句法工穩,不粘不滯,遠近、虛實交錯,抒寫相隔时期之友情貼切感人。

     

    第二名

    詩部2號      作者:牛俊人

    《寄武漢詩友》

    江城新疫作,旬月竟無音。

    生死憑誰問,悲凉衹獨吟。

    花遲將放意,風亂久憂心。

    杯酒幾時把,北望雲氣深。

     

    彙評:

    段曉華:

    首句斬截,佈全章氛圍。頷聯一彼一此,綰合“無音”。頸聯語婉情深,最為精警。結構嚴謹遞進。

    汪茂榮:

    首聯借疫作點題。頷聯承首聯而來,危弦自咽,欲吐還茹。頸聯情景交融。尾聯以景結,意境沈鬱。全詩部伍齊整,長吟遠慕,韵致凄美。

    徐戰前:

    首聯破題;頷聯著語沉痛;頸聯以景語說情理,精切別緻,細味此句,花乃人也,風乃疫也,花欲放而風亂之,如人欲出而疫阻之,“放意”“憂心”,兩者心戰,懸而未決,直是庚子初春國人之內心寫照;尾聯把酒北望,別有幽托。

    鄭雪峰:

    沉鬱似少陵。頸聯見句法功夫,結意不盡。 

    潘樂樂:

    一起點題,頷聯承接自然。花遲將放意,沈痛,亦奇思佳句,一筆宕開。結句設問,回應篇首,餘韻不盡。通篇沈鬱頓挫,頗得杜陵之法。

     

    第三名

    詩部45號       作者:林素芳

    《寄友人》

    沴氣相侵久,音塵不可親。

    樓頭殘月影,雲外素衣人。

    濟世知身憊,懷君憐夢頻。

    何當解愁日,共看一城春。

     

    彙評:

    段曉華:

    通首層次流暢,語言平易。意境稍淺。

    汪茂榮:

    所寄友人當爲一醫護人員。首聯借久疫點題。頷聯分寫,交光互攝,要眇空靈。頸聯就彼此加倍寫,鬰伊善感,賦情獨深。尾聨回抱全篇,返虚入渾,筆力沈著。通篇言情必真,選詞必切,法備氣至,表表秀出。

    徐戰前:

    首聯以時下疫作之情實破題;頷聯以“素衣人”出場,指出所寄友人乃白衣天使;頸聯承上發揮,以己度人,知人身憊,憐我夢頻,誠為慈心善感,悲心憫人;結聯寄望春回愁解。全篇情真言質,激發人意。

    鄭雪峰:

    寄白衣天使之詩,語淡而情親。次聯蘊藉可想。

    潘樂樂:

    此詩為寄疫城中之醫護好友。殘月喻別離,素衣點明友人身份,筆下概括力頗強。結句振起,更期待相逢即勝利之日,一城春色共看。通篇感情深沈而徐徐道來,頗佳。

     

    優秀獎七名(編號為順,不列名次)

     

    詩部37號      作者:周罡

    《寄友人》

    欲踐梅花約,新冠禍未央。

    百城嚴鎖鑰,千里斷梯航。

    顧我沈吟久,思君入夢長。

    傳書道珍重,何日更稱觴?

     

    彙評:

    段曉華:

    五律言少意多,則後截未見精煉。

    汪茂榮:

    章妥句適,中規中矩之作也。

    徐戰前:

    此詩直敘其意,用語妥帖,惟少精警。

    鄭雪峰:

    首尾呼應,層次清晰。“新冠”入詩,不覺尖新。

    潘樂樂:前半寫不能踐約之現實,後半寫彼此思念。全篇字句工穩,以問做結,呼應篇首,抒發惆悵思念之友情,亦佳。

     

    詩部42號       作者:張春義

    《寄友人》

    憶昔初分袂,於今兩度春。

    我猶耕谷口,君自客江濱。

    霽色路千里,清輝月一輪。

    梁間懸榻在,莫使久生塵。

     

    彙評: 

    段曉華:

    語言流暢,內容與意境稍覺單薄。

    汪茂榮:

    使事精切,章法完固,琢語圓妙,意境渾成 ,頸聯尤佳,恬吟密詠,大有唐音。全詩立意雖滔滔清淺,要不失爲法備神完之作。 

    徐戰前:

    起敘離別,結望重聚,首尾遙應。頷聯倣“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直是古樂府俊語。頸聯狀景清曠,以詠友情,大佳。

    鄭雪峰:

    蘊藉清雅,唐人正格。頸聯可謂“不著一字,盡得風流”。 

    潘樂樂:

    清通工穩,氣脈一貫。梁間懸榻句,略覺意象陳舊。

     

    詩部110號        作者:景聞博

    《寄友人》

    別後千山隔,春來百事遷。

    論文猶有興,説劍已無年。

    吾道滄浪水,君心白月天。

    還期秋色勁,重與一陶然。

     

    彙評:

    段曉華:

    起首即對,有意味在。 二聯坐實“百事遷”,意在言外。三聯稍合掌。

    汪茂榮:

    章法秩然不紊,詞氣安雅,意境閒遠,具徵襟抱。“已無年”稍嫌衰颯不經,“白月天”造語亦欠渾成。

    徐戰前:

    全詩韻度飄逸,血脈貫穿。

    鄭雪峰:

    氣息流轉,神味雅似唐人。“已無年”三字表達略欠工。

    潘樂樂:

    筆力蒼勁而屬對工穩,全篇清健,收放自如。寫人寫事略嫌空泛,缺乏細節。

     

    詩部124號     作者:王中偉

    《寄友人》

    序:友居武漢,余在江陰。己亥秋時,相約春節共遊江尾,竟不能至,因以此詩寄之。

    望君終不見,沴氣滿天隅。

    月裏山河濁,江干吟嘯孤。

    奔流潮更冷,搖曳木還枯。

    何日陽和至,相從入畫圖。

     

    彙評:

    段曉華:

    首尾關合甚嚴密。中二稍嫌粘滯,未能轉折遞進。

    汪茂榮:

    琢語尚雅,筆力亦勁。中二聯均寫景,而層次欠清,對仗欠工。

    徐戰前:

    首尾兩聯,自成五絕。中兩聯為末句“相從入畫圖”作鋪墊,惟詞相依帶,摹景不開,如“濁”“孤”“冷”“枯”四字,色彩相近,終覺重滯。

    鄭雪峰:

    興象不與人同,中有寄託。

    潘樂樂:

    寓情於景,情境交融。句法穩妥工整,全篇脈絡貫通,首尾呼應,抒寫友情能貼切現實。

     

    詩部266號      作者:張浩帆

    《寄友人》

    一去經年別,花開隔幾春。

    鯤身時欲化,龍性久難馴。

    人海成孤往,湖山憶舊辰。

    相期明月下,把臂説風塵。

    (余畢業考研二年今年乃中,同屆生已近研究生畢業矣)

     

    彙評:

    段曉華:

    首二句稍重疊費辭。中二聯意境少開拓。

    汪茂榮:

    首聯點題。頷聯用事穩切,兀傲健舉,筆力深透 。頸聯上聯承上,下聯啓下,潛氣内轉,摇曳生姿。尾聯照應全篇,意味深永。全詩審曲面勢,力戒凡近,精悍之色,隱見眉宇 ,允爲用心之作也。

    徐戰前:

    起言分別,結期重逢,首尾呼應。首句、二句及五句,贅述分別之境況,宜避。

    鄭雪峰:

    工穩妥帖,句句扣題。此所謂“抑塞磊落之奇才”,誠宜拔之。

    潘樂樂:

    大筆濡染,濃淡相生,首聯經年幾春略嫌費辭,第五句復寫此意,於五律短小篇幅中,稍嫌不精煉。

     

    詩部256號       作者:王群紅

    《寄武漢友人》

    記昔東湖上,聯筇踏落櫻。

    歌飄山影淡,裙照水波明。

    冷月方歸棹,哀鴻忽滿城。

    雲開待何日,執手說前生。

     

    彙評:

    段曉華:

    今昔對比寫來,全詩分為兩截,亦是一法。

    汪茂榮:

    前半憶往,頷聯清新淡遠,好句如仙。頸聯琢句尚佳,而使轉稍嫌突兀。尾聯憂生憫世,下語沈痛。全詩雖有微疵,要亦穎出。 

    徐戰前:

    前半憶昔,聲色兼備,語亦明快;後半寫今,虛實相生,情亦誠摯。

    鄭雪峰:

    頗見形象,意脈通暢。

    潘樂樂:

    通篇氣脈生動,承轉自然,有聲有色,畫面感強,追憶、敘述與盼望皆造語動人。

     

    詩部260號       作者:石韞

    《寄友人》

    風日江南約,梅邊待歲新。

    誰知三楚疫,先阻九州春。

    天意殊難問,時艱且自珍。

    來年重把袂,莫更失花辰。

     

    彙評:

    段曉華:

    誰知一聯,流水而沉穩。首聯費辭。 

    汪茂榮:

    首聯點題,風華掩映。頷聯用流水對,空靈疏蕩。頸聯似對非對,含思宛轉,紆餘爲姸。尾聯照應首聯,收束全篇。全詩掩抑低徊,允爲聲情諧婉之作也。

    徐戰前:

    聯間相扣,句間相解,章法流美。

    鄭雪峰:

    頷聯用流水對,首尾呼應。結構工穩,感慨深沉。

    潘樂樂:

    層層轉折,結構精嚴。微嫌前半地名過多。

     

    海岳杯第五屆傳統詩詞大賽

    詞部正賽獲獎作品點評

     

    第一名

    詞部148    作者:石韞璇

    祝英臺近·春柳

    映長橋,臨古岸。生意乍迴暖。幾日鵝黃,便解護鶯燕。漸憐舞趁東風,姿迷煙雨,想前度、靈和春殿。    

    夕陽換。轉眼寒食清明,花飛總難綰。香絮都零,隨水化萍散。賸他柯笛無聲,江潭吹怨。怕萬一、金城重見。

     

    彙評:

    熊盛元:

    律穩聲沉,境幽情窈,雖詠春柳,實關時疫,襟懷自曠,寄託頗深。結拍用桓大司馬之典,誦蘭成“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淒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之句,真覺悲慨無端矣。有一處可議者,題曰“春柳”,詞中最好不出現“春”與“柳”字,憶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蟄堪、夢芙與我同組“鴻雪社”,某期社課,題為《臨江仙•春雨》,拙詞頗得老輩繆彥威等先生稱賞,然詞中有“一春都付冥冥”之句,即遭孔凡老批評,以為有“犯題”之弊。宋人詠物詞,雖不避此病,然有清一代,乃至民國,大凡詠物,無論詩詞,文人皆恪守此清規戒律也。

    劉夢芙:

    上片寫春柳之姿,下片寄飄零之慨。有當今疫情背景,而用典自然,渾含不露。要眇之思,悵惘之懷,最為詞中勝境。 

    龐堅:

    筆致婉转曲折,深情幽幽可感。古典意象之多重組合,饒有整體比興與人之興發感動力。於時間維度言,上片主言今,而“靈和春殿”之典,一轉着眼于往昔,寄感懷古今之慨,令人真有期靈思和之念想。下片懸想將來,而“江潭”“金城”,一爲即時之描寫,一爲往後之懸想,又是大時間鏈中套小時間鏈,殊爲耐人尋味。而空間維度中,則密集安排意境綰聯之物象:橋、岸、鶯、燕、風、雨、花、絮、萍、夕陽,乃至擬人之舞、姿,所謂以景語勝者。惟“東風”與“煙雨”之對欠工,“煙”字宜改他字;“柯笛”用蔡邕典,不如用桓伊典(作“桓笛”),時代、人物與桓溫歎柳更爲貼切。

    魏新河:

    得詠物法。句句扣題,又有寄託。借物言志,伊郁倘恍,無限意思,莫可端倪。燕韻及兩結寄托遥深,尤耐尋思。

    陳偉:

    典麗精工,針線綿密。“幾日鵝黃,便解護鶯燕”,尤見情懷。上片寫生意乍暖,柳初鵝黃,接以舞趁東風,一路流轉,過片漸至柳衰絮零,結語蕩開一筆,便留餘韻。章法井然,直是一篇柳之簡史。

     

    第二名

    詞部133號   作者:王群紅

    祝英臺近·春柳

    斂纖眉,臨逝水,空自裊新翠。捲盡輕寒,又送白衣袂。照波烟縷牽愁,雨風吹淚,也難綰、征帆天際。        

    獨憔悴。一夕驚夢春前,忍看綠雲碎。鶗鴂聲聲,花信更餘幾?可憐荒港斜陽,濛濛飛絮,任飄入、暮江千里。

     

    彙評:

    熊盛元:

    “又送白衣袂”,扣住醫護人員,且暗用荊軻易水之典,寓悲歌慷慨之情。“綠雲”既狀柳絲,又指逆行女子之毅然剪髮,要眇詞心,于焉可見。“荒港斜陽”,四字有三處尾音收ang,誦之稍覺不諧。

    劉夢芙:

    借詠柳為奔赴一綫之醫護人員送行,悲憫之懷,動人哀感。抗疫中醫護人員多有病逝者,下片“綠雲碎”、“荒港斜陽”、飛絮紛飄之意象,與柳關合。比興中有實事在,絃外音傳,沉鬱之作。如陳亦峰《白雨齋詞話》云:“所謂沉鬱者,意在筆先,神餘言外,寫怨夫思婦之懷,寓孽子孤臣之感,凡交情之冷淡,身世之飄零,皆可于一草一木發之;而發之又必若隱若見,欲露不露,反復纏綿,終不許一語道破,匪獨體格之高,亦見性情之厚。”此詞于醫護人員死難者極為痛惜,托物寓意,悲凉中見温厚,故為高格。

    龐堅:

    此詞善借詠柳致敬於抗疫第一線之醫護人員。病毒兇險,爆發初期防護器具頗有不足,其他種種艱困,亦非戔戔,而諸多白衣天使慷慨以赴,更有拋家別雛千里馳援者,此所謂盡大愛也。詞之上片主寫柳之意態,催生移情作用,其斂眉臨水係爲人愁,裊來翠色捲去寒意亦為人愁,長照近波欲綰遠帆更爲人愁,所眷懷者,正有白衣天使之身影在焉。下片抒詞人對柳之感受,一片蒼涼,能造悲爲至美之境,蓋於白衣天使之犧牲再三致意也。惟“新翠”、“烟縷”、“綠雲”,意稍嫌複,當可變易其詞也。 

    魏新河:

    清空流美,辭氣俱佳,意脈井井。空自裊新翠,有謝生春草、陶見南山之天然風致,又具情景交融之妙,下片尤得納蘭所謂煙水迷離之致。

    陳偉:

    將春柳與疫情打成一片,又能不失詞體之美,誠為不易。“又送白衣袂”事關醫護,陳詞新義,恰到好處。過片暗關疫情,觸目驚心。結拍沈痛,人命如飛絮耳,不忍卒讀。


    第三名

    詞部149號   作者:金明池

    祝英臺近·春柳

    織蒼煙,裁碧水,偏在斷腸處。最是無端,微冷釀成雨。寂寥陌上遊蹤,倩誰攀折,也好罥、遠行人住。

    枉凝佇。東風吹老金絲,歸期卻相誤。避地重樓,轉怕夕陽暮。剩將萬里愁心,廿年舊夢,盡付與、一城飛絮。

    注:廿年,二〇〇三年至今約二十年。

     

    彙評:

    熊盛元:

    夕陽煙柳,蘊稼軒“休去倚危欄”之悲。尤賞結拍“剩將”至“飛絮”之騰挪流轉,將十七年前“非典”與當今武漢疫情對照,孤悰耿耿,百感茫茫,令人回味無窮。此詞未犯題面,可知心細,然聲情仍有未合之處,如“廿年舊夢”,按書舟、夢窗之體,雖可不押韻,且第一第三字可平可仄,然適當調劑,將“舊”字易為“殘”,則音律或更諧婉矣。

    劉夢芙:

    通篇寫柳,上片渲染烟雨凄迷之境,下片“避地重樓”、”萬里愁心,廿年舊夢”、“一城飛絮”諸句,深含對疫情之憂慮。注文云云,蓋指非典之疫與當今新冠肺炎皆為國家民族之劫難,堪為史鑒。

    龐堅:

    全篇緊扣所詠主體,善於以揭示心理之詞語烘托氣氛,斷腸,寂寥,怕,愁,固是幽苦心境之直述,偏、最、也、枉、卻、轉、盡,此類起低徊掩抑作用之虛字連番點綴,詞意亦大有斡旋。即便詞首之蒼煙籠形、碧水照影,亦與冷雨、斜陽等歷史積澱極深之意象略無二致。“廿年”之歎,言近旨遠,付之飛絮,蓋示百感蒼涼,語言所不可盡也,宜視之爲一篇之眼。惟詞末既點出“廿年”,回看前文,便覺照應嫌不足。

    魏新河:

    得詠物法。辭句清麗,詞意深婉。意脈起伏連貫,一氣流转而下。結句沉鬱,尤有淒迷之境。

    陳偉:

    織煙裁水,起得本色當行。上片緊扣柳者留也之古義,略加發揮。下片從對面寫起,以歸期已誤之人,看飛絮滿城之柳,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暗寓疫情之誤也。結語萬里愁心、廿年舊夢排比直下,以盡付飛絮收束之,落得個乾乾淨淨,深得詞體。廿年非虛指,“非典”前車未鑒,又蹈覆轍,可悲也夫!


    優秀獎七名(編號為序,不列名次)

     

    詞部43號  作者:林素芳

    祝英臺近·春柳

    綠煙迷,芳草暗,寥寞武昌樹。風裏飄搖,更著一番雨。絲絲寒織愁生,當時誰折,別來久、知歸何處。

    楚雲暮。燕子撩亂柔條,飛過也無語。漢水空流,照影怯幽佇。便教挽盡春波,都難分訴。漫記得、夢中南浦。

     

    彙評:

    熊盛元:

    此詞亦借春柳以詠武昌之疫,情與景融,心隨燕遠,“訴”“浦”二韻,以“便”“都”“漫”三字承挽推進,虛字傳神,頗得倚聲三昧。惟“挽盡春波”之“春”,亦一如韞璇,偶犯題面耳 

    劉夢芙:

    寫武昌春柳,聯繫當前疫情,寄寓對别後友人之思念,情景渾融蕴藉。“怯幽佇”稍覺凑韻,可再酌。

    龐堅:

    上片“寂寞武昌樹”、下片“漢水空流”,爲全篇點雙睛,主旨定焉,惟稍嫌晦。前後皆淒迷之象,善融低徊歎惋之情。一結用楚辭意境,“夢中”二字,含蘊頗豐,聯繫上文,讀者乃覺別有“目極千里傷春心”之意,亦非尋常傷離念別筆墨也。論用字造句,多屬工致,然“飄搖”兩字非所宜,“燕子”一句亦不穩。

    魏新河:

    得詠物法。辭氣俱工,托意婉轉。下片更佳,借離情寓意,較上片尤深而曲,富涵蘊,耐尋思。 

    陳偉:

    多從側面、虛處下筆,空靈有餘,深摯不足。夫詞之作也,實以虛承,虛以實輔。虛實之間,乃生妙有。一味虛行,則易蹈空。

     

    詞部73號  作者:張麗

    祝英臺近·寄友人

    短亭前,雲意重,烟雨冷新翠。遙望汀洲,芳草暗迢遞。綠楊漫裊情絲,依依如舊,慣縈繞、故人衣袂。        

    忽還記,共訪淮左垂虹,猶憐竹西水。寂寞殘紅,無語逐波逝。又添多少閑愁,唯期春色,肯為我、殷勤相寄。

     

    彙評:

    熊盛元:

    詠柳以寄友人,語雖閒淡,情自綿長。用“垂虹”“竹西”之典,既點出當年分攜之地,又令人憶及白石、鹿潭之繾綣風流。結拍欲折柳寄遠,頗饒情韻,大有義山“人世死前唯有別,春風爭擬惜長條”之慨。“遙望”云云,暗用玉谿生“迢遞高城百尺樓,綠楊枝外盡汀洲”之意,境美辭清,惟於“綠楊”之外,又添“芳草”意象,終覺繁複耳。

    劉夢芙:

    詞寫寄友人,用筆轉折,纏綿清麗。按稼軒詞,開篇两個三字句用對仗,此詞未合。

    龐堅:

    詞部正賽雙題,收到作品中,詠春柳與寄友人,兩者數量並不懸殊,而前十名中,寫寄友人題者惟君一人。春日寄友之作,多言惜別,不免就景抒情,此詞亦非例外。一起即寫短亭(離別之象征性建築)所見之景物,而于此數種景物之感受,則有心理(重、新),有觸覺(冷),有色感(翠),蓋訴諸多種感官者,有先聲奪人之效。上片下半寫柳,亦是惜別題中應有之義,“裊情絲”繞人衣袂,而不作牽挽之想,亦顯別緻,惟“綠”字用色與前撞車。下片引出若干地名,似嫌生湊,亦顯支離。而“無語”一襯“寂寞”,“閑”字再襯“寂寞”,終以寄春色爲結,差可聊解其人之“寂寞”矣。相寄行爲之主體,亦耐人尋味。

    魏新河:

    懷人而以景語出之,尤見渾厚,最為得法。固不獨詞采體氣之工也。上片寄興綠楊,下片合寫,舊遊逝波,春色難寄,體格雅正。

    陳偉:

    通篇稍平,略少精警。汀洲、芳草、綠楊并舉,稍覺現成。上片狀眼前景,過片以回憶轉,結語寄望,章法清晰。

     

    詞部80號  作者:楊緒江

    《祝英臺近·春柳》

    雨纖纖,風楚楚,搖曳嫋金縷。拂水拖煙,湖面趁微步。態濃意遠難扶,鵝黃輕吐,怎消得、婆娑無數。

    便遲暮,幾日能到清秋,又把晚蟬誤。寂寞隋堤,欲折倩誰訴:長條不管迎人,薄情如許,卻只管,送人頻去。

    注:憶去歲東湖賞春柳

     

    彙評:

    熊盛元:

    下片由春推想清秋,蓋用義山“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帶斜陽又帶蟬”之意。“欲折”以下,亦從樊南“含煙惹霧每依依,萬緒千條拂落暉。為報行人休盡折,半留相送半迎歸”化出,從而使詞境渾融厚重。宋人沈伯時《樂府指迷》云:“要求字面,當看溫飛卿、李長吉、李商隱及唐人諸家詩句中字面好而不俗者,採摘用之。”誠哉斯語!起拍以“楚楚”狀風,略嫌生硬。 

    劉夢芙:

    上片入題寫春柳,下片轉為秋景,稍離題意。“長條”以下諸句融入送人情感,尚能綰合全篇,專寫柳則意境單薄矣。

    龐堅:

    上片刻意描摹春柳之“態濃意遠”,“湖面”句想象雋妙,風神宛然。下片先一筆寫到秋柳晚蟬,有跌宕之勢。結語“不管迎人”、“只管送人”之對比甚有味,所謂“薄情”,與上片所述柳之可人亦相反相成,見出詞中人之心理變化,更令所詠之柳別具一種生命力度。惟字詞上,“楚楚”形容風,牽強;動詞既用“搖曳”,又疊加“嫋”字,嫌累贅;“金縷”與下文“鵝黃”亦意複。

    魏新河:

    頗得詠物之法。體物、借物並勝,章法、意脈雙工。上片物象,下片意興。過變寫春柳而及秋,思致清遠。

    陳偉:

    調近玉田,清麗哀感。起拍稍弱,搖曳復加裊字,稍覺詞費。“態濃意遠難扶”生硬。金縷、鵝黃並用,亦覺意複。題為春柳,下片兀然蕩開,設想秋後境況,終覺游離。

      

    詞部81號   作者:宋彬

    《祝英臺近·江城春柳》

    緑煙濃,金穗軟。生小漢江畔。疾癘來時,已覺惠風晚。只今寂寞梳空,流鶯聲咽,倩誰認、凝顰靑眼。

    最堪嘆。細縷深鎖春愁,分攜幾曾見。飛絮生涯,一晌夢痕淺。料知明日重城,繁花應綻。且綰住、逆行人看。

     

    彙評:

    熊盛元:

    身居漢口,愁鎖眉間。“料知”以下,由一腔幽憤轉寫滿懷憧憬,不惟見信念之堅,亦可窺詞心之曠矣。“綰”字尤傳神,緊扣春柳,依依惜別之情,見於言外。“凝顰”即皺眉,與“青眼”搭配,稍覺不類。

    劉夢芙:

    寫柳關合疫情。“料知”以下諸句振起,不徒為悲嘆,跌宕有力。“疫癘來時”,詩語入詞,嫌直露。

    龐堅:

    借物抒情,以詞人眼中柳之種種意態,表新冠疫情之心憂,讀之惻側有共鳴感。詞末振起,寄予希望,謂之曲終奏雅可也。語句較渾成,線性結構,氣脈能順暢,意象雖無意外之喜,整合亦自有序。所用字,金穗不甚切柳,疾癘嫌太質直,梳字有特色。

    魏新河:

    借物言志,辭意清空,筆致深婉。淺韻及兩結,聲情、氣脈皆佳。疾癘稍覺質實,似尚可斟酌。

    陳偉:

    詠柳復緊扣江城,哀疫情也,佳處在慢吞細嚼,以細節勝。“疾癘”直說便無味。

     

    詞部107號   作者:李雲樺

    《祝英臺近·春柳》

    下空山,臨野渡,塵黯漢南路。煙外相尋,一傘杏花雨。避他十里輕紅,四廂沈碧,怕浸入、閒愁深處。

    悄凝佇。風裏千樹依依,重將倦程阻。悽愴江潭,當別又回顧。那堪搖落叢殘,相思都誤。到底是、不如歸去。

     

    彙評:

    熊盛元:

    點化庾蘭成枯樹之賦,以悱惻纏綿之境,寓寂寥幽邈之情。“十里輕紅,四廂沈碧”,頗見爐錘;再著一“怕”字,將絢爛春光,浸入茫茫愁海之中,筆致幽深峭折。“叢殘”一般指零碎之事或賸餘書卷,此代指殘花剩柳,似嫌不妥。 

    劉夢芙:

    借詠柳以寫依依不舍而又不能不舍之情戀,委婉凄愴。結句决絕而沉重。

    龐堅:

    形象性較好,筆調頗自如,善以景襯情,“避他”三句,讀之尤興感焉,蓋寫柳出以避塵俗而有類于梅之想象,自有深致。下片於“當別又回顧”之後,結句用“到底是、不如歸去”加倍遞進言之,技法亦有可觀。惜意旨未能深入。杏花雨與輕紅皆言花,前者與前後文關係不大,似徒有字面好看,不如另鑄新句。

    魏新河:

    得詠物法,尤合清空之旨。辭氣俱佳,意蘊並勝。烟外二句,若即若離,不粘不脱,尤覺工妙。 

    陳偉:

    詠柳而扣以離別之主題,較為傳統,寫法亦中規中矩。賞其上結,“避他十里輕紅,四廂沈碧,怕浸入、閒愁深處。”堪為通篇之詞眼。

     

    詞部131號  作者:劉久福

    祝英臺近·春柳

    萬絲愁,無計理。都是別時意。裊裊娉婷,那日短亭底。 故人徑自多攀,傷心顔色,共芳草、同時靑翠。

    漸憔悴。一片和雨和烟,東風舞腰細。還蘸清波,小字寫春水。謾嗟千尺柔條,憐春難繫。縱繫得、那人歸未。

     

    彙評:

    熊盛元:

    “還蘸清波,小字寫春水”,清辭泉湧,妙想天來,誠詞家本色當行之語也。“謾嗟”以下,由夢窗“垂柳不縈裙帶住,漫長是,繫行舟”點化而來,然“縱繫得”云云,意謂柳絲縱然能繫,但其耐那人不歸何。語氣稍隔,似不如覺翁流暢自然。

    劉夢芙:

    詠柳寫别離之情,詞筆清妍,情味深永,下片尤佳。惜開篇三字句未用對仗。

    龐堅:

    上片以人與柳之互動側面寫柳。一起語帶雙關,“絲”既是柳條,又是愁緒,甚妙。“都是”句,進而言之,申明爲何而愁,引出下文短亭之別。“共芳草”句,借淮南小山“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語典,爲折柳贈別之惆悵加重份量,饒有情味。下片佳處,在“還蘸”二句,最見神韻。不足之處:起二句未效稼軒用對偶句;“裊裊娉婷”,疑裊裊婷婷之誤,否則四字半疊字詞半聯綿詞,感覺頗爲怪異;結拍語勢不順,嫌生硬。

    魏新河:

    此闋詠物而尤見乎情,善於借物言情。一起融合興象,前結旁襯草色,尤見靈動。蘸波寫字,深慮巧思。後結深入一層寫法,足見用心。

    陳偉:

    “小字寫春水”,誠詞家本色語。結語連環跌宕,一唱三歎,亦深得詞心。萬絲愁、千尺柔條意近可避。

     

    詞部144號   作者:陳治霖

    《祝英臺近·春柳》

    小城隅,晴陌上,拂水照春軟。翠冷煙停,且説漲痕淺。舊條別恨重攀,新鶯啼處,又靑到當時橋岸。

    漸吹散。細葉難解春歸,飛綿故池滿。欲繫餘暉,無奈客行遠。短長枝上相思,如絲如綫,綰愁影,畱教誰看。

     

    彙評:

    熊盛元:

    圍繞春柳,傷春傷別,不即不離,言情則欲吞還吐,寄託在有無之間,頗得詞之要眇宜脩特質。“翠冷煙停”,以“翠”代柳色波光,自無不可。然“煙”則徑用名詞,四字組合,似不如耆卿“紅衰翠減”自然高妙也。

    劉夢芙:

    寫與友人離别相思之感,托物起興,切題合律,詞句清暢。“絲”、“綫”,意復。

    龐堅:

    通篇意思較渾成,可誦也。雖出新有欠,而傳統不違,情景亦能交融。有意無意間,“拂”“攀”“繫”“綰”刻畫柳條突出重點。“軟”字下得好。“繫餘暉”、“綰愁影”,重以牽挽爲言,亦不俗。“翠冷煙停”、“青到當時橋岸”,顏色詞重複,宜避,且“翠”與“煙”對舉亦不侔,可換他字。下片“漸吹散”與“飛綿”句隔斷,亦覺不妥。

    魏新河:

    此闋借物言志抒情,尤工於發揮,可謂體格雅正、寄興深婉。舊條以下,物我交關、情景融合,不唯辭句圓妥,尤見措意工深。

    陳偉:

    “舊條”一拍檃括唐人戎昱《移家別湖上亭》:“好是春風湖上亭,柳條藤蔓離情。黃鶯久住渾相識,欲別頻啼四五聲詩意,頗為老練。文字輕靈,拂水照春軟又靑到當時橋岸,皆自成一格。

     

    海岳杯第五屆傳統詩詞大賽

    聯部正賽獲獎作品點評

     

    第一名

    聯部42號   作者:陳煥湘

    《題庚子元宵》

    楚天彌瘴癘,忍看哀鴻病鶴,空嗟冷月輝今古;

    此夜息魚龍,聊憑寄意招魂,更望清風蕩太虛。

     

    彙評:

    楊啟宇:

    因庚子而及武漢生發的大疫,歎元宵虛度,祝清風滌穢。

    吳金水:

    低徊唱歎,深有餘哀,今古對太虛稍寬。 

    張文勝:

    沈郁高華,融冶一爐。下結有餘不盡。聊憑寄意招魂一語略嫌湊泊。

     

    第二名

    聯部37號   作者:王天明

    題庚子元宵

    滿月如踐約而來,昔歲難忘,曾經一夜魚龍舞;

    千家曷閉門深隱,翌年若聚,忍憶三春亥子交。

     

    彙評:

    楊啟宇:

    題目既為庚子元宵,聯語必須關合,上聯切元宵,下聯點庚子。有回顧,有現在,有前瞻,造語亦佳。 

    吳金水:

    一聯過去一聯將來,空出今年反而有力,構思絕妙。惜過度句偏拙。 

    張文勝:

    此聯上句扣元宵,下句扣庚子。切題最嚴。措語和雅蘊藉。惟中間一比過渡略有斧鑿痕。而來、深隱對未極工。

     

    第三名

    聯部 74號   作者:李雲樺

    《庚子元宵》

    對月下春城,念茲在茲,萬點樓台同大隱;

    遍人間淑氣,今夕何夕,千街燈火帶深寒。

     

    彙評:

    楊啟宇:

    因疫生感,下聯遍人間淑氣句與後二句游離。

    吳金水:

    兩結都好。可惜意思太近。

    張文勝:

    渾函而深穩。對仗精嚴,音節諧婉。句法亦饒變化。中一比熟語作對,自然工妙。淑氣、深寒,雖似有意為之,仍略覺齟齬。

     

    優秀獎七名(編號為序,不列名次)

     

    聯部18號  作者:郭樹宏

    庚子元宵

    近春風,癘疫神州愁鍵戶;

    端憐此夜,冰輪深巷憶花燈。

     

    彙評:

    楊啟宇:

    能切題,有風致。 

    吳金水:

    語淡情深,工穩自然。

    張文勝:

    上下句造境一宏一纖,而皆有惘惘不甘之意,情韻具足。癘疫冰輪對未極工。癘疫句語略生硬。

     

    聯部24號   作者:陳學章

    《庚子元宵》

    因瘴癘襲來,罷舞蛾眉,帝里上元颦夜月

    待和風吹遍,應開柳眼,洲頭晴日看春潮

     

    彙評:

    楊啟宇:

    能切題,有風致。 

    吳金水:

    對句游離。

    張文勝:

    立意頗能宕開。溫厚和婉有餘,而拗峭不足。幾處借對甚工巧。上下起句略拙。

     

    聯部46號     作者:楊江東

    《庚子元宵有題 (集句聯)》

    星橋火樹夜初收,華燈競簇樓臺,卻愁煙雨暗春晚;

    玉漏催人街已禁,風物依然荊楚,且酌深杯看月圓。

    註釋:

    1、星橋火樹夜初收:出自 [項安世 《內子生日》。火,作動詞,取映照之意。星橋映樹,形容其璀璨。

    2、華燈競簇樓臺:出自 [劉壹止 《望海潮•東郊人報》。華者,花也!花燈並列自對,與下聯風物相對。

    3、卻愁煙雨暗春晚:出自 [劉學箕 《社日喜晴分韻得前字》。煙,作形容詞,細微。煙雨暗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晚,遲也!

    4、玉漏催人街已禁:出自 [歐陽修 《玉樓春•紅樓昨夜相將飲》。街已禁寓意武漢等各省市抗疫封路封城。

    5、風物依然荊楚:出自[]楊無咎 《齊天樂•疏疏數點黃梅雨》。風物依然含物是人非之意,“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

    6、且酌深杯看月圓:出自 [唐寅 《漫興(十首)》。杯,諧音悲。看,依古韻取平音,凝望,蘊含祈望、祈盼之意。

     

    彙評:

    楊啟宇:

    集句能關合,足備一格。

    吳金水:

    集句意思順暢不易,但終有隔靴搔癢之感,且對仗不夠工整。

    張文勝:

    集句而甚自然貼切,可備一格。對仗雖有未極精工之處,似亦不可強求。又,集句聯之注釋,注出每句出處即可,外此皆贅語可刪。如其一火作動詞云云,強古人以從己,尤可不必。

     

    聯部67號   作者:李改香

    《庚子元宵》

    今夜話團圓,盍忍說嗚咽江流,闌珊燈火;

    春風漸浩蕩,足堪掃楚天霾瘴,華夏愁雲。

     

    彙評:

    楊啟宇:

    切題,造語亦佳,嗚咽對楚天不穩。

    吳金水:

    對句感覺離題。

    張文勝:

    上聯沉摯,下聯警拔。對仗工穩,句法勁健。話、說,字近而複,是一微瑕。

     

    聯部75號   作者:馬洪仕

    《題庚子上元》

    大江寒鎖魚龍,白鶴孤飛悲昨日;

    長夜獨觀箕斗,眀蟾盡負哭斯年。

     

    彙評:

    楊啟宇:

    遣詞造句不錯,稍嫌不切題,上下聯結句意近。

    吳金水:

    語言老到,對句稍嫌空泛。

    張文勝:

    沈雄悲壯,自是佳制。其失在擒題不緊,雖用魚龍、明蟾字面,究覺稍泛。辭氣亦近於挽逝者,而非題節令。

     

    聯部76號    作者:陸祎

    题庚子元宵

    是團圓日,是疾癘時,彼月生輝,平分春色;

    太上忘情,太平無象,斯民被難,得見仁心。

     

    彙評:

    楊啟宇:

    上聯寫庚子元宵,下聯抒慨,允為合作。

    吳金水:

    下聯很巧,但不切元宵。

    張文勝:

    應景切題。句中對甚工。然語意未極渾成,語勢亦微覺滯澀。

     

    聯部77號    作者:鄭力

    庚子元宵

    萬眾猶盲,斯人已殉,直嚮中宵懸淚目;

    孤懷若雪,普世何為,欲同皓月照天心。

    注:李文亮醫生業眼科。

     

    彙評:

    楊啟宇:

    詠元宵月懷吹哨人,借題發揮,能見襟懷。

    吳金水:

    慷慨多氣,題目略顯游離。

    張文勝:

    由斯人所業而連及眾盲、淚目,乃至於皓月,思致幽奇。別具深沈懷抱,亦見仁者胸襟。其失亦坐擒題未嚴。

     

     

    责任编辑:孙克攀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9 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