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新闻
新闻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真情融化冰川——潘怀兰寻亲纪实 (文/王博)

    时间:2018-07-20 08:46:59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王博

     

    14.jpg

       

        2018年516日,青海格尔木蔚蓝的天际下,一辆白色雪弗莱轿车飞驰在蜿蜒壮美的京藏公路上,窗外胡杨如画,苍鹰翱翔,车内邱家姐弟心潮澎湃,悲感交加——苦苦寻找16年的母亲终于从淮北传来佳音。


     

    a.jpg

    胡杨林


    往事如烟,浮生若梦,五千多个日夜的寻找与辛酸,此刻化作一幕幕记忆的碎片在眼前浮现。四十年前,母亲随父亲从安徽涡阳县背井离乡,千里援边来到格尔木,落地生根。母亲是位善良淳朴的农村妇女,一生孕育了四个儿女,那时的边疆自然条件尽管无比艰苦,生活清贫,但在母亲的操持下,这个六口之家依然简单快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父亲在一次下乡义诊中乘坐的汽车坠落山崖,撒手人寰。这飞来的横祸犹如晴天霹雳,无情摧残这个原本幸福的家,母亲从此以泪洗面,郁郁寡欢,夜不能寐,数日后神志恍惚精神失常,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抛家弃子,含恨走出家门,再也没有回来。

    年长的大姐从此与三个尚未成年的弟妹相依为命,一面承受着丧父的巨大悲伤,一面面临母亲走失的沉重打击,那时怎样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痛定思痛,顽强的大姐毅然决然地肩负起抚养弟、妹的重担,同时也许下诺言——一定找回母亲告慰亡父的在天之灵!

    16年来,姐弟们寻母的脚步从未停息,从柴达木盆地到察尔汗盐湖,从三江源头到唐古拉山山口,从青海湖到胡杨林,从冰川雪原到可可西里,无不遍布着姐弟们的足迹。

     

    s.jpg

    青海湖


    16年未曾言弃,姐弟们坚信母亲一定活在这个世界,一定在某个角落等待儿女们接她回家的消息,姐弟们甚至期盼这就是上天安排的一场意外。

    日夜兼程的车轮匆匆行驶在苍茫的青藏高原,泪水漫浸着姐弟们的思绪。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人生只剩归途。那一年母亲像一股清风,黯然离开,是否音容犹在?秀发斑白?记忆中的儿女是否也被岁月覆盖?朦胧中依稀看见母亲满身尘埃向儿女走来。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光阴恍然来到2010年冬天,21日清晨,江苏省徐州市街头雪花纷纷,行人匆匆,黄河故道边的长椅上偎缩着一位衣衫褴褛,瑟瑟发抖的老人,她就是潘怀兰,八年间她从遥远的格尔木历经风霜、辗转走来,只为远离那块伤心的土地,回到青春花开的故乡——安徽涡阳。

    天气的严寒挡不住徐州人的热情,一位环卫工人阿姨先把一个装满热水的矿泉水瓶塞进她的怀里,随后拨打110报警,几分钟后辖区民警把她送到了徐州市救助站。工作人员为她换上棉衣,端来热饭,询问身份信息时,喃喃自语无法表达,随机送往南湖民政精神病院。

    白驹过隙,岁月如梭,八年的时光在寒来暑往中漫漫度过,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无数次为她寻找亲人始终未果。2018年427日,潘怀兰和其他6名滞留人员一起被送往“离家最近的驿站”——淮北阳光心理医院。

     

    22.jpg

    在阳光心理医院的潘怀兰


    面对这位沉默不语头发花白的老人,医护人员给她亲人般的呵护,转眼一周时间过去了,医院温馨的生活,让她渐渐找到家的感觉,虽然还是独处一隅、沉默不语,但眼睛流露的不再是无助和彷徨。偶尔还会主动靠近医护人员,似乎想说些什么,寻亲小组抓住一闪即逝的机会,把她搀扶进问询的房间。

    “阿姨,你想回家吗?”寻亲小组亲切的问到。“想,我想俺大丫头!”入院以来第一次开口,声音不大,却像是内心深处的呐喊。正所谓“乡音无改”,就是这一句话,将揭开她沉寂多年的身份秘密,寻亲小组立刻判定她是淮北周边不过百里的口音,接下来继续询问时,她则陷入了沉默。

    时间一天一天在期待中过去,5月的皖北杨絮纷纷,让人窒息、焦虑,“又是一年絮飞雪,唯见杨花不见君”。寻亲小组揣测着这位沉默寡言的老人——许多年前,心灵受到极大创伤致使精神失常,不能也不愿回想那段惨淡的记忆,生命中仅有一个“大丫头”还残存在她的心底。

    随着治疗的深入,老人精神状态日益好转,渐渐可以被动的交流,看见身边的人一个个找到亲人,离开医院,老人时而也会漏出羡慕的神情。

    5月13日,天气阴沉,寻亲小组再次把她带进了问询房间。“你想家吗?”“俺想家”,她顺利地答道。声音也比以前大了许多,“那你告诉我们你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寻亲小组耐心轻声问道。

    “俺家住潘楼”,询问进展异常顺利。

    “哪个县你可知道?”“记不得了。”

    “可知道哪个大队?”“吴庄大队,俺属吴庄大队”老人又重复了一遍。“阿姨,你婆家是啥庄的?”老人犹豫片刻答道:“邱庄”,非常的清晰易懂,“你在娘家都赶啥集啊?”“马店集”这一次老人回答十分肯定。“你叫啥?”“俺叫潘怀兰。”这次询问得到的答案如此顺利,让寻亲小组意外之余又特别的惊喜。

    工作人员给老人端进一杯热水,“阿姨,您喝杯水,歇歇。”,此时老人一改往日少言寡语,反而有点激动。“俺家是潘楼的,俺兄弟是潘立信。”语速有点快以至于未能听清楚,“潘什么信?”“你说你兄弟叫啥?”“潘立信。”她好像怕别人听不懂,声音更大了,甚至有点焦躁。“哦,知道了,您兄弟叫潘立信。”工作人员安抚道。

    此刻寻亲小组感觉到最关键的信息即将突破,真是“天道酬勤”。“阿姨,别急,慢慢说,你有几个小孩?说给我们听听,说对了,让你孩子接你回家!”“俺有四个孩子,大丫头叫“文芳(音)”,儿子叫“四化(音)”、“文化(音)”,还有个叫做“小芳(音)。”“那你丈夫叫啥?”寻亲小组趁机问到,“他叫邱松云(音),死了。”当他说出丈夫名字的刹那间,老人眼睛沾染了泪花,迅速低下了头。寻亲小组意识到触碰到她的内心深处的伤疤。“好了,好了,不问了,你休息吧。”询问再次停滞。

    寻亲小组仔细梳理老人提供的信息认真进行推敲,初步得出结论:潘怀兰娘家涡阳县丹城镇潘楼村,弟弟潘立信、丈夫邱松云住邱庄。为了尽快核实信息的准确性,寻亲小组立刻把这情况反馈给徐州市救助站。

     

    44.jpg

    地图查询到的地址信息


    5月14日早晨七点半,一对自称潘怀兰侄子的年青夫妇冒着大雨来到了医院,说明来意后,急切想看一看这位老人是不是走失多年的姑姑。

     

    z.jpg

    姑侄辨认的场景


    门开了,护士长搀扶着老人走进办公室。寻亲小组问道:“潘怀兰,你看看谁来了?认得不?”潘怀兰望着眼前的年轻人说:“俺不认得,不认得。”“你再仔细看看,是不是你娘家侄子?”寻亲小组一旁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俺娘家侄子长得不是这样的!”潘怀兰迟疑的望着年青人不敢认识,“你们仔细看看这可是你们姑姑?”

    x.jpg

    姑侄辨认的场景


    年轻人仔细审视着潘怀兰一会,眼圈泛红,“俺大姑,我是高产啊!”“不是高产,不是高产,高产长得不是这样的。”“像,很像,大样(外貌体态)还是一样的。”旁边的女子说道。“我看就是的,没错,就是她!”,“变了,变了,老了,老了。”女子不停说道,“姑姑年轻时,随姑父去西宁了,很多年前回来一次,我那时候还很小,不能十分确定是不是她,现在我和表姐她们联系,让她们视频一下,可以吗?”侄子眼含热泪,哽咽着对我们说。

    视频连线接通了,画面传来几个儿女急切的呼唤,“妈,妈……”寻亲小组指着视频里的人员问道:“你看看这几个是不是你的孩子?”老人一直说到:“俺不认识他们,俺不认识!”当几个儿女看到画面中的老人时,丝毫没有犹豫“是的,是的,是妈妈!”大女儿极力抑制激动的情绪:“妈妈,我是文芳,你不认识我了吗?”“文芳是俺大丫头,头发比你长,你比她瘦。”潘怀兰说道,听到这句话,大女儿再也控制不住悲喜交加的情绪,失声痛哭:“妈,我是文芳,我瘦了,你认不出来了吗?妈,你再好好看看我!”潘怀兰看见女儿泪如潮涌,听见声声呼唤,声音开始颤抖:“我好像认识,瘦了,瘦了……你的头发咋变短了,白(别)哭了,白(别)哭了。”“妈妈,你忘了?我的头发还是你走前你给我剪的呀。这些年你跑哪去了?”大女儿此刻泣不成声。这时儿子四化更加激动“妈,妈,我是四化啊!”“俺家四化脸不是这样的”潘怀兰说到,“妈,我长大了 ,变胖了,我是四化,我是四化啊!”

     

    b.jpg

    潘怀兰与儿女们视频联线


    潘怀兰与画面里的孩子们一一对话,虽然未能确定他们就是自己的儿女,但声声殷切的呼唤,已让骨肉亲情水乳交融,她一面劝孩子们“白(别)哭了”,自己却早已泪水涟涟。

    j.jpg

     潘怀兰与儿女们视频联线


    寻亲小组,见证着这一幕远在天涯,近在咫尺的亲情连线,无不声色动容、感慨万千,“若教眼底无离恨 不信人间有白头”。这时一声彻耳的春雷惊醒沉浸在伤感与喜悦中的人们,一场久违的春雨如约而至,好像诉说着这场悲欢离合的故事。

    2018年517日下午六时许,经过三千公里,三十多个小时的长途奔波,风尘仆仆的邱家姐弟到达了徐州市救助站。

    接待大厅里挤满了早已在此等待的亲友,人们急切的期待着潘怀兰的出现。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工作人员簇拥着潘怀兰老人从后院走来,女儿一下子冲到老人面前,“是妈妈!是妈妈!”立刻紧紧地抱住老人,瞬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n.jpg

    潘怀兰与女儿相认画面


    “是的、是的,是大姐,一点都不错!”潘怀兰的妹妹激动的说道。“妈妈,我是四化,还认得我不?”,儿子热泪盈眶地抓住老人的一只手。救助站的陈志远科长见状连忙问道;“老太太,这是你的家人不?认识不?”面对眼前突然涌现的这么多似曾相识的面容,潘怀兰老人顿时茫然不知所措。


    y.jpg

    潘怀兰与儿子相认画面


    儿女们寸断肝肠的呼唤,把仿佛迟疑在梦中的老人惊醒,潘怀兰紧紧抓住怀里的女儿,不停的打量着,抚摸着女儿的脸庞,“白(别)哭、白(别)哭了,瘦了、瘦了,我认得你,你是俺大丫头!”见母亲认出了自己,女儿放声痛哭。

    妈妈,你跑哪去了?我想死你了!”。

    “白(别)哭,白(别)哭,咱回家,回老家,老家好……”老人不停的安慰着孩子们。

     

    t.jpg

    潘怀兰对第一次见面的孙女疼爱不已


    所有的亲友纷纷上前与老人相互辨认着,浓浓的亲情充溢着接待大厅的每个角落。十六年的别离,十六年的寻找,十六年的辛酸,十六年的悲欢离合,此刻化作了幸福与感动的“长河”!此起彼伏的问候、致谢声交织在一起,汇成了天下最美的旋律。这乐曲也深深的感染着在场的工作人员,所有的努力、付出都是为了这一场迟来的团圆!笔者身临其境,感慨良深,为这场爱的接力唱响赞歌——


    彭城的大爱,融化了西域冰川,

    相山的真情,温暖了格尔木草原;

    血脉的相连,彼此的惦念,

    穿越了时空,忘却了遥远;

    有一种呼唤,回荡在九州大地、雪山之巅;

    有一种家园,承载着瓢泊,包容着辛酸;

    有一种尚善,激励着奉献;

    有一种执着,寻觅着变迁;

    有一种信念,守护着亲情、告别了失联;

    有一种美丽,绽放着团圆;

    有一种感动,津润着肺腑,慰藉着平凡。


    u.jpg

    潘怀兰一家人与工作人员


    o.jpg

    潘怀兰的儿女专门送来感谢的锦旗

     

     

     

    we.jpg

    淮北阳光心理医院院长王博

     

     

          编后语:昨天下午同中国国风网总编孙克攀先生一同拜访了淮北阳光心理医院院长王博,听他讲述了该医院寻亲小组10多年来,费尽千难万险帮助600多名智障、残疾等这个最弱势群体寻找到家园和亲人的一幕幕感人故事,今天上午又含泪编完了王博院长亲自撰写的这篇文章,可谓是震撼人心、感人至深。人间存大爱,处处见真情,每一个寻亲的故事背后都浸透着他们的心血与汗水,更加可贵的是爱心、耐心和这份不易的坚持,付出奔波和劳累,收获喜悦和欣慰,当他们看到病人和家人团聚时的那种激动和渴望,心中的成就感和自豪感便油然而生,让他们觉得每一份坚守都劳有所值,每一份辛苦都微不足道。祝阳光心理医院这片爱的港湾、心灵的驿站发展的更加广阔辽远,祝失散的每一个人都尽快找到自己的亲人和家园。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