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新闻
新闻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访97岁著名诗人、中华诗翁鞠盛先生

    时间:2018-04-21 08:31:19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柳哲

     


     


    和煦的阳光普照大地,喜鹊在柳树枝头叽叽喳喳欢唱,好像在欢迎久别友人的到来。春暖花开,我们相约来到北京海淀上庄一老年庄园,拜访一位德高望重的当代著名诗人鞠盛先生。我与鞠老是忘年交,哪一年哪一天与他相识见面,似乎并不重要,反正是我们一见如故。



    1996年3月,我北漂京城,游学北大,转眼20余年。北大游学期间,结识的三教九流的师友不计其数,而鞠老是留给我印象最深,也最让我感动的人。有朋友夸奖他是感动中国的人物,我认为这并非溢美之词。他虽然是一介书生,中华一诗翁,但他心系两岸,胸怀天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铁肩担道义,辣笔著文章,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执著于诗词事业,挥舞如椽大笔,成就辉煌人生!


    鞠老的经历,我略知一二。他生于1922年,江苏靖江人。1940年参加新四军,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结婚成家。现为中国电影出版社离休干部。鞠老是剧作家,但他的诗词造诣,炉火纯青,是中华诗词学会的发起人之一。作品有《疯妇》(短篇小说集)、《孙中山诗传》、《千古功臣——张学良将军之歌》、《李自成后传》(长篇叙事诗)、《沧江一柱——靖江人民抗英记》(话剧)、《生祠记——岳飞渡民》(电影剧本)、《风月同天——鉴真大和尚传奇》(电影剧本)等。


    上次别后,约有十年光景,我们没有再见面。虽然偶尔有电话问候,但总是牵肠挂肚。故友重逢,喜悦写在了饱经风霜的老人脸上。他有些消瘦,但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追忆往事,如数家珍,思念亲友,殷殷情深,展望未来,激情澎湃,忧思时局,满腔热血。鞠老话匣子一打开,我听得如痴如醉。一位历史老人,讲述精彩人生。我今年48岁,恰好是鞠老97岁高龄的一半,实在是巧合,我笑对鞠老说,愿意紧跟他的步伐,直道而行。佛为一大事出世!鞠老有三大宏愿,一是大力弘扬诗词事业,二是积极推动中日友好,三是全力促进两岸统一。


    鞠老是一个传奇人物,年轻时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他是一位剧作家,据说电影《洪湖赤卫队》,蓝本就是他创作的剧本《洪湖水》,后来运动频繁,他被湮没无闻。但他的剧本手稿,我是亲自见过的,保存至今,幸甚至极。他写《孙中山诗传》,先后出版了三个版本,第四版,正在不断地修改完善中。拜读其修正稿,得以先睹为快,作品气势磅礴,哲理深邃,诗如其人,人如其诗。大地出版社将隆重推出,可谓是史诗巨制,光耀中华!


    鞠老,心系两岸,他用诗歌,吟诵张学良先生,褒扬郑成功、施琅等爱国志士,他曾对马英九先生寄予厚望,但终究免不了失望。他以匹夫之责,竟然想主动请缨去台湾说服陈水扁先生,劝他以民族大义为重,期盼两岸早日统一,终究未卑言轻,未能成行。三年前,台湾政权轮替,恰逢国民党、民进党、新党,角逐“总统”宝座。他关注时事,忧心如焚,废寝忘食,搜集史料,研判舆情,审时度势,对台独分子嗤之以鼻,恨之入骨,却义无反顾地力挺刚正不阿、坚守正义的台湾“巾帼英雄”、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女士。他致信洪秀柱,为她加油鼓劲!一切难解我之忧,唯两岸和平统一方可解我之忧也!一位96岁的老诗人,道出了亿万炎黄儿女的心声!他情系两岸,孜孜以求,拳拳之心,惊天动地。


    1952年,鞠老曾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深造。后来下放地方,离开北京。为了追求事业,1987年,他再次北漂京城。他与老伴无职无业,没有生活保障。他早期参加新四军,参加共产党,解放后,运动频繁,他历尽磨难,年逾六旬的鞠老夫妇,为了追求民族大义,为了弘扬诗词文化,矢志不移,无怨无悔。鞠老一心于文艺创作,两耳不闻窗外事。鞠师母做保姆打工挣钱维持生计,是她帮人打毛衣赚手工钱,是她到大学食堂捡拾学生丢弃的饭票,是她在社区捡废品卖旧书……为了全力投入创作,他们耽误了生儿育女,事业就是他们的儿女,事业就是他们的生命。他搜集孙中山资料堆积成山,孙中山所到之处,无不一一访问,大江南北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多少个不眠之夜,他呕心沥血,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反复修改,30余年如一日,终于修成正果。


    这次见面,鞠老再次感谢我说:”十七年前,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推荐中华读书报记者裘寅来为我当时的困境呼吁,以《十五年写就七千行长诗<中山颂>待字闺中》为题,并于2001年10月17日《中华读书报》上,头版头条进行了报道,就没有我的今天。”他接着说:“新闻见报后,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特别是出版界,就来了三家出版社,争相支持出版。我选定党建读物出版社,书出版后,我不独领到了一笔可观的稿费,而且我的组织问题,党龄问题,都迎刃而解,得到圆满解决。我享受离休待遇,老伴也有了退休工资。我们在政治上扬眉吐气,生活上也有了很好的保障。”听到鞠老感恩话一大篇,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摆手,对鞠老说:“实在不敢当,我只是举手之劳,是鞠老自己的努力,才有美好的今天。”


    鞠老侠义肝肠,师母说起了前几年,鞠老回到家乡靖江,到邻县兴化县民间采风,遇到了一位素不相识的诗人苍鹤仙先生。他们一见如故,鞠老对仓老的诗作,赞赏有加。当得知苍先生出版有困难时,他毫不犹豫地从自己积蓄中,拿出6万元钱,支持这位诗友,把诗歌拍摄成制作成光盘,流传于世。他提携后进,更是不遗余力,不少年轻人,都在他帮助下,走向了成功!


    鞠老出书并不为名,他说:“一是孙中山是百年一出的伟人,值得我为之作传讴歌;二是我作为一个老党员,想借助海峡两岸对于中山先生的共同感情,为祖国统一尽点绵薄之力,三是弘扬中国古诗这一民族文化瑰宝。”



    1987年他平反后,鞠老并没有向国家要过一分工资,没有工作单位,没有劳保,没有住房,近20年的经济损失至少有几十万,但他从不去争这些。因为他立志要用自己的余年,来完成一生最大的心愿。他卧薪尝胆30余年,写就《中山颂》。这是一部历经坎坷的呕心之作,字字血泪、叙事精确、气贯长虹、波澜壮阔,虽用古体,多有创新,当得起扛鼎力作,足以流传于后世!


    鞠老侃侃而谈,几个小时的欢聚,一晃而过。我们在养老院食堂一起中午餐叙,鞠老语重心长地说:“人啊,最关键是一个心,心一出问题,一切都完蛋。”他特别用手指指他的心,接着说:“心净身净,心净天下净,如果心干净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贪官,不会有那么多政客,不会多那么多的社会问题、国际纷争……”是啊,鞠老就是一尊佛,这是他的人生体会,也是他的悟道真言!


    有一位香港企业家,也是他的亲戚,在十多年前,为了支持他们的事业,曾资助为他们买了一套房。鞠老说,我已96岁高龄,总有一天我也要走的。我把别人支持我事业而买的房子,租掉、卖掉,不仁不义。三年前,他们搬住养老院,又投资了一笔钱,把原有的房子,改成鞠盛杜惠芳诗词事业工作室,把他毕生的珍贵资料、手稿、藏书,全部整理归档,无私奉献给社会,供研究界参考,并委托一位志愿者李疆先生,照料打理。鞠老对李疆说:“你一定要帮我负责看管50年,让天下更多人重视诗词文化,来完成我未竟之事业!”


    听到这些,我禁不住泪眼模糊。鞠老,是一位纯粹高尚的共产党人,一位大彻大悟的佛菩萨,是一位坚守忠信仁义的儒者!我们的国家,人人学鞠老,何愁国家不富强?我们的世界,人人学鞠老,何愁天下不一家?我们衷心祝愿鞠老,永葆青春,宝刀不老,精神不朽!但愿这位感动中国的中华诗翁,但愿这对“钻石之恋”的革命夫妻,晚年幸福,事业竟成!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