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淮北大鼓《淮海硝烟》第二十七回(张学仁 著)

    时间:2018-12-06 10:56:31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张学仁

     

    10.jpg

     

    第 二 十 七 回

    蒋介石无常变卦   杜聿明无可奈何

     

    话说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指挥邱、李、孙3个兵团和总部直属机关,共30万人马,从11月30日夜撤出徐州,西经肖县向永城进发,准备迂回至涡阳、阜阳地区,然后以淮河为依托,向北进攻解放军之侧背,以解黄维兵团之围。哪知,徐州总部和各兵团编成的4路人马,都未能按预定撤退部署行动,人马一上路,就变成了像打烂了的蜂窝,乱得一塌糊涂。

    华野解放军采用多路、多层的尾追、平行追击、迂回拦击等战法,不顾一切艰难困苦,不分昼夜,全线穷追猛打,不给敌人以任何喘息之机。到了12月3日,参加追击、拦击杜聿明所部的华野各纵队,齐集永城周围地区,把杜聿明所部合围起来。

    12月3日上午,杜聿明总部和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经过休息整顿后,开始向永城前进。11时,突然接到蒋介石命空军投给杜聿明的一封亲笔信。杜聿明连忙拆看,但见上面写道:“据空军报告,濉溪口之敌大部向永城流窜,弟部本日仍向永城前进,如此行动,坐视黄维兵团消灭,我们将要亡国灭种。望弟迅速命令各兵团停止向永城前进,以解黄维兵团之围。十二月三日。中正手启。”

    杜聿明看罢蒋介石的亲笔信,犹如头浇冷水凉了半截。他知道,蒋介石又改变了原定计划,即撤出徐州至淮河途中,坚决执行“撤而不打”的方针。现在,蒋的这个决心突然变卦了,又要他们打了。

    (唱词)

    看罢电报暗思情

    怨恨我的大总统

    你在南京来遥控

    我的担子可不轻

    计划随意乱改动

    只有指挥瞎调兵

    行军路上有多苦

    高高洼洼路不平

    你的主意不稳定

    非得要把我来坑

    我在徐州有多好

    不用打来不用攻

    天天美酒来陪伴

    享受我的好人生

    山珍海味吃不尽

    美味佳肴伴歌声

    无聊逛逛花戏楼

    各种曲艺随便听

    有个艺人说鼓书

    直到现在记得清

    说的六国末期事

    项羽刘邦楚汉争

    后来霸王乌江死

    刘邦掌管坐九龙

    古代王朝争天下

    总统做事理不明

    镇守徐州我为首

    一呼百应都服从

    刚刚建立新军营

    不该让我撤出城

     

    他知道,当前的态势是:要撤就不能打,要打就不应撤。如果撤出徐州又要打,那就不如在徐州凭恃城防工事打更为有利。既然已经撤出徐州,最要紧的是退至淮河目的地,现在忽然又要打,反复无常,定会招致全军覆灭之后果。他想起辽沈之战的教训,就越发感到不安。他本来认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准备按原计划继续向永城前进。但是,他再一想空军报告解放军正向永城前进的情况,认为:如果按原计划撤到淮河附近,再向解放军攻击,解了黄维兵团之围,虽然抗了蒋的命令,还可以将功抵过;万一沿途被解放军截击,部队遭到重大损失,又未能按原计划解黄维兵团之围,那时,蒋介石势必迁怒于他,把淮海战役的失败责任完全归罪于他,他就要受军法制裁。真是战亦死,不战亦死。这时,杜聿明真是焦头烂额,想来想去,也理不出个头绪,究竟该怎么办,实在无法下决心。于是,他把蒋介石在信中的要旨通知各兵团,命令各兵团就地停止待命,叫各兵团司令官迅速赶到总部驻地开会,商讨决策。

    孙元良很快赶到,李弥本人未去,派副司令陈冰和赵季屏来,邱清泉因传达各军停止行进的命令,迟至下午2点左右才到会。

    当下,杜聿明把蒋介石的亲笔信,给各兵团司令传看了一遍,大家都感到十分惊慌,一言不发。杜聿明分析了当前情况后,说道:“我认为:照原定计划撤退,尚有可能达到预定的目的。但是,这就要违抗老头子的命令,必须大家集体负责才好。如果照老头子命令去打,那就不见得有把握了!”

    邱清泉见杜聿明在退和打之间,犹豫不决,站起来说道:“总座:我看可以照命令从濉溪口打下去!今天晚上调整部署,明天起第二兵团担任攻击,十三兵团、十六兵团在东、西、北三面掩护。”说罢,两眼盯着杜聿明等他表态。杜聿明转向孙元良,说道:“你的意见如何?”

    (唱词)

    杜聿明,把话讲

    开口叫声孙元良

    南京电报你看过

    事情应该什么样

    黄维被困在双堆

    大队人马遭了殃

    战了几天和几夜

    国军士兵大伤亡

    多次强攻往外闯

    死的死来伤的伤

    进了共军口袋阵

    外无救兵内无粮

    求救急告大总统

    南京发来信一张

    让咱调兵濉溪口

    解救黄维去帮忙

    大家一致都通过

    出兵去把黄维帮

    清泉已经表了态

    决定转马杀南方

    双堆解围救黄维

    不知你是怎么想

    听了如此这番话

    暗暗叫苦孙元良

    时常争杀战场上

    枪林弹雨命难长

    为人常在河边走

    湿了面子脸无光

     

    孙元良此时只想逃命,不敢恋战,但见邱清泉的气焰这么嚣张,又不便说照计划撤退,只是左右逢源地答道:“这一决策关系重大,我完全听从命令。”

    杜聿明这时说道:“大家把信再看看,仔细权衡一下,如果我们大家敢于集体负责就照原定计划撤退,不敢负责就打。这是军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慎重。”

    杜聿明说罢,几个兵团头目又把蒋介石的信看了几遍,都感到蒋介石的命令十分严厉,不能不照蒋介石的命令速解黄维兵团之围。于是,大家一致决定服从蒋介石的命令,采取东、西、北三面掩护,一面向南进攻、逐次跃进的战法,能攻即攻,不能攻即守,不让解放军把部队冲乱。其实,这一来正中解放军总前委的下怀。因为,敌人一旦停止前行,调整部署,正好使解放军缩短了追赶的距离。

    杜聿明当即按照蒋介石向南打濉溪口的命令,下达各兵团具体行动部署。当日午后,总部进驻曲兴集。当晚即把各兵团行动部署电复南京蒋介石。复电说道:“昨日因各部队零乱,停止行进整顿一晚。本日各部正在前进,到孟集附近时,奉到钧座手喻,当即遵照改变了部署,明日经青龙集东西地区向濉溪口之匪攻击前进。指挥部本晚在曲兴集。”

    杜聿明在这个复电后,3日夜又接到蒋介石及国防部的正式命令,其要旨如下:

    “一、淝河方面李延年兵团正面之匪军已大部北窜,据空军侦察,濉溪口、马庄一带西窜之匪军不足4万,经我空军轰炸,伤亡甚重。

    二、贵部应决心迅速于两三日内解决濉溪口、马庄一带之匪,此乃对匪各个击破之良机。如再迟延,则各方面之匪又麇集于贵部周围,又处于被动矣!此机万不可失。万勿再向永城前进,迂回避战。”

    杜聿明按照蒋介石改变的命令,于12月3日夜,各部队即按北、东、西三面掩护,集中向南攻击的方案部署了兵力。就在这个时候,各兵团纷纷向杜聿明报告,说解放军已向他们发起了猛攻。这个军说:“当面之敌攻击甚烈”,那个军说:“共军已窜入阵地后方,正在进行驱逐”。一时,但听各处炮火连天,枪炮齐鸣,杀声震天。杜聿明大惊,一时摸不着头脑,他正要打电话询问各兵团的情况,忽然他的驻地曲兴集镇内也响起了枪声,有的子弹打到了他住房的门前。这一直打到天亮,枪声才停止下来。检查的结果,只发现曲兴集镇外有几个农民和蒋军尸体,连解放军的影子也没有。昨夜各兵团报告的所谓“共军进攻”、“共军突入阵地后方”等情况,实际是:夜间蒋军和解放军混淆不清,黑夜中进驻于同一村庄,彼此发生了交战。有的是解放军小部队深入蒋军内部进行扰乱,使得蒋军一时草木皆兵,敌我不分,各据一村,彻夜混战不休。

    (唱词)

    杜聿明,把令传

    调动部队往正南

    离开肖县青龙集

    兵分三路走得欢

    一心杀往双堆集

    解救黄维打支援

    天黑夜静人言少

    紧迈脚步奔向前

    大队人马往前赶

    就像蚂蚁把家搬

    汽车炮车坦克车

    油门一加冒黑烟

    车涌人多走得慢

    士兵都走地里边

    闻听农家有狗叫

    金鸡打鸣远处传

    大军正在往前走

    一阵炮响惊地天

    四面八方枪炮响

    缴枪不杀有人喊

    坐在车里杜聿明

    迷迷糊糊心胆寒

    南边士兵忙禀报

    前有共军把路拦

    后边也有军人报

    共军紧追在后边

    左右士兵同时报

    进了共军包围圈

     

    12月4日,杜聿明已获悉:在他们的四周各村镇都有解放军驻扎下来,知道已陷入四面受围的态势。但也无可奈何,只好仍按照原计划逐次向南攻击。杜聿明命令孙元良、李弥两个兵团担任北、东、西三面掩护,由邱清泉指挥第二兵团向南朝濉溪口方向进攻。结果,邱清泉由青龙集东西一线向南打了一天,才攻到了刘楼、董庄附近,发觉情势不妙。第二天,第二兵团继续南攻,从上午打到下午3时,刚攻过刘楼,就再也攻不动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担任西北方向掩护的孙元良兵团,其驻地赵破楼、朱大楼阵地被解放军攻破,情形十分紧急。原来孙元良指挥的特务团,在解放军攻击下一打就垮了。解放军乘胜跟踪追击,直打到了赵破楼、朱大楼孙元良兵团阵地内,一时发生了激烈地混战。

    在东北方面,担任掩护的李弥第十三兵团的阵地,在崔庄附近也被解放军攻破,双方也进行了激烈的阵地争夺战,情势越发严重。

    12月6日,杜聿明又命邱清泉继续南攻,不但进展很少,而且发觉在他们向南攻的前进路上,解放军部队越来越多,战斗力越来越强,阻击防线一道又一道。

    原来,敌人闻之丧胆的华野司令员陈毅将军,为了捕捉杜聿明所部,从小李家庄亲自打电话到前线,指挥华野各纵队加紧对杜聿明30万人马的包围。

    陈毅司令员在电话中向张震参谋长说道:“我是陈毅,敌人3个兵团,正采取东、西、北三面掩护一面南攻的战法,要向南打过去同黄维会师。你们必须对症下药,实行东、西、北三面猛攻,南面全线坚守的战法,就可使包围敌人的圈子迅速缩小。然后,再从从容容地收拾它。”

    张震参谋长在电话中,听是陈毅司令员的声音,很是兴奋。自从陈司令员奉中央命令去中野同刘伯承、邓小平将军一起,指挥中野各路解放军,在中原战场上,同自命为“小诸葛”的白崇禧在江淮河汉之间转战以来,已经半年多没回华野总部了。一听到他的声音,张参谋长浑身是劲,当即在电话中说道:“司令员,你放心,我们一定照你的命令办!”

    陈毅又说道:“重点要注意南面,要使用更多的兵力挡住南面,决不能让敌人冲出去。敌人要冲击,就狠打猛揍,叫他们痛得要命,他们就老实了。”

    张震在电话中,听到陈总那种指挥若定的口气,很是激动,连忙说道:“司令,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保证把它一个个全吃掉!”

    陈总在电话中立即告知张震道:“不用急,要等把水抽干了,再捉大鱼!现在最要紧的,是决不让它跑掉!”

    张震参谋长放下电话,把陈总的指示,向粟裕、谭震林作了汇报。粟裕将军立即命令包围杜聿明的各纵队,加紧实行三面猛攻一面阻守的战法,紧缩对杜聿明所部的包围。

    所以,杜聿明此时命令邱清泉南攻,正好碰在硬钉子上,撞得头破血流,大叫“攻不动了”。

    (唱词)

    小李家庄总前委

    围攻敌军巧计划

    陈毅将军笑哈哈

    伸手就把电话拿

    吱吱拨了好几圈

    喂喂几声信号差

    开口就把张震叫

    你为什么不说话

    一听声音是陈毅

    首长指示忙回答

    陈毅就说多注意

    敌人已经往南下

    兵分三路在行动

    准备战斗把敌杀

    稳住敌人不要急

    东西北面猛攻打

    南面阻击阵地化

    从从容容收拾它

    你要牵住杜聿明

    说道此处电话挂

    转告粟裕谭震林

    情况紧急主意拿

    粟裕就说来得好

    大鱼就要上钩啦

    立即召开领导会

    商讨研究好计划

    埋上地雷导火线

    战壕工事都深挖

    各种阵势布置好

    枪炮武器往下发

    阻击防线一道道

    打得敌军难攻下

     

    12月6日中午,邱清泉因南攻不动,急急忙忙来见杜聿明。杜正在把总部往贾岩转移,以便指挥南进。杜总部行至李石林附近,就碰上邱清泉、孙元良两人一起来见杜聿明。

    邱清泉一见杜聿明就说道:“刚才孙司令对我说,目前情况很成问题,要重新考虑战略部署。我也认为,他说得有道理。请他再讲一讲,我们好好研究研究。”

    杜聿明听了说道:“可以,我们到李弥司令那里去,一起研究吧!”说罢,3人来到李弥司令部,当即开始研究起来。

    孙元良首先说道:“目前,共军大举南下,我们主攻部队连日进展迟缓,掩护部队阵地又处处被突破。这种情况,再打下去,前途实在难以乐观。唯今之计,我认为,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快摆脱敌人,也就是说,实行轻装突围,尚有可为。古语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目前,要摆脱敌人,只有请总座独断专行,才可以挽救眼前30万大军。”孙元良一边说,一边两眼直盯着杜聿明的脸色,看杜聿明听得很是入耳,心中甚喜。

    邱清泉见孙元良说完,连忙敲边鼓,说道:“良公的见解高明!高明!”

    李弥一边静听,一边沉默不语。邱、孙2人连忙又向李弥进行鼓动,要李弥赞成一道突围。李弥没法,只好说道:“请总座决定,我照命令办就是。”这时,3人的视线,都集中到杜聿明身上,等他发表决定性的意见。

    杜聿明见状,看了看他们,不慌不忙地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3天前大家同意这句话,我们可以全师而归,对得起老头子。今天做恐怕已经晚了,敌人重重包围,能打出一条血路还有希望。否则,重武器丢光,分头突围,既违抗命令,又不能全师而退,有何脸面去见老头子呢?”

    邱清泉听了这一番话,仿佛句句是对他说的,甚感不好意思。因为那天接到蒋介石的南攻亲笔信,就是邱清泉跳起来要打的。当时,杜聿明曾再三说明,老头子突然改变计划,这是反复无常的乱命令。杜聿明本来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决心,打算按“撤而不打”的原计划,把部队一口气经永城撤至淮河。可是,邱清泉跳起来赞成蒋介石的乱命,主张南攻,杜聿明被迫同意了。现在南攻陷入重围,因此,邱清泉深感内疚。但是,他表面上仍不认输,还吹牛说:“不要紧,我们还有力量,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杜聿明又接着说道:“只要能打破一方,一个兵团突破一路,还有一线希望,我也同意。万一各兵团打不破敌人,还不如照老头子命令打到底。老头子有办法就请他集中全力救我们出去,否则,我们也只有为他效忠了事!”杜聿明说罢,停了下来,看了看大家,又继续说道:“现在我判断,林彪入关南下,至少还要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内,我们牵制敌人,请老头子调兵与敌人决战,还是有希望的。如果目前林彪已经南下,老头子调兵也来不及,关键就在这里。”

    杜聿明说了之后,谁也未表示愿意为蒋介石效忠,只是专注于讨论如何利用空隙逃出包围圈。大家都主张突围,杜聿明见这种情势,心中也没有底,觉得打也靠他们,突围也要靠他们。于是对他们说道:“只要大家一致认为突围可以成功,我就下命令。但各兵团必须侦察好突破点。至于重武器,非到不得已时,不能丢掉,笨重物资可先破坏掉。你们能做到这一点,我可以下命令。”杜聿明说罢,叹了一口气,深感难过。

    会议一直开到午后3时左右,大家一致决定:“实行分头突围,到阜阳集合。”于是,众人分头散去。

    这真是:事到山穷水尽时,

      只好分作鸟兽散。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222449567324787514.jpg

    张学仁先生

    【作者简介】张学仁,笔名天然,山东枣庄市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高级职称,曾任淮北市青少年宫主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协会会员,淮北市戏剧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淮北市作家协会理事。曾在省内外报刊发表多篇散文、诗歌。近年来,先后出版了散文集《行在路上》、长篇淮北大鼓《淮海硝烟》多部文学作品。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