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淮北大鼓《淮海硝烟》第十八回(张学仁 著)

    时间:2018-11-08 09:13:38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张学仁

     

    10.jpg

     

     

     第 十 八 回

    黄维率军援徐州  刘邓设计钓大鱼

     

    话说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闻知黄百韬全军覆灭,眼见徐州形势危机,命令东援的邱、李兵团,背靠徐州,不再东进。因此,华野诱捉邱、李兵团之计,只好作罢。

    11月23日,蒋介石为挽救徐州危局,命刘峙、杜聿明赴南京“官邸”开会。经过商讨,蒋介石决定由李弥兵团换孙元良守徐州,把孙元良兵团调出来,协同邱清泉兵团组成“南进兵团”,配合由蚌埠北上的李延年兵团,由河南确山东进的黄维兵团,实行南北对进,三路合击宿县,企图打通徐、蚌铁路交通,扭转徐州的危局。

    按照蒋介石这个作战计划,刘峙、杜聿明在返回徐州后,立即命令邱清泉、孙元良组成“南进兵团”,于11月24日开始,由徐南三堡东西一线向宿县进攻。哪知,华野8个纵队早在三堡以南一线摆好阻击阵势,邱、孙兵团屡攻屡挫,一连打了三天,前进不足10华里,伤亡惨重,几至无力再进。

    这时,直把蒋介石气得暴跳如雷。督令邱、孙兵团南下受阻后,就指望北上的李延年兵团,能够由蚌埠迅速前进。哪知,李延年兵团刚出任桥一线,就发觉华野5个纵队分路南下,在攻克灵壁后,有直捣蚌埠的企图。李延年连忙向蒋介石报告,说蚌埠面临危险,解放军要南下攻打蚌埠。蒋介石闻报命令李延年撤归淮河南岸,保卫蚌埠。至此,蒋军三路会师宿县,已经有两路被华野阻击无法前进。那么,唯一仍在前进的只有黄维兵团一路了。

    说起这黄维兵团,现时是蒋介石唯一能够机动的精锐兵力。自从11月8日奉命离开河南确山,日夜兼程向徐州方向前进,沿途虽受解放军的阻击,但同徐州、蚌埠的两路国军不一样,总是能够少受阻击一直前进。

    诸位也许要问:徐州、蚌埠4个兵团南北对进,都被阻止,寸步难行。唯独黄维这一兵团,却能跋涉千里,大踏步前进,这是何故?原来,这正是总前委邓小平书记和刘伯承将军的诱敌之计。

    (唱词)

    好一个黄维兵团多骄狂

    真好像一群饿狼下山岗

    那黄维吉普车内心高兴

    他真是越思越想越狂妄

    回想起黄埔军校毕业后

    委员长欣赏黄某做栋梁

    老头子他的眼力真不错

    像我这德才兼备响当当

    任命我大兵团里当司令

    指挥着十万大军名声响

    这一回命我攻夺宿县地

    战略上要把徐蚌连成帮

    只要是交通要道我控制

    不几日定把共军消灭光

    到那天南京政府祝捷时

    黄某我升官晋级更辉煌

    黄维他青天白日做美梦

    心里边就像喝了迷魂汤

    率领着本部大军往前进

    一路上耀武扬威向前闯

    常言道骄兵必败犯大忌

    黄维他黄梁美梦难久长

    怎知道共军如同诸葛亮

    总前委运筹帷幄计谋强

    解放军徐蚌一线设工事

    阻止了邱清泉和孙元良

    特意地放走黄维宿县行

    摆下了口袋阵式把他装

    这就叫挖下平坑陷豺狼

    天空中布满天网鬼蛇降

    光知道气势汹汹来得猛

    他那知步步紧逼进汪洋

    到后来双堆集镇歼灭战

    杀得他人死马翻全军亡

    这都是后来之事未唱到

    您让俺啰唆几句说其详

     

    早在黄百韬碾庄被围之时,总前委就按照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及时制定了捕捉黄维兵团的计划,也就是淮海战役第二阶段作战计划的中心。集中中野的5个纵队,加上华野两个纵队,把黄维诱至在浍河以南涡河以北地区,布成一个巨大的口袋,把黄维兵团从四面包围起来。

    总前委邓小平书记将此作战方案上报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毛主席当即复电照准,并指示道:“黄维兵团一旦被围,估计徐州守敌可能向武汉和两淮方向逃窜。此点,你们必须预作准备,决不让其逃脱,力争全歼徐州集团主力于长江北岸。”

    总前委接到毛主席指示后,当即一面准备包围歼灭黄维兵团,一面部署监视徐州守军,防止其弃城逃跑。这且慢表。

    单说向徐州驰援的蒋军第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此人系江西贵溪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时年42岁,陆军中将,是蒋介石嫡系心腹将领。

    黄维指挥的第十二兵团,是在1948年9月间成立的。黄维在汉口组成兵团部之后,即赴平汉路的驻马店指挥部队。这个兵团共辖有四个军,即第十军、第十四军、第十八军、第八十五军,另外还有一个快速纵队,总兵力约12万人。

    黄维出任兵团司令官,曾引起内部一场骚动。首先是副司令胡琏,因没有当上司令官,很是不满。其次是很多将领都曾是黄维的部属,他们认为黄维骄傲自大,性情孤僻,严酷寡恩。这次又来领导他们,甚感不快。尤其认为黄维久离部队,缺乏对解放军作战的经验,都怕前程断送在他手里,这一来,更增加了一种不安。黄维也自知前途多艰,曾向部属表露,蒋介石已经同意他当6个月的司令官,便交给胡琏,自己还是回去办学校。

    黄维和胡琏都是前参谋总长陈诚的心腹干将,兵团的4个军,几乎全是蒋军的嫡系,因此,装备和训练都较好。这个兵团除吴绍周的八十五军以外,其余3个军,都是以十八军为基础而扩展起来的。当时理应由整编第十八军军长胡琏任兵团司令官。但是,因为国民党内部人事、派系矛盾复杂,胡琏没能如愿以偿。

    胡琏,字伯玉,1907年出生,陕西华县人,1925年在北京与同乡刘志丹、张灵甫一道赴广州投考黄埔军校,毕业于黄埔四期步科班。大革命失败后,刘志丹回到陕西,与谢子长一起领导渭华农民暴动,成为陕北红军和陕甘苏区主要创建人之一。而胡琏和张灵甫则走上了另一条道路,追随陈诚投靠蒋介石,成为蒋介石反革命大本营中的一员大将。还在白崇禧任国防部长时,胡琏就跟白崇禧闹翻了,多次拒绝执行白崇禧的命令,双方都多次向蒋介石告对方的状,甚至闹到白崇禧扬言要辞职。在组建十二兵团时,蒋介石不得不任命时任国防部新制军官学校校长兼陆军第三训练处处长的黄维为第二兵团司令官,胡琏则为副司令官。

    兵团成立后,蒋介石给它的任务是,在武汉外围机动作战,以确保武汉,并阻止解放军在武汉附近横渡长江。在指挥关系上,黄维兵团受华中“剿总”总司令白崇禧的统辖。10月8日,白崇禧曾在驻马店召集黄维、张轸、张淦等兵团将领开会。根据白祟禧当时的判断,东北、华北解放军都在发动攻势,中原解放军势将在江汉地区发动进攻。因此,决定集中兵力于驻马店、信阳、南阳、襄阳等战略要地,准备向中原解放军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在一切都部署完毕后,白崇禧回到武汉。但迟迟不见解放军的动静,白崇禧决定采取主动,命令黄维、张轸、张淦等兵团,分别由驻马店、信阳、南阳、襄阳等地出动,向桐柏山脉以西的刘伯承、邓小平将军所部发动进攻,打算一举击破中野主力。

    黄维奉命后,于10月中旬开始行动。他指挥第十二兵团,由驻马店、遂平、沙河店、分数路向西猛犯,未遇中原野战军主力,又折回西南到泌阳、唐河,同南阳蒋军王凌云部联络,仍无接触。于是,再由此向南进,同信阳西上的张淦兵团联络,欲索中原主力进行攻击。但是,蒋军各兵团东奔西走,结果都没有遇到中原主力,顶多只是一些小接触而已。这样,白崇禧打算在豫西平原围歼中野主力的企图,完全破产。这位自命为“小诸葛”的白崇禧,没有料到刘伯承、邓小平、陈毅将军率领的中野主力,已按照毛主席发动淮海战役的指示,早已作战略转移,挥师北上,攻取郑州、开封去了。其时,只留下陈再道、王近山将军的第二、第六两个纵队经息县、方城,连同地方武装,虚张声势,迷惑蒋军。

    黄维率领的12万人马,经过10多天的奔波,人困马乏,一无所获,于10月29日撤退确山和驻马店休息整顿,等待命令。

    就在这个时候,白崇禧接到何应钦的电话,于10月30日到南京去参加军事会议,讨论徐州、武汉两个指挥总部联合作战,以对付解放军向徐州发动攻势的问题。根据蒋介石的意图,决定调黄维兵团参加徐州会战。在会议的当天,白崇禧承诺担任徐州、武汉两总的统一指挥之职,不但同意调出黄维兵团,甚至表示调桂系张轸兵团参加徐州会战。第二天,白崇禧闻悉东北蒋军全军覆灭,蒋介石的末日已经临近,他多年盼望的倒蒋之机迫在眉睫,于是突然变卦,坚决不肯担任徐、汉的统一指挥,只同意黄维兵团参加徐州会战,其余的则一兵一卒也不同意调动。

    白崇禧从南京回武汉后,即告知黄维兵团准备调赴徐州参加会战。不久,解放军发动的淮海战役开始。蒋介石督令黄维兵团,迅速由驻马店向徐州开拔。由于蒋介石催促甚急,黄维连传达任务的军事会议都没有开,就急急忙忙命令军队启程。

    当下,黄维把所辖4个军、一个快速纵队,分为左右两个纵队,于11月8日开始向徐州前进。

    右纵队为第十八军、快速纵队和兵团司令部,由确山驻地出发,决定由正阳、新蔡前往阜阳。

    左纵队为第十军、第十四军,由驻马店出发,经汝南、临泉,前往阜阳。

    第二梯队为八十五军,加上第十八军一个师,在广水集结后,车送确山,然后循兵团部路线前往阜阳。

    黄维在把兵团各军按上述序列部署后,当即督令各军由确山、驻马店分路向阜阳疾进。

    (唱词)

    好一位聪明绝世司令官

    他亲自率领本部勇向前

    正说是人马匆匆往前赶

    突然间侦察人员报事端

    他说道人马不能往前进

    前边有一道洪河把人拦

    黄维他闻听此言猛一楞

    慌忙在望远镜里仔细观

    河面上原来桥梁已不见

    河东岸战略工事样样全

    黄维他看到此处哈哈笑

    叫声参谋长你要记心间

    解放军他们在此筑工事

    其目的想跟我们来纠缠

    依我说咱们千万别上当

    抢时间目标宿县把路赶

    参谋长连连点头说是是

    司令你深谋远虑想得全

    他二人说罢此话传下令

    绕道走直奔阜阳渡口前

    哪料想老天不随他心愿

    老天爷一连下雨七八天

    先锋队带路误入沼泽地

    装甲车陷入泥泞不转圈

    黄维他看到形势气炸肺

    他在那吉普车里把令传

    士兵们赶快去把树木砍

    老百姓所有门板全卸完

    快给我铺上一条木板路

    务必要阜阳渡口抢在先

    黄维他一声令下如山倒

    士兵们就像饿狼下高山

    全部到挨家挨户去搜刮

    蒋匪兵所到之处民不安

    老百姓偷偷都把国军骂

    就这样良机错过好几天

     

    这时,天公不作美,阜阳周边天降大雨。由于大雨连日不断、昼夜不停,道路泥泞不堪,黄维兵团行进异常艰难。11月9日,黄维亲自率领的右纵队进抵洪河西岸官庄附近,忽闻报河东岸有解放军筑起纵深阻击阵地,于是命令军队停止前进。黄维对兵团参谋长肖锐说道:“洪河乃淮河之支流,并不是大河,共军既设阵阻挡,在此同他们纠缠不合算,真正麻烦之处是阜阳渡口。我们不如将计就计,虚张声势要强渡洪河,实际上悄悄地往回走,经汝南埠过汝河,前往新蔡,沿正阳新蔡公路直驱阜阳颍河渡口。只要我们过了阜阳渡口,共军就无险可恃,要想阻止我军前进就难了。”众将听了甚是称赞。

    黄维当即命令兵团主力第十八军和快速纵队,由官庄后撤转向汝南埠,然后沿着正阳新蔡公路去新蔡,再从新蔡前往阜阳渡口过河。主意已定,即照计而行。快速纵队为前部先锋,开路前进。这个快速纵队相当于一个军的建制,全部机械化装备。

    哪知,总前委邓小平书记和刘伯承、陈毅司令,早就料到黄维可能在此绕道,所以预先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命令中野第二纵队一支部队在洪河严阵以待,若黄维在此过河,就同黄维纠缠,以迟缓其东进的速度;另一方面,如果黄维不愿在此纠缠,就可能绕过洪河往新蔡去阜阳渡口。在黄维绕道的一段路上,都是低洼沼泽地,汽车、坦克、大炮就会陷入泥泞,快速纵队就会成为龟爬纵队。

    果不出所料,自命聪明绝世的黄维,指挥人马进入了这片低洼地区。一路上尽是沼泽洼地,汽车、装甲车、坦克,一辆辆陷入泥泞,轮子转不动,只好人人下车,到附近村庄砍伐树木,拆老乡的门板,搬桌凳来铺成一条路,让车辆行进。于是,浩浩荡荡的数万大军,顿时变成伐木造路大军,造一段前进一段,整整忙碌两天,才过了这段低洼沼泽地。当这支大队人马登上正新公路的时候,已经累得人困马乏,许多官兵弄得都像泥人一般。

    再说在洪河东岸,奉命准备阻击黄维兵团的是中野陈再道将军指挥的第二纵队。这个纵队的第二十旅旅长吴忠,率领本部和豫皖苏地方部队,共8000余人。由吴忠将军指挥,早在三天前,他们就在洪河东岸筑好阵地,准备黄维兵团的到来。

    可是,他们在洪河东岸阵地上,一连等待了好几天,不见动静。一天,忽报黄维兵团已由确山开来,远远听到有汽车声和人马嘈杂声。守在河岸的解放军指战员,人人摩拳擦掌,准备一场恶战。可是,从早到晚,只见飞机在天空飞来飞去,丢下炸弹,却不见地面有人过来。大家很是纳闷,听说黄维出兵作战,总爱摆陆空联合作战的排场,以显其威风。怎么?这次光见飞机扔炸弹,却不见地面有人影。这是搞的什么鬼呢?正在犹疑之际,忽见一个人飞快地跑来,满头大汗向吴旅长报告说:“敌人已经绕过河啦!”吴旅长一听大惊,问道:“怎么?敌人跑啦!”前来报告的侦察排长,当即把黄维发觉洪河东岸有阻击阵地,向后转了一个大弯子,绕过洪河,沿着正新公路向阜阳渡口行进的情况,略说了一遍。这一下子,把吴旅长急得直跺脚,连说:“糟了!糟了!让它跑了!”于是,他一面向中野总部报告情况,一面命令部队立即撤出洪河阵地,实行平行追击。一声令下,洪河防线上的解放军,就像急流一般向颍河方向滚滚追击。

    (唱词)

    吴旅长作战攻势全筑好

    准备在洪河岸边把敌捉

    战士们斗志昂扬精神爽

    一心把黄维消灭在洪河

    埋伏好等了三天并三夜

    却不见敌军影子为什么

    如果是黄维兵团逃走了

    抢战机宿州失守该如何

    淮海战第二阶段灭黄维

    这也是淮海决战大战略

    吴旅长越思越想越纳闷

    来了个侦察排长把话说

    报旅长前方阵地不见人

    蒋军兵全都绕道过了河

    原来是黄维怕伏偷溜走

    看样子想把咱们来摆脱

    猛听到侦察排长讲敌情

    吴旅长愤怒烈火燃胸窝

    喊了声全体同志快行动

    我们要调整计划变战略

    同志们一个个地精神抖

    扬军威摧枯拉朽似烈火

     

    这时,吴忠旅长同刘政委、李参谋长停下来开会商量。吴旅长说:“敌人从新蔡奔阜阳是个弓弦,我们从庙弯到阜阳是个弓背,况且敌人已超过我们三天路程,已经把我们抛在后面了。如果敌人抢占了阜阳渡口,渡过河去,我们阻击就丧失了颍河,无险可恃,阻击任务难以完成。我们只有抢占阜阳渡口,才能拖住黄维。唯今之计,只有利用一切办法,迟滞敌人前进的速度,加快我们的速度了。”当下,他们商量决定,命令在黄维前进路上的解放区各地方部队、民兵,务要抢在黄维之前,进行破路、破桥和加紧袭击,使敌人行军缓慢下来。同时,主力追击部队,则日夜兼程,加快速度。这样才能在黄维之前抢占阜阳渡口。主意已定,命令二十旅全体指战员,不顾一切疲劳,日夜兼程猛追,跑了三天三夜,才到达颍河上游界首镇,计算路程还要跑三天。吴旅长越追越发愁,忽见一骑马的解放军首长到来。走进一看,原来是豫皖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吴旅长急忙迎上前去,简单寒暄几句,就把当前困难说了出来,以求良策。张司令员哈哈大笑,说道:“我正为此而来,我们旱路走不赢,就走水路。敌人有汽车,我们有顺风船。”说着,他就把中野总部首长接到吴旅长报告后,知道二十旅从弓背上追过敌人是很困难的。因此,特令他专程赶到界首,准备好船只,只等二十旅到来,立即从界首上船,从颖河上游顺流而下,顺风一夜之间就可到达阜阳渡口。这一说,真把吴旅长乐坏了,他高兴地说道:“这太好了!谢谢张司令员!”

    说时迟,那时快,吴旅长率领部队到了界首镇,匆匆吃了饭,连夜登船。船工们听说是送解放军追击敌人,人人兴高采烈,个个精神抖擞,在码头上把船只迅速摆好,高声叫道:“同志们,快上船!今夜老天帮忙,正好顺风,一夜包管赶到阜阳,不成问题。”

    (唱词)

    吴旅长带领战士把船登

    真庆幸老天助我催大风

    船工们忙把大帆来拉好

    舵手们精心撑舵顺风行

    霎时间全部离开界首地

    颖河里船借风势如开弓

    一艘艘如飞似箭跑得快

    吴旅长对着战友喊高声

    同志们今晚定到阜阳地

    咱们要困住黄维难前行

    战士们个个抖起精气神

    真好像一群猛虎下山峰

     

    战士们听说一夜就能赶到阜阳,真是人人欢喜。一个个如龙似虎登上了船,又帮船工划船,恨不得一下子飞到阜阳。这夜,晴空万里,月明星稀,西北风刮得正紧,船工们扬帆操舵,船顺风势,破浪如飞。一夜之间,8000余人全部送到阜阳渡口。人马一上岸,二十旅的杜团长就率领突击队员抢占了颍河东岸,后续部队也像旋风似的奔到阜阳渡口东岸,立即散开,沿河岸抢修阻击工事,准备阻击渡河之敌。

    这真是:人民军队得天助,

      一夜飞舟抵阜阳。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222449567324787514.jpg

    张学仁先生

    【作者简介】张学仁,笔名天然,山东枣庄市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高级职称,曾任淮北市青少年宫主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协会会员,淮北市戏剧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淮北市作家协会理事。曾在省内外报刊发表多篇散文、诗歌。近年来,先后出版了散文集《行在路上》、长篇淮北大鼓《淮海硝烟》多部文学作品。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