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淮北大鼓《淮海硝烟》第十一回(张学仁 著)

    时间:2018-10-11 10:24:32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张学仁

     

    10.jpg



      第 十 一 回

    叶飞围攻窑湾镇  陈章逃跑丧黄泉

     

    说的是国民党第七兵团过了运河,在黄百韬的指挥下,日夜兼程向徐州撤退。11月9日,人马到了碾庄车站,此地原是李弥兵团的防区,李弥奉命缩归徐州后,碾庄就成了黄百韬兵团部的临时驻扎地。碾庄因出产好石碾而远近驰名,故称碾庄。此处距徐州不足100华里,再跑一天就可到徐东大许家车站。这时,黄百韬心中稍安,对参谋长魏翔说道:“我最担心的是运河,现已过了运河,又到了有现成工事的碾庄,大事无妨。”说时,忧愁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正在有点自得,忽听碾庄西北远远传来炮声,黄百韬暗自吃惊,忙问魏翔道:“怎么!在我们的阵地后方会有这样的炮声?”魏翔答道:“这炮声确是有点怪。我相信两日之内,共军不会攻破徐北防线的。这可能是我们友军试炮。”说时,炮声越来越近,黄百韬越听越觉得不对头,苦着脸说道:“不对,这怎么像试炮?炮是朝南打的,我们不会这样打法。”

    (唱词)

    黄百韬闻听传来大炮声

    不由得一阵阵地心惊恐

    真好像高楼失足踩滑瓦

    又好像扬子江心舟船崩

    滑晕倒三层怀抱五湖冰

    吓得他失落三魂头发矇

    还能是共军人马已来到

    要给我戳上一个大窟窿

    想把我赶尽杀绝免后患

    这一回要想活命万不能

    才刚刚逃出虎穴出龙潭

    怎又能钻进共党口袋中

    我现在匆忙逃到碾庄地

    为什么后边炮声如此凶

    难道是天降神兵如此快

    又一想这件事情不可能

    要不是共军人马追赶到

    这炮声惊天动地神鬼惊

    众将军这是哪里打大炮

    快派人迅速给我去查清

    黄百韬正在惊疑不稳定

    忽然间接到紧急报军情

    正北方发现人民解放军

    大部队兵分多路向前冲

    已攻破冯治安的防御线

    现如今临城也被一扫空

    解放军正在渡过不老河

    看情况要把许家车站攻

    黄百韬听到汇报已预料

    他已是纸糊灯笼心里明

    只是想来到徐州可解围

    没想到戳上一窝大马蜂

    众将官准备迎战等命令

    和共军鱼死网破一场争

    官兵们坐以待毙就是死

    咱应该同心协力往外冲

    都给我提起精神壮起胆

    筑工事迎敌奋战徐州东

    人常说吉人自有天相在

    老天爷多多保佑我打赢

     

    黄百韬正在惊疑不定,忽又接到紧急情报,说徐北一路解放军已攻破冯治安防线,穿过临城、枣庄、台儿庄,前锋已抵达茅村镇,正在渡不老河,并分路向大许家前进。黄百韬闻报大惊失色,连说:“这是怎么搞得?这是怎么搞得?”急忙召集各军长开会,讨论抢占大许家车站。会上,多数将领都主张兼程前进,趁运河东解放军主力尚未过河,占领大许家阵地,靠拢徐州以防被围。可是,偏有个六十四军军长刘镇湘独持反对意见。他说:“六十四军的阵地,已经构筑好,正好打一仗。否则,费劲修好的阵地不用可惜。”其实,刘镇湘不愿走的真正原因,是黄百韬分配他到大许家后的阵地是古时的土山。相传三国时关羽被围降曹就在这个土山。刘为人很迷信,嫌其阵地不吉利,所以不愿走。刘镇湘的六十四军经胶东整训后,比较完整而有战斗力。刘镇湘自恃有战斗力,故主张留下来打一仗。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听了大不以为然,说道:“目前情形紧急,西走一里好一里。豫东之战,二十五军同七十二军只相隔20里,炮火相接,但始终冲不出共军的隔绝。现在留在此地,万一被围,梦想邱清泉兵团远道来援,恐不可恃。”黄百韬接话说道:“相隔5里,他也不会救我们的。”

    正在争论不下,忽然接到六十三军军长陈章从窑湾发来救援急电,说该军已在窑湾被围,伤亡惨重,要求派兵解围。黄百韬即复电,要陈章“坚守待援”。这个电报刚发出,忽报先头部队第四十四师刘声鹤部已在八义集覆灭,刘本人阵亡。真是霜打雪冻一齐来。正在这时,南京参谋总长顾祝同发来电令,大意是:第七兵团未过运河,而如此紊乱,恐怕继续西进,因共军尾追可能全部溃散。特授权黄百韬可独断专行,如有必要,在碾庄略加整顿,打退敌人主力追击,然后再走亦可。

    刘镇湘看到国防部这个电令,很是高兴,更振振有词地说道:“既然南京有命令可以打,为什么还要走?打垮敌人之后再走不好吗?反正是要打的,为什么一定要到大许家后再打呢?”

    在众议纷纷的情势下,黄百韬见六十三军被围,二十五军和一○○军在过河时都受到了损伤,四十四军战斗力又差,只有六十四军比较完整而有战斗力,该军军长刘镇湘坚持不愿走,借口南京有令,定要打一仗。黄百韬思来想去,觉得打一仗也行。于是,决定在碾庄整顿部队,并准备打一仗。当下,黄伯涛对众将说道:“唯今之计,我决定留驻碾庄,整顿部队,准备打一仗。”陈士章一听连忙问道:“一旦被围那怎么办?”黄说道:“就是真的被围也不要紧。邱清泉不来救我们,杜聿明是支持我的。还有孙元良、李弥兵团,都和我们相互支援过。只要我们守得住就行!”说罢,他决定第七兵团各军就以碾庄为中心,暂停西进,整顿部队,并作如下防御配备:

    一、兵团司令部驻扎碾庄镇圩内,凭恃碾庄现成之工事,指挥部队整顿,并准备同华野追击部队进行一战。

    二、第二十五军占领碾庄小牙庄、大牙庄、秦家娄、北家湖、倪庄等村庄防御北面。

    三、第六十四军占领碾庄以东的大院庄、小院庄、小贾庄、沙垫、大兴庄、三里庄、唐家娄等村,防御东面,并准备迎战。

    四、第四十四军占领碾庄以南的碾庄火车站、老祁庄、前板桥、后板桥、新庄、徐井涯、曹庄等村镇,防御南面。

    五、第一百军(已缺失四十四师)位置于大宋庄、贺台、彭庄、前黄滩、后黄滩、王集、王庄、关果子、小曹庄等村庄,防御西面。

    六、各军炮兵统一使用,集中炮火机动应战。这且慢表。

    再说掩护黄百韬兵团西撤的六十三军军长陈章,11月6日奉命率领全军1万余人,从新安镇向西南前进,经窑湾镇渡过运河,从侧翼掩护黄百韬兵团向徐州东郊撤退。

    当天,陈章派六十三军一五二师师长雷秀民,率一个团做开路先锋,先到窑湾渡口封船,架桥,准备全军人马过河。雷秀民日夜兼程先行。8日,陈章率领六十三军军部大队人马也向窑湾渡口开来。

    说起这六十三军官兵,过去很少打仗。抗战时在广东花县,只打过几次小仗。抗战胜利后,曾调到上海编为卫戍部队。军官们在繁华的洋场里胡混过,干起敲诈勒索捞钱的勾当,颇有经验,对于上阵打仗,一听枪响就发麻了。1947年从上海调到徐州战场,在鲁西南定陶同解放军一交手,就被歼灭了一个师,现在只剩下两个师,即一五二师和一八六师。雷秀民任一五二师师长,一八六师由陈章兼任。因为受黄百韬的宠爱,自定陶吃了败仗后,一直总是靠兵团驻扎,不敢远离。这次,黄百韬撤退徐州要陈章由窑湾渡运河,并担任兵团侧翼掩护,官兵一听个个怨声载道,还没有出发上路,就私下叽叽咕咕地议论说:“济南王耀武拥兵10万,凭坚固守,几天之间就全军覆灭。我们只有万余人,又无坚可守,这次十之八九是回不去了。”陈章本人在从新安镇出发那一天,就对一个广东籍的陆大同学说:“前有运河,后有追兵,我们面临的形势非常险恶。看样子,我要做林湛的替死鬼了!”因此,人马一上路,一个个心慌意乱,乱哄哄地行进,沿途又到处抓夫,抢劫,所到之处,简直闹得鸡飞狗跳墙。走了一天,才走了50里路。晚上,部队到了堰头镇,过了镇东沂河后,陈章看到士兵疲惫不堪,就命令部队暂息,煮饭吃,打算吃顿饭再走。

    (唱词)

    有个军长叫陈章

    看着官兵开了腔

    各位今日劳苦高

    一个个的累得慌

    大家辛苦我知道

    功劳簿上记一章

    掩护司令黄百韬

    功绩牢记不能忘

    如今司令得安稳

    咱们都能得奖赏

    迅速撤离把河过

    活着才能命久长

    此处不是久留地

    过河才能保安康

    要是共军追赶到

    定到阴间见阎王

    妻儿老小难见面

    永远不能见爹娘

    士兵一听害了怕

    背上背包举起抢

    慌忙都把河来下

    再也不怕河水凉

    一拥而下都怕死

    争先恐后渡河忙

    霎时到了河对岸

    急忙点火烤衣裳

    陈章下令叫火夫

    埋锅做饭在路旁

    只见士兵实在累

    放下背包丢下枪

    有人躺下打瞌睡

    两腿一伸倒地上

    不睡觉的拉家常

    两眼不住泪汪汪

    此情此景人心碎

    谁人能不想家乡

    老蒋不是搞独裁

    怎会落到这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华野中路第一和第九纵队先头部队,在7日夜间到了新安镇,当地老乡一见自己的队伍到了,都跑出来迎接。许多老大爷、老大娘一面忙着倒茶水,一面说道:“同志,你们可来了。下午那帮该死的中央军就往西跑了。”九纵队二十七师七九团李团长一听说道:“敌人跑到哪里,我们就能追到哪里。大家把绑带紧一紧,把鞋带结一结,追!一定要追上,揪住他们!”说着,就请来一位向导,他跟在向导后面,率领全团向堰头镇追了过去。第二天傍晚赶到了堰头镇东面沂河河边,这沂河河宽水急,阻住了去路。侦查员报告,蒋军正在休息做饭吃。大家一听兴奋异常,有的跳起来说道:“一天的赛跑没有白累,到底追上了这群王八蛋!”当下人人欢跃,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一步跨过河去,消灭敌人。

    说时迟,那时快。李团长命令一营二连用木梯搭浮桥,让突击队悄悄偷过河去,打敌人一个冷不防。不一会儿,浮桥搭起。但是水流太急,桥不稳,人不能过。这时二连一排长范学福说道:“没有桥腿,我们当桥腿!”说着,他放下背包,探身入水。一排三班的潘福全、杨玉艾、孙树瓒、宋协国、孙克潘、马选云、杨学志、彭启榜、孙书贤等9名英雄战士,一见排长下水,也一个个身入急流,不顾河水冻彻骨肉,用肩膀、双手支撑起浮桥,向岸上叫道:“同志们!大胆过吧!有我们顶住。”岸上人一见大喜,马上挨次飞速过桥,全营迅速从这“十人桥”上通过。这时,敌人发觉了,立即企图封锁河面,但已经来不及了,一营战士与敌人打了起来。

    正在堰头镇上做饭的蒋军,突然听到东方枪声大作,传报解放军已过河,一时人喊马叫,慌乱一团。陈章闻报,手足无措,急命一个团阻击掩护全军撤退。他本人什么也不顾,爬上吉普车就往西逃,急得他在汽车里狂叫:“快开!快开!快!快!快!”一溜烟似地逃出堰头镇,望望后面。六十三军人马大乱,满田遍野地向西溃逃。有一个团在镇上掩护撤逃的,当场被九纵队七十九团包围,经过一场激战,全部被歼灭。

    陈章领着乱军,一口气逃到了窑湾镇。他知道逃是逃不了的,命令部队开入镇里,准备固守待援。他一面命各师、团就地筑工事抵抗,一面急电黄百韬兵团,要求派兵增援,哪知这时黄百韬也已经被包围在碾庄。黄百韬复电:“兵团处境艰难,望自行处理。”陈章见复电,知道兵团部也被困,并已抛弃他们不管,更是慌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急忙向附近睢宁、灵璧等地蒋军发出求援电报,并命令全军加固工事,坚守阵地,等待援军到来突围。他自己把军部安置在本镇天主教堂里,打算依靠坚固的建筑物,指挥部下拼死顽抗。为了阻止解放军进攻天主教堂,他命令把镇上几千男女老百姓赶到天主教堂院子里,不许走开,打算用这种办法,阻止解放军不能放手攻打天主教堂。

    华野领导很快侦知敌人动向,决定首先歼灭窑湾六十三军之敌。

    窑湾镇,西临运河,北靠沂河,位于两河汇合处,南、西、北三面被运河环抱,东面有条3至4米高的围墙,墙外有断续外壕和水塘相连。镇四周地形开阔,没有村落。镇内居民3000余户,素有苏北“小上海”之称。早在抗日战争时期,日、伪军先后在这里筑有防御工事。

    六十三军原系广东余汉谋的部队,战前从南京、芜湖一带调到淮海战场。军长陈章是10月初由第六十二军副军长调升的。对此,黄百韬曾忧心忡忡地说道:“战前换将,兵家所忌。”第六十三军大多数官兵是广东人,初到苏北、鲁南,水土不服,士气低落,仓皇逃到窑湾后,绝粮断炊,饥寒交迫,军心更加动摇。

    追击六十三军的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根据窑湾的地形特点和敌人仓促布防,立足未稳,工事不坚,士气低落,军心动摇的情况,决心不予敌人喘息机会,采取急促勇猛的行动发起进攻,打敌措手不及。

    粟裕代司令员听了一纵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张翼翔对战斗的部署报告之后,当即在电话中询问:“你们一个纵队消灭敌人一个军,有把握吗?”

    “有。”张翼翔坚定地作了回答。

    10日拂晓,各师按纵队的部署,采取击破一点,大胆猛插,直捣纵深的战术,同时向窑湾外围发起攻击。

    第一师师长廖政国、政委曾如清率领全师在战斗中边打边侦察。当夜肃清了镇东外围之敌。同时,第三师师长陈挺、政委邱相田率领该师主力,全部扫清了镇东南外围之敌。第二师师长程业棠、政委张文碧指挥所部奋战至10日晚,控制了镇东北外围,是日夜,纵队侦察营也渡过了运河,占领韩湾、小集一线阵地,切断了敌人西逃退路。至此,窑湾外围大部被我军控制。

    11日凌晨,叶飞将军向镇里发出劝降命令,限六十三军在11月11日中午12时投降,否则,就发动总攻。

    当天中午12时过后,叶飞将军不见陈章出降,命令第一纵队准备总攻。下午4时,我军按预定计划,集中炮火向敌人主阵地和军指挥所猛烈轰击。顿时,镇内炮声轰隆,硝烟弥漫,到处起火。担任主攻的第一师先头部队第二团第二连,趁敌火力点被我压制之机,迅速勇猛地连续炸开两道鹿砦和围墙,一举突入小东门,并在半小时内打退敌人3次反击,巩固和扩大了阵地,为全师打开了突破口,并分路向纵深和两侧发展,向敌军发起攻击。与此同时,从南门和北门发起进攻的第二、三师,也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但因地形不利,敌人顽抗,几次突击均未奏效,纵队命令第二师第六团改由小东门突入镇内直插北门,策应第四团,以更加迅猛的动作向敌纵深实施突击,扩大战果。

    最后,各路部队都打向陈章的指挥所天主教堂来。这时,被关在天主教堂院内的几千名老百姓,也趁敌人慌忙之际,一齐呐喊,冲开了封锁,向四面八方逃散。解放军战士们一见甚喜,让过了逃出去的老乡,迅速攻至天主教堂墙外,立即准备攻打。

    夜12点钟,被围在天主教堂内的六十三军军长陈章,军参谋长宋健人,陈文瑞和一五二师师长雷秀民等蒋军头目,都躲在天主教堂核心工事里,一见解放军向这里打来,一个个吓得六神无主,团团乱转,陈章拿着左轮枪,蹲在屋角里,活像一头猪,瞪着两只眼,一动也不动。宋健人、陈文瑞在翻箱倒箧,整理东西。雷秀民眼看一切已经绝望,灵机一动,不等解放军开炮,趁黑夜从一个窗口爬到屋外,悄悄地溜出工事,从背街小巷跑走,路上碰到一个逃跑士兵,他们一口气跑到运河边,跳上一只小船,叫士兵快划过河。船快到对岸,他不等船靠岸,过早就拼命一跳,没有跳上岸,只听扑通一声栽入水中。好在水不深,他蹚了几步,就到了河边,不顾浑身泥浆,随着一群逃跑的乱兵爬上岸,仓皇逃命。

    (唱词)

    雷秀民屁滚尿流往外冲

    黑夜里抱头逃命向正东

    偷偷地溜到街上不见人

    月黑夜黑咕隆咚看不清

    往前跑忽然看到有人影

    吓得他心里一凉猛一惊

    心暗想遇见共军就要命

    这一回肯定把我人头平

    也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

    到跟前见是手下一个兵

    这士兵慌忙给他敬个礼

    敬啥礼赶快随我逃性命

    和军卒一前一后跑得快

    听见了运河岸边流水声

    该着巧有只小船停在岸

    他两个跳上小船忙滑行

    有不少党国军人在逃跑

    一个个全都成了落水兵

    他不等小船靠岸往下跳

    就听得扑通一声落水中

    书友们寒冬腊月天气冷

    这一回把他冻得可不轻

    站起身爬上岸边就想跑

    就听得有人大喊喝一声

    举起手缴械投降不许动

    要逃跑脑袋打个大窟窿

    书友们要问来的是何人

    这本是解放军的侦察兵

    雷秀民闻听此言害了怕

    身颤抖语无伦次话不清

    这真是心欲上天天无路

    想入地四处无门地不应

    自古道顺民心者得天下

    若要是倒行逆施天不容

     

    说来凑巧,雷秀民刚爬上岸,就碰上密布在西岸的解放军侦察营警戒卫队。这时,连长刘洪乔正带领一个班走到河西岸巡视,在寒夜中发现河岸有一群人影在乱窜,立即大声命令道:“机枪准备!”话音未落,就有一群蒋军高举双手大喊:“别打!别打!长官,我们是来投降的。”说完,一个个举着双手向刘连长走来。忽然,当中一个士兵走到刘连长面前说道:“后面还有我们师长!”雷秀民一听前面有人点了他的名,慌忙掉头向西南拔腿就跑。刘连长一见,两个人影逃跑,立即照黑影开枪,大喊:“站住!”“叭!”的一声,黑影应声倒地。刘洪乔连长和几个战士迅速赶上去,用手电筒一照,但见地下躺着两个人,一个大胖子浑身泥浆,躺着动也不动。另一个忽然爬起来拉他,他还是不动,直腿直脚像死了一般。刘连长在胖子身上翻了翻,拿下一支左轮手枪,见胖子身上无伤,大喝一声道:“起来,不要装死!”这一声果然把胖子喝动了,他坐了起来,口中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是一五二师师长。不,我是代理师长,年纪太大了,我想回家。”

    这时,天快亮了。六十三军军部指挥所天主教堂的核心工事,已经被解放军突破。六十三军军长陈章在炮火打得很猛的时候,带领警卫连企图向运河逃窜,他刚逃出工事,跑到院墙跟前,突然一颗炮弹打了过来,炸得陈章血肉横飞毙了命,当解放军打进敌人军部的时候,除了副军长刘栋才趁乱逃走外,其余军参谋长宋健人、陈文瑞等军、师将领,均高举双手当了俘虏。

    12日拂晓,窑湾战斗胜利结束,一纵解放军共歼敌第六十三军两个师5个团1.3万余人。

    就在窑湾战斗开展的同时,华东野战军各纵队展开猛攻,于11日将黄百韬兵团4个军包围,压缩在以碾庄为中心,纵横10余公里的地区内。

    这真是:侧翼掩护难自保,

      落得窑湾先作俘。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222449567324787514.jpg

    张学仁先生

    【作者简介】张学仁,笔名天然,山东枣庄市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高级职称,曾任淮北市青少年宫主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协会会员,淮北市戏剧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淮北市作家协会理事。曾在省内外报刊发表多篇散文、诗歌。近年来,先后出版了散文集《行在路上》、长篇淮北大鼓《淮海硝烟》多部文学作品。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