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十月向暖,心存敬畏

    时间:2018-10-10 18:33:20  来源:中國國風網  作者:仓央容若

     


    十月,无声来临,时光匆然别离。不经意间,一年又静悄悄地走过了大半个年头。夜雨滴落在窗前,微带寒凉,也将预示着一个季节的远去。

    在我的心里,或许远去的只是风景,或许离去的只是时光,而遗留在心海的却是一幕幕难以诉说的情愁。

    求学生涯,一年之中总有那么些日子较为特殊,每逢节假日必然回家看看,这也是爷爷生前常常念叨的。曾经,我们没有预约,没有犹豫,总会在假日迫不及待,如期而回到那个温情的家庭。

    几年后,回家的脚步逐渐变缓,那些曾有的温情也觉得淡了,每逢喜庆团圆的日子里也少了些欢聚。当然,这在我们心里彼此都懂,只是不愿提及,避免一些伤感,更是避免伤情。

    QQ截图20181010182916.png

    偶尔在我的梦里,依然会出现那幅其乐融融的画面,我不曾回忆梦中的我充当着什么角色,只觉得梦是甜的。梦确实是甜的,醒来后孤独的想起我们围在爷爷身边谈笑的曾经,再想起奶奶哭红着眼睛诉说的如今。我在眷恋,也在遗忘,真切的希望可以回归曾经,也希望在岁月消磨中暗淡伤痕,却抑制不住我悲泣抽噎中的泪光。

    一年一岁,一岁一心。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懂得了父辈的不易,更让自己对父母有了更深的感情,明白了亲情与爱的真谛。常年漂泊异乡,少了归途,多了牵挂。夏热秋凉时,心上有了挂念。

    离家的日子虽然忘了在何时,多久没回家却记得清晰。八月到九月,回家的机会比较多,八九月却未能成行,只好待到这个十月。以往回家总是带着一箱又一箱的书,自毕业后,每逢回家总是带着一包又一包买给父母、长辈的东西。

    十月的假期虽然长,对于自己回家的假期也很短,只不过三天,必然也就行色匆匆,甚有无奈。猛然间父母见到儿子回去的笑容,他们心上格外踏实,又无比喜悦。看见父亲小酌两杯后微醉的欢喜,和看见陪母亲买菜时母亲老去的面容间流露的笑颜,不愿出门,就想和父母多聊聊天。顿时觉得,自己所有压力和苦衷都烟消云散,心灵有了一处清宁、温暖的归宿。

    昨日即是归程,明日将会离去,那么今日也是我昨日要回来而实现一个愿望:看看奶奶及伯父。想着和父母同去,又考虑到其他,为避免尴尬,独自去较好。顺手给奶奶和伯父带了些水果,一路心里在想,或许我去了不被人欢迎,也或许我去了被人给我脸色,我只觉得我是去看奶奶和伯父的,如此也就少了些许担忧。

    QQ截图20181010182925.png


    在门口,敲了好久的门,没人开门。迟疑着想,是不是走错了门。又敲了一会门,依然无人回应,两手提着水果下楼后左右打量,看看是不是我走错了地方。就在我正要打电话问时,远处听见了奶奶说话的声音,跑过去一看,正是奶奶牵着蹒跚的伯父从外走来。奶奶开心的笑了,伯父也问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奶奶看见我两手提着的水果,责怪地说:娃,你来,每次还要都买东西呢。我跟随着奶奶和伯父进了门,家里只有奶奶和伯父,其余人都出去了。奶奶手忙脚乱的既是给我倒水,又是要给我做饭。我让他们都坐下,我说坐一会,我也就回去了。问了问伯父的身体近况,奶奶心酸的向我诉说着家里的事,看着奶奶和伯父苍老的面容,我不知说什么,只觉得心情沉重,又特别无奈。坐了一会,我说我先回去,起身将准备好的几百元顺手塞进坐在一旁的奶奶口袋里走,奶奶快快拉着我的手说:“娃,不要给我了,我都是快进土的人了,你一直都给我钱,你还没个媳妇,我不要”,我拉着奶奶的手,奶奶硬是不要,我说:“奶奶你不要愁了,也不要再哭,我给你(钱)是应当的,他们都不在,你们感冒了买个药和其它,我上学时,爷爷在时,一直给我钱,这一份情我一直记着……”,而后我把钱塞在奶奶手里,转身就跑出了门。随后奶奶也出门,叫我等一等,我头也没回,跑在日落的风中,两眼的热泪,洒在这飘零的季节深处……

    回家后,母亲正在做饭,跟母亲说了刚才的事,母亲笑了,我也笑了,母亲笑的那么甜,我却笑的有些苦。母亲虽然从不向我提及一些不愉快的事,怕我在外担心,但我心里也清楚,有些事我也知道。以来,我很敬重母亲,因为我一直认为她的心底畅快善良,待人真诚大方,从不计较得失,对儿女们的教育尤为重视,加之母亲思想开明,对我们的影响特别重要。

    QQ截图20181010182934.png



    我在家的时间很短促,也来不及去看看年迈多病的姥姥,也就只能嘱托母亲,待我走后,让母亲再去看看姥姥,顺便将几百元塞给母亲,让母亲给姥姥买点零食和零碎花销。深知在姥姥的众多孙儿里,姥姥最疼的是我,最牵挂的也是我。在我上中学时,姥姥对我生活学习中格外操心,虽然时过几年,但历历在目,不忘姥姥对我疼爱与照顾。又嘱托父亲在闲暇时,经常去看看奶奶和伯父,家里的人都不在,他们有苦也孤独,年纪大了身体多不适,有个照应。天气冷了,嘘寒问暖。

    看着父亲甜甜的笑容,默默地点头,我心头格外温暖。父亲年近六旬,人人心中的好人,我心里一辈子的好人,一辈子的老实人。岁月悠悠,在父亲日渐消瘦、沧桑时,更多了儿子对父亲的感情和崇敬。

    当回来后,看着母亲给我朋友带的家乡风味小吃,我想:天气那么寒凉,母亲早早就去给我张罗了,我两个手提着都沉甸甸的,而母亲却什么也没说。正如母亲培育儿子成长,再苦再累都默默承受,心里有种特殊的滋味,让我再一次懂得了:可怜天下父母心。

    岁月中,一切都开始晚了,想留在他们身边时,却不得不背井离乡。想见他们时,却身在异地。多想给他们一点温情,却早已泪流满面。岁月啊,他们都是良人,愿不要伤害他们。

     QQ截图20181010182944.png

     

    作者:仓央容若,原名许志刚,甘肃古浪人,自幼喜欢中华古典文化,擅长近体诗和现代诗,会画(以国画见长);在哲学、美学、历史学等方面有些造诣。作品散见报刊杂志和网络媒体。集有《秋晨集》、《政论杂谈》、《不曾忘却的日子》、《西北孤莲》等。书画代表作为:《小桥流水》、《国色争艳》、《云壑飞瀑》等。

     

     

     

    责任编辑:许志刚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