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远去的牛歌】系列五• 外祖父的守望(文 耿汉东)

    时间:2018-09-29 07:42:55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耿汉东

     

    e60f01f07e05c4dcb0ef22d1f5466ec0.jpg

            外祖父名讳周烈武。是1987年逝世的,享年90岁。

           老人家是嫡出,长子,母早亡,幸得三个姨娘养育。早年毕业于保定军校,但他并没有厮杀于行伍,回到宿州,做过宿州48乡的财税总监,因父亡弃官。他接继祖业,掌管周氏生意,听说生意做得还好,拥有从九道弯到大隅口、木牌坊一带的门面,有周半城之称。对10个末成年的庶出兄弟,关爱有加,供其上学,直至成家立业。兄弟们尊其如父,到也亲情融融。抗战后期,他己弃商归乡,办学从教,1957年,从教师岗位退休。

           老人家有个五弟,自幼聪慧,喜读书,有志向,深得外祖父的喜爱。供其大学毕业后,又送到日本留学。归国后,是傅作义将军的少将参议。北平和平解放时,连同数十名国军将领,被傅用专机礼送到南京。恰我三个舅舅都随军驻守南京,他随即带往广州以便照看。国军撤到台湾前,大舅担心父母年高,孤寂无依,跑回家中。而23岁二舅和21岁三舅则随五叔去了台湾。一湾浅滩,仅咫尺之遥,竟成海天之隔,此一去父子竟成死别。那时二舅母抱着1岁的表哥,还怀着表姐呢。

           解放初期镇反时,外祖父一家哪里逃得了。

          先是大舅感到风声不对,连夜外逃,被发觉,鸣枪示警未果,被击毙在三铺集西,时年26岁。天明时,政府把外祖父从学校押出,送县收监。当走到大舅毙命处,许是父子心电感应,双腿似被人拽住,万难移动半分。一押解人斥道:你爷俩都要在此上天?外祖父才知大舅死在此处。他环顾四周,极目搜寻。不远处,有血迹殷然。一声“儿啊”未了,眼前黑花乱舞一片迷濛。他站在那里,对押解人说:“子且不宥,何况父乎!你们开枪吧!”说罢,昂首向天,不肯前行一步。

           后来经查,外祖父平生修桥铺路,办学育人造福乡梓,且毫无恶行。故在镇反时,不仅未损其毫反获其誉。但长子英年暴死,他身心俱空。自此而后,在人前从不着一语。只是每至傍晚,他拄杖村南,倚树望远。及至风烛残年,却也不废一日。其实,大舅若不逃,根本无事。尤其是建国初期,国家急需知识人才。他大学毕业,长相俊美,乃一谦谦君子。只是长期生活在国统区,对共产党的政策不了解,才枉搭上一条性命,真是可惜之极!大舅母也是大家闺秀美冠一方,只是身子袅弱,又是孤儿寡母。居住农村又不懂农事,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外祖父心中不忍,去宿州拜访故旧,寻一人家,劝其嫁了。留一长孙,日同行夜同被,不舍左右。

           岁月就在外祖父的焦灼、期盼和守望中悄悄溜走了。风雨中的外祖父更加衰老了。可衰老的外祖父依然遥望东南,在遥远的东南边,是茫茫的大海,在大海的那边,有他的两个儿子。儿啊!不仅田园将芜,且父已老矣!尔胡不归兮!后来,人们知道了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每天倚树村外,遥望东南的心意,心中都为之难过。每到傍晚,就有人悄悄在树下放一个小板凳。若是阴天,板凳边还有一个斗笠。尤其是后来,社会上对有海外关系的人,常被批有“东南望”思想,意思是说这类人盼望在台的蒋介石反攻大陆。于是,每到傍晚,就先有几个老人来到树下,当外祖父蹒跚而来时,人多了,主题就不明了。其实,这些人并不希望谁反攻谁,他们只想往亲人能团聚,谁能体会骨肉分离的痛苦啊。

            外祖父在希望,绝望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他已不堪衰老和等待了。这期间,国家发生几件重大的事情,都与外祖父的生活有关,并让老人家激动,欢乐和流泪。先是余光中的《乡愁》在报上发表,尤其是最后一段,悲情至极,它是传统的乡愁诗在新的时代和特殊的地理条件下的变奏,具有以往的乡愁诗所不可比拟的广度和深度,其诗境万难复制。诗中的乡愁触动外祖父的敏感的思绪,他手捧报纸,老泪纵横,竟悲不能抑。行文至此,我耳边仿佛响起: 

         而现在,

         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1979年,中美建交,使老人家兴奋了!

          1981年,叶剑英对台发表的9条方针政策,使老人家愈加激动。

          1982年,廖承志致蒋经国先生信: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这使老人家感到希望来临了。

           老人家每天去村口的时间提前了,而回来得更晚了。 但是,日复一日终不见两岸关系好转,更不曾有儿子的信息传来,老人家绝望了,他去村口己是一种机械运动和习惯的使然。这种绝望的守侯,击碎了他的梦和他生存的动力。哦!这位可怜的油尽灯枯的老人。

           终于有一天,表哥发现每天很早起床的老人还没起床。上前探视,发现老人家双眼紧闭,一丝游气,在口鼻间悠悠然然,双唇翕动,似有话说。表哥连忙大声叫喊:“爷爷,你想说啥?你想说啥!”老人家慢慢睁开眼睛:“我想你大(大,淮北土话:父),我想你叔!”竟然是一字一板,异常清晰。言讫而逝!

            这位一生与世无争的老人,只盼能骨肉团圆,享受亲情,他错了吗?为此他守侯了39年,终竟成空,抱憾而死。比起神舟飞天,核潜下海,这一汪浅浅的海水算得了什么?让几百万像外祖父一样的人们人伦阻隔,这究意是谁的错! 

     

    责任编辑:孙克攀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