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淮北大鼓《淮海硝烟》第九回(张学仁 著)

    时间:2018-09-28 08:48:27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张学仁

     

    10.jpg



        第 九 回

    张克侠战场起义  敌阵营人心惶惶

     

    1948年11月8日凌晨4时,在徐州通往贾汪的公路上,一辆美式吉普车狂奔飞驰。

    (唱词)

    时间一九四八年

    11月8日这一天

    凌晨深夜四点半

    徐州城里闹声喧

    城里城外是国军

    来回巡逻把枪端

    各个路口有岗哨

    过往行人盘查严

    指挥官员高声喊

    大家都要壮起胆

    防范共军来偷袭

    战斗就在这几天

    阵地港口和据点

    多加人手严把关

    城楼上边安大炮

    炮兵快把炮弹搬

    上边已经下命令

    国军里面有内奸

    要是抓住共产党

    咱们都能领赏钱

    军令一声如山倒

    严查细问忙一团

    小兵忙碌咱不表

    单说吉普跑得欢

    两束灯光如白昼

    紧急加速一溜烟

    这辆吉普跑得快

    霎时之间到面前

    对着车里观仔细

    端坐一位将军官

    慈眉善目多好看

    英姿俊美正当年

    全副武装惊人胆

    手里握着中正剑

    要问他是那一位

    压下鼓板说周全

     

    车里,坐着一位佩戴中将军衔的高级将领。几个小时之后,一场震惊全国的国民党部队起义爆发了。

    车中的国民党中将就是中共地下党员,时任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的张克侠,他和同为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中共地下党员的何基沣一起领导了著名的国民党第三绥靖区“11·8”贾汪起义。

    国民党第三绥靖区担任东起台儿庄,经万年闸至临城微山湖,运河沿线的防守任务。这一地区战略地位重要,内有3道河流阻隔,是徐州东北的屏障,也是解放军由山东进攻徐州的必经之路。

    为实现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关于淮海战役第一阶段战略意图,华东野战军前委领导粟裕、谭震林等人一方面命令各纵队分兵追击,一方面根据中央指示,调动内线力量,积极做好策反工作,争取沿运河设防,处于正面的国民党第三绥靖区第五十九军和七十七军适时起义,让开道路。如能成功,山东兵团即可飞兵南下,直插陇海铁路线上的大许家、曹八集,切断黄百韬兵团的退路。

    第三绥靖区的前身是冯玉祥将军领导的西北军。1930年,冯玉祥在中原大战失败后,残部被改编为国民党第二十九军,这支部队在对日军的作战中英勇杀敌,屡立战功。九一八事变后,在喜峰口夜袭敌寇,歼敌1300余名,夺得了振奋全国的喜峰口大捷。七七事变时,在卢沟桥打响了全国抗战的第一枪。1938年7月挺进临沂,途中歼敌2000余人,又在沂河两岸与日军激战3昼夜,毙敌6000余人。在以后的宜昌、长沙保卫战和中原、南漳会战中,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在8年抗战中,该部有万余名将士以身殉国,出现了张自忠、佟麟阁、赵登禹等著名抗日民族英雄。

    对于这支军队,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给予了极大地关注。

    早在国共两党合作的北伐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就以极大的精力对冯玉祥及其部下进行了争取和教育工作。1926年3月,派刘伯坚、邓小平等主办中山军事政治学校,发展中共党的组织,宣传进步思想,素有“第二黄埔”之称。以后,共产党又通过派入党员,组织进步骨干赴延安学习,由中共地下党员主办干训班和创办子弟中学等形式,有组织、有领导地秘密宣传共产主义理论、政策,灌输爱国爱民思想,这些对教育和争取中下层军官向革命方向靠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共产党还在该部秘密发展党员,主要代表人物就是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张克侠和副司令兼七十七军军长何基沣。

    何基沣,生于1898年,河北蒿城人。青年时投笔从戎,先后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和北平陆军大学,曾长期在冯玉祥部任职。1937年7月7日,在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任旅长时,率部驻守卢沟桥,奋起反抗日军入侵,打响了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第一枪。七七抗战后,历任第一七九师师长、第七十七军副军长、军长等职。1939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胜利后,任徐州绥靖公署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兼七十七军军长等职。

    张克侠,生于1900年,原名张树棠。河北献县人。1922年入保定军官学校学习,毕业后在冯玉祥部任教官、军士队长、营长、副团长等职。1927年初,在妻姐夫冯玉祥保举下,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8年底回国后任师参谋长。1929年在上海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任宋哲元部第二十九军副参谋长。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任第六战区高级参谋,战区副参谋长,第五十九军参谋长,第三十三集团军参谋长、副总司令等职。抗日胜利后,任国民党徐州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

    此刻,在淮海大地上空战云密布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电告华东局,要其派人与第三绥靖区两位特别党员张克侠和何基沣取得联系 ,共商该部起义事项。

     (唱词)

    中华历史五千年

    历史悠久盛名传

    古代故事咱不说

    单表眼前两军战

    国共两党开起火

    烽火滚滚起狼烟

    生灵涂炭民遭难

    中国出个毛委员

    一心歼灭国民党

    夺取民主自由权

    带领农民起了义

    转战进军井冈山

    游击战术打得好

    黄洋界上美名传

    时光如梭身边过

    解放战争到眼前

    现在全是现代化

    枪炮武器全领先

    征战沙场为革命

    寸土不让有失闪

    为民翻身早做主

    枪杆里边出政权

    爱民如子人称赞

    枪林弹雨不怕难

    大军挺进徐州地

    要把国军消灭完

    人马滔滔往前进

    跋山涉水巧夺关

    一路攻关又夺寨

    国军眼见心发寒

    打得敌人嗷嗷叫

    子弹全都不长眼

    鬼哭狼嚎喊爹娘

    血水成河尸如山

    要是有人跑的慢

    眨眼就进鬼门关

    打得国军四处逃

    收服不少敌军官

    淮海大战枪炮响

    历史就要翻新篇

    上级派人来贾汪

    深入虎穴到前线

    共谋起义大事件

    战略意图要实现

    要问后来怎么样

    压下鼓板说从前

     

    10月初,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向华野第十三纵队政治部联络部长杨斯徳布置任务,要他以陈毅司令员代表的身份,去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向张克侠,何基沣传达陈毅的指示,进一步了解该部情况和摸清高级将领的态度,争取第三绥靖区一部或大部起义。舒同特别强调,陈毅司令员要求力争动员冯治安能和部队一起起义,以便扩大政治影响。

    杨斯德接受任务后,立即赶赴曲阜华野前线指挥部,听取了陈士渠参谋长介绍的敌军态势,解放军兵力布署和作战意图,并研究解放军如何配合起义行动等问题。然后经兖州、济宁到达在山东滕县境内的鲁中南军区前线办事处。10月中旬,杨斯德在鲁中南军区前线办事处敌工科副科长、地下交通员孙秉超陪同下,经国民党第七十七军三十七师一一一团的防地秘密进入贾汪,先后见到了何、张两将军,分别向他们传达了陈毅司令员的问候和指示,并同他们研究了起义前的准备工作。为了保密和活动方便,杨斯德化名陈惠国,以南京派来的“高参”身份出现在何基沣的贾汪前线指挥所。

    杨斯德在贾汪期间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一是成立了临时党支部,成员有孙秉超、何基沣的副官李连城,一一一团三营营长王世江,二营机枪连连长冯志中;二是摸清了主要军官的态度,并根据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做好工作,阐明形势,宣传共产党对起义部队的政策;三是帮助安置迁往江南的该部军官家属,以解除军官的后顾之忧。

    10月底,杨斯德和孙秉超返回曲阜,向粟裕代司令员、陈士渠参谋长汇报了情况。粟、陈在听取汇报后指示:战役于11月8日发起,届时以华野七纵、十纵、十三纵从第三绥靖区正面渡河南下,切断徐州同黄百韬的联系,要求何、张所部按计划在战役发起时起义,让开运河防线,控制所有桥梁,确保解放军顺利过河。同时决定,起义部队联络口号为“杨斯德”,夜间反穿棉衣,手电光明灭3次,起义后,一路由刘庄到兰陵,一路由台儿庄到兰陵;起义时,杨斯德在指挥所协助张,何统一指挥,孙秉超在过家芳一三二师,李连城在张兆芙一一一团,具体实施起义计划。

    11月1日,杨斯德和孙秉超经刘庄一一一团三营防地来到贾汪。当天晚上,何基沣向杨斯德详细汇报了起义准备工作和估计可能发生的问题,共同研究了应急措施。

    然而,一些预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11月2日,张克侠从徐州打电话给贾汪前线指挥所,何基沣谈了徐州刚刚发生的一个情况,五十九军军长刘振三以看病为由要去上海,而且冯治安已经批准。张,何二人认为,刘振三的出走是他察觉了起义的动向,不愿随部队行动,但是他在离开之际,在团以上干部会上明确告诉大家:“部队有事要听孟副军长的。”很明显,这是一种暗示,应该说,他走对起义有利,可是谁能担保他不会向冯治安透露起义的情况。

    正在这时,反共的三十七师师长李宝善命令驻扎韩庄的一一一团长张兆芙率部撤回运河南岸,到利国驿师部附近待命。针对新的情况,何基沣密告团长张兆芙,把由中共地下党员王世江掌握的一个营留在运河以北,以便同解放军接头联系,必要时可先带头起义。

    11月5日,一三二师师长过家芳将“剿总”会议精神及冯治安拉拢他的谈话内容向何基沣做了汇报,何基沣亦向过家芳通报了整个形势,他说:“党又派代表来此,行动已经逼近,但准确日期未定,现在最担心的是三十七师师长李宝善和三九四团团长王仲元,由于时间紧迫,已无法进行工作。”最后,他们研究决定,以一三二师三九四团一营张宝山配备在师部北山,对付军部和王仲元的不测行动;三九五团马秉正部控制西北平地;三九六团在微山湖与柳泉之间,监视七十七军军长王长海的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杨斯徳把华东野战军领导确定的第三绥靖区起义的时间,即11月8日,正式通知了何基沣。

    此时,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已越过滕县,官桥,进入待击地徐州以东的韩庄。

    几乎在同一时间,驻守在韩庄运河北岸的一一一团三营的阵地前,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三营营长,中共地下党员王世江知道情况有变,急令九连连长前往查看。不久,九连连长带来了两个解放军战士,王世江喜出望外,坦率地通报了自己的身份,解下手枪,甩在一旁,请求他们带自己去见解放军首长。在韩庄村外的一个大坟包后面,王世江见到了解放军华野第十纵司令员宋时轮和政委刘培善,王世江自我介绍说:“我是中共地下党员,公开身份是七十七军三十七师一一一团三营营长。”

    宋司令员问:“你同我军什么人联系?”

    王答:“杨斯徳,孙秉超。”宋又问:“他们对你有什么交代?”

    王答:“向我传达了陈毅司令员的命令,掌握好部队,待命起义!”

    宋时轮高兴地握住王世江的手,说:“好,你来得正好!”接着做了自我介绍,又把刘培善政委介绍给王世江。

    宋时轮问王世江:“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

    王世江立即双脚“咔嚓”一拢,立正回答说:“如果首长认为现在起义的时机到了,就请下命令吧!”

    宋时轮和刘培善认真商量后,当即决定,命令王世江率该营起义。

    但是,消息很快被国民党第三绥靖区谍报科长张捷康知道了,夜11时许,张捷康找到作战科长刘鸿书说:“听说七十七军有一个营投共军了!”刘鸿书早知道此情,有意说:“情况没有弄清,先不要向徐州报告为好。”刘鸿书立即将此事汇报给何基沣,何基沣嘱咐刘鸿书一定要应付好陈继淹一伙。

    1948年11月7日,是张克侠一生中最为焦虑的一天,冯治安因为张克侠曾多次动员自己起义,早已加强对张克侠的防范,所以令他住在徐州,不允许他接近部队。张克侠面对这种困难的局面,反复思考脱困之策。

    (唱词)

    好一位共产党员张克侠

    您看他手里又把香烟夹

    办公室坐立不安来回走

    不由得心中焦虑乱如麻

    小日本东洋鬼子进中国

    卢沟桥七七事变惊中华

    全民族团结奋起抗倭寇

    直打得日本鬼子回老家

    老百姓期盼和平见曙光

    没想到蒋匪又把内战打

    国民党横行霸道民受苦

    蒋匪兵到处都把民财刮

    老百姓如在油锅受煎熬

    国民党天天又把壮丁抓

    有多少妻离子散难相见

    有多少失散儿童没爸妈

    这世道战火连年硝烟起

    只能在枪林弹雨度生涯

    为解放彻底打败蒋介石

    潜入了国民党的部队下

    我身为共产党员来卧底

    为革命党的事业心中挂

    这些年掌握敌人军情事

    搞情报输送内部密电码

    自从我打入敌部做内应

    想尽了各种各样好办法

    做动员各级将领和部下

    为民族消灭老蒋大王八

    我也曾多次动员冯治安

    这家伙老奸巨猾不好拿

    他说我煽动军心不稳定

    要造反立马就会把我杀

    现如今防而又防控制我

    他把我调回徐州安了家

    冯治安这个家伙心歹毒

    我还要时时刻刻防着他

     

    早在1946年,周恩来、董必武亲自给张克侠布置的任务是争取国民党高级将领及大部队起义。现在冯治安顽固不化,前方战斗已经打响,起义就在明早。张克侠心中焦急万分,决定先设法脱身,尽快赶到贾汪,以保证起义成功。他一方面向冯治安提出要去贾汪参加作战指挥,一方面通过何基沣、孟绍濂向冯治安提出同样要求,但均被冯治安拒绝。于是,张克侠向冯严正声明:“前方将有大的战事,我应到前方去主持战前会议!”不料,冯治安将五十九军副军长孟绍濂,七十七军副军长许长林请到徐州,让张克侠主持开会讨论作战计划外,并要陈继淹参加,起监视作用。冯治安企图困住张克侠,并拴住前线两个主官。

    会议一开始,冯治安就摆出“马拉松”架式要大家提出作战方案。上午开了半天,没有任何结果,下午又继续讨论,仍然形不成方案。

    晚上,冯治安宴请邱清泉,留下陈继淹,要会议继续进行。这时,贾汪突然来电话要找张克侠讲话。开始是何基沣,接着是杨斯德,都是催促张克侠尽早到前线去指挥,陈继淹怀疑的问:“什么人来电话,有什么急事吗?”

    张克侠沉着应对:“是何副司令催我到贾汪。除了打仗是急事,还有什么是急事?”

    8日零时,冯治安回来后问起讨论的情况,孟绍濂问:“总司令,搞那么多方案干什么?”

    冯治安说:“你们不是报告敌人调动频繁吗?我们要多备几套方案。”

    孟绍濂:“那总司令为什么叫刘振三军长去上海,他一有事就请假,总司令也就准他的假,军长走了,把担子留给我,我没话讲,但把我留在徐州,现在前方吃紧,把责任加到参谋长身上,我于心不忍。”

    参加会议的人见孟绍濂十分激动,都默默不语,冯治安一时也无言以对。

    张克侠见时机已到,就说:“前方紧急,指挥官留在这里很不利,今晚让他们回去做好准备,明天再来。”

    冯治安无奈,只好表示同意,孟绍濂再三请求让张副司令亲自去前线指挥,但冯治安执意不允。孟绍濂只好在临行前暗告张克侠,望他及早脱身。

    张克侠心急如焚地回到都天庙营房办公室,立即收拾随身的简单用品,决定迅速赶往贾汪前线。屋子里的物品基本未动,以防行动被敌人察觉。

    11月8日凌晨4 时左右,张克侠悄悄叫醒司机何梯修,即和侍从副官一起乘吉普车向徐州郊区冲去。

    当时徐州四周已戒严封锁,等候出入的车辆拥塞在路上。张克侠的车直开到栅门口,直接亮出副司令官的身份,以视察防务为借口,骗过哨兵,冲出徐州,向贾汪疾进。

    张克侠原认为行动秘密,殊不知陈继淹早就派人在监视他,张克侠等人一出城,陈继淹即接到了报告。陈继淹慌慌张张跑到冯治安住处,告诉冯治安的随从高级参谋尹心田:“张副司令开小差了!”说罢,即上楼告诉冯治安。很快冯治安全副武装走下楼来,叫尹心田备车,要去“剿总”报告刘峙。尹心田早年参加过共产党,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时是张克侠的同学,平时关系甚好,有意成全张克侠行动,便说:“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就去报告,万一错了,刘总司令一定会批评你过于慌张。依我之见,最好先打电话到各处,问问张副司令员是否在那里,请张副司令员回个电话。”

    冯治安点头称是,这就为张克侠的脱险赢得了时间。

    在徐州到贾汪的途中,张克侠首先到一三二师部同过家芳师长见了面,并打电话给何基沣,告知自己安全脱离虎口。上午8时,张克侠赶到贾汪。为稳住冯治安,张克侠专门从贾汪同冯治安通了电话,说:“前方吃紧,到前方来了。解放军昨晚已开始攻击运河万年闸了。在关键时刻,我必须和我的部队同生死共患难。”并再次以何基沣和他本人的名义,请冯治安也来贾汪前线,亲自指挥作战。

    冯治安明知有诈,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命张克侠在前线负责指挥。接着,冯治安又给何基沣通话,以威胁的口吻说:“安阳四十军的部队已有1个旅空运徐州,马上就开到前线归你指挥。”

    何基沣讽刺地说:“这都无关紧要了,最好是总座亲自来一趟,局势或许可以好转!”

    就这样,争取,反争取的斗争一直持续到最后时刻,但是,双方均无回转之意,此时,也只能分道扬镳了。为防不测,张克侠、何基沣同杨斯徳商量,将原定11月8日12时起义的时间,提前两个小时。杨斯徳去万年闸向解放军通报了这一情况,并约定,为防止起义部队中不坚定分子集中逃跑,请解放军继续前进,配合起义部队行动。

    11月8日10时,起义行动开始了。张克侠,孟绍濂率五十九军向台儿庄集结。过家芳师长争取王长海未成,即率领一三二师开始向北移动,去峡口渡河到峄县以北集结。李连城在韩庄率三十七师一一一团北上峄县。何基沣在最后争取刘自珍干训团起义后,即随前线指挥所和直属部队向洋塘转移。 就在9日,解放军的大部队开到起义部队驻地台儿庄,随后便迅速向南开去。起义部队就由专门来台儿庄迎接的解放军带路,向临沂开拔,沿途的人民群众早有准备,像办喜事一样欢迎起义部队,米面油柴,鸡鱼肉蛋样样都有,各村树上、墙上都贴满了“欢迎起义部队!”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等标语口号。起义部队在临沂受到了解放军鲁中南军区张光中司令员、高克亭政委的盛情欢迎,这使起义部队受到了很大鼓舞。

    就这样,张克侠、何基沣和国民党第三绥靖区五十九军两个师,七十七军一个师和一一一团全部共2.3万余官兵,在人民解放军的周密配合下,于贾汪、台儿庄防地起义成功,投入人民怀抱。由于这次起义让开了东起台儿庄,西止微山湖的百里运河防线,敞开了徐州东北大门,使解放军华野3个纵队迅速渡过运河,突破不老河防线,直插徐州东侧,切断陇海路,拦头挡住黄百韬兵团西逃之路,并控制了徐州敌人东援的有利阵地,从而为歼灭黄百韬兵团,顺利实现中央军委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作战意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于张克侠、何基沣的起义,毛主席非常关心。由于电台通信线路故障,电报晚到了一天,9日下午4时毛主席看到了华野前委发来的关于起义成功的电报,非常高兴。11月18日,毛主席在给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的电报中明确指出:“北线何、张起义是第一个大胜利。”

    这真是:张克侠率部起义,

      黄百韬插翅难逃。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责任编辑:王海峰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