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独恋爬格子

    时间:2018-09-20 16:47:52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施福明

     
                

      三十年多前,我是一个普通农民,在淮河岸畔一个贫困小村里手握锄头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不停地劳作,每天劳动长达十多个小时。祖辈都是农民,我是他们的继承者。爷爷是个木匠,有时放学了让我搭手去拉锯,有时常拉的腰酸胳膊痛,爷爷还说我,小孩子哪有腰。

      我就是那时候开始写作的。我十七岁初中刚毕业,家里没有劳力干活,我不得不下学,我感到无聊之极,我倒是感觉农闲去赶集可以散散心。当时,我经常站在临街的窗前,看到在文化馆工作的人整日在大街上游手好闲地走来走去,心里十分羡慕。有一次我问一位在文化馆工作的人,问他为什么经常在大街上游玩?他告诉我:这就是他的工作。我心想这样的工作我也喜欢。于是我决定学写作,学写歌,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进入文化馆。当时进入文化馆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学会创作;二是学会书法和绘画;三就是通过考试录取。对我来说,书法和绘画太难了,而写作只要认识三千汉字就行,我也只能写作了。

      在1988年10月的一个下午,我接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人民文学》的长途电话,邀我去北京修改我的中篇小说。当我从北京改完小说回家时,我才知道我们小说在县城轰动了,我是我们县里历史上第一个去北京改稿的人。我们县里的官员认为我是一个人材,他们把我创作的作品写进县志里,通过文化干部招干考试,我去了文化馆工作,后来又借调我去县委宣传部工作许多年。在八十年代初的中国,个人是没有权利寻找自己的工作,工作都是国家分配的。我从农民到文化馆工作时,我奋斗了许多年,不知熬了多少眼,熬去我家煤油灯多少油儿,近千篇各类发表的文章见证了我的历程。我第一天到文化馆上班时故意迟到了一个小时,结果我发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来上班的,我心想这地方来对了。

    微信图片_20180920164828.png

    《蚌埠日报》齐跃生编辑为作者施福明所作漫画

      这几年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去经商,而去从事贫穷的写作?他们知道在八十年代后的中国,经商创业就赶上机遇就会富有,那时候的基层工作几乎是穷光蛋,拿着国家规定的薪水。刚去文化馆上班时,我没有任何经济上和心理上的压力,恰恰相反,我幸福的差不多要从睡梦里笑醒,因为我从一个每天都要勤奋工作的穷光蛋,感觉变成了一个每天都在快乐写作和游玩的穷光蛋,虽然都是穷光蛋,可是文化馆里的是个自由自在和幸福的穷光蛋。我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梦里,我的思想到处游荡,在胸有成竹时,我就开始动笔写作。许多年后,我觉得我出版多部小说集、多部剧本被拍成影视作品播出,然后又写出《小小草》、《人争一口气》等一百多首原创歌曲时,能够用写作养活自己时,我感觉我的生命里已深深爱上文化工作和写作。

      现在,我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写作历史了。三十年的漫漫长夜和那些晴朗或者阴沉的白昼过去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写作了,我发现自己水平低,又自学了研究生专业。虽然我现在我身体和心灵上都在一次次地不停考验我,写作唤醒了我生活中无数的欲望,这样的欲望在我过去生活里曾经有过或者根本没有,曾经实现过或者根本无法实现。我的写作使它们聚集到了一起,在虚构的现实里成为合法。三十年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写作已经建立了现实经历之外的一条人生道路,它和我现实的人生之路同时出发,并肩而行,有时交叉到了一起,有时又天各一方。因此我现在越来越相信这样的话──写作有益于身心健康。当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欲望,在虚构生活里纷纷得到实现时,我就会感到自己的人生正在完整起来。写作使我拥有了两个人生,现实的和虚构的,它们的关系就像是健康和疾病,当一个强大起来时,另一个必然会衰落下去。于是当我现实的人生越来越平乏时,我虚构的人生已经异常丰富了。

      我知道阅读别人的作品会影响自己,后来发现自己写下的人物也会影响我的人生态度。写作确实会改变一个人,会将一个刚强的人变得眼泪汪汪,会将一个果断的人变得犹豫不决,会将一个勇敢的人变得胆小怕事,最后就是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个作家。我这样说并不是为了贬低写作,恰恰是为了要说明文学或者说是写作对于一个人的重要,当作家变得越来越警觉的同时,他的心灵也会经常地感到柔弱无援。他会发现自己深陷其中的世界与四周的现实若即若离,而且还会格格不入。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具有了与众不同的准则,或者说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理解和判断,他感到自己的灵魂具有了无孔不入的本领,他的内心已经变得异常的丰富。这样的丰富就是来自于长时间的写作,来自于身体肌肉衰退后警觉和智慧的茁壮成长,而且这丰富总是容易受到伤害。

      三十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文学里,生活在那些转瞬即逝的意象和活生生的对白里,生活在那些妙不可言同时又真实可信的描写里……生活在很多伟大作家的叙述里,也生活在自己的叙述里。我相信文学是由那些柔弱同时又是无比丰富和敏感的心灵创造的,让我们心领神会和激动失眠,让我们远隔千里仍然互相热爱,让我们生离死别后还是互相热爱。

    1537433280.jpg

            作者 施福明 、男、1970年生,安徽省委党校法学研究生,市、县人民法院陪审员,民革党员、 淮河乡土作家 、高产编剧,文化干部。著有影视作品《知青岁月》、《快乐乡村》、《少年朱元璋》、《少年王杰》等十多部剧作等拍出播映。

     

     

    责任编辑:何妹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