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活动报名/会员申报 | 证件查询 | 书画商城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城南之恋

    时间:2018-07-05 19:18:58  来源:中國國風網  作者:琉璃疏影

     QQ截图20180705191953.png

            十九岁,是一个散发着芬芳的年龄。他与她初相识,他十九,她十八,正当年华。似是故人来,暗恋,喜欢,爱,很爱......

       【一】

       初识雨花,是在一个细雨霏霏的夏天。那时候就要大学毕业,他们就是在全校举行的毕业晚会上认识的。一直在同一个班级,却从未有过交集,他们是属于很遥远的校友。不知是上天有意为他们安排了这一场邂逅,还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让这两颗年轻的心在即将毕业的晚会上走到了一起。
     

       安伟是一个爱唱爱跳,各方面都很出色的男孩。俊逸的脸庞,总是带着迷人的笑容。所以他的身后总是不乏追求者,雨花也属于其中的一个。当然,这个安伟一直不知道。因为雨花的平凡,他也从来没在意过。喜欢的女孩那么多,却一直没有一个可以让他心动的。不是那些女孩不漂亮,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和他要好的哥们都有了自己的归属,唯独他一直还是孤家寡人。
     

       晚会一直处在高潮,年轻的心活跃惯了,同样把晚会的气氛调整到最巅峰。轮到雨花出场了,她唱的是一首陈瑞的歌曲《爱你爱到心里面》,忧伤而美丽的嗓音,打动了所有在座的人,安伟也不例外,沉浸在雨花优美的歌声里。大学三年,他竟然没发现还有如此惹人爱怜女孩。不只是被自己的歌声感染,还是被忧伤的音乐触痛心扉,唱到动情处,雨花的脸庞流下了两行泪水。
     

       雨花长得不是很美,个子也不是很高,但是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会说话。安伟是真的被她的歌声打动了,他忽然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自己等待多年的感情。就那样一瞬间,他相信了什么是一见钟情。
     

       晚会的最后,不知谁在屏幕上点出一首《萍聚》。就要离别,千言万语也难表心中此刻的心情。过完今天大家都要各奔东西,纵有万千不舍,也只能借助今晚的歌声来表达。三年的缘分,就像将要飘零的花开,随风飘散。或许,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音乐已经响起,礼堂里一片寂静,再也没有谁有勇气将这一场萍聚进行到底。
     

       安伟坐不住了,这个阳光的男孩起身去了舞台,一阵热烈的响声打破了忽然的安静。
     

       “安伟,找一个人和你对唱吧!”安伟的好哥们远航在台下大声喊起来。“对,找一个!”又有很多同学不约而同鼓动安伟。安伟向台下望去,正好看到雨花安静的坐在那里。他径直向雨花走去,他要邀请雨花和他一起对唱这首《萍聚》。雨花很大方地伸出手,随安伟站上舞台。音乐重新响起,安伟用深情的眼光看了一眼这个他曾未注意的女孩,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时,雨花也正在向他凝望,这个自己暗恋了整整三年的男孩,今天竟然可以靠得这么近......
     

       “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安伟富有磁性的声音在雨花的耳边轻轻响起。“不必费心的彼此约束,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富有音乐天赋的雨花很自然的接了下一句。一首歌,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台下的人也一起随音乐不自觉的唱了起来,跳了起来。那是他们学生时代最后的狂欢,他们要努力把自己留在那一个永恒的夜晚。
     

       晚会,在他们不舍得眷恋里,一直进行到凌晨一点才结束。再繁华的盛宴,也总有分离的时候。无论你愿不愿意,都已成定局。时针,滴答滴答不停的转动。第二天多数同学都走了,校园里有一种凄凉的味道,虽然此刻的太阳接近直射的照耀着大地上的一切。
     

       安伟迟迟未走,他已经从同学那里打听到雨花住的地方离他不远,正好顺路,他想和雨花一起走。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雨花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出来了,一直在等待雨花的他假装不经意的遇见,“真巧,你怎么也刚走。”“嗯。”雨花答应了一声,脚步没有停下。能在离别的时候,遇见自己心仪的男生,雨花有一丝紧张,有一些羞涩,也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伟见状,赶紧追上,“我帮你拿吧。”说完,把雨花的行李箱接在自己的手里。
     

       “你家住在哪里?或许我们顺路呢!”安伟问雨花。
     

       “我老家住孝感市孝昌县,你呢?”雨花回答。
     

       安伟听雨花说完笑了起来,笑的雨花莫名其妙。“你笑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们在一个市,我就住市区,你说巧不巧?”安伟笑着说。
     

       这回轮到雨花吃惊了,“真的这么巧?”
     

       “嗯。”安伟为了赶上雨花的脚步,不禁加快了步伐。
     

       或许是上天的有意安排,他们坐上了同一班回家的列车,向着同一个方向走去。在车上,他们聊这些年一起错过的风景,他们一起回忆校园里那些发生过的故事。最后安伟经过再三思量,还是要了雨花的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时间走得很快,车也走得很快。两个人说着笑着,不觉到了孝昌,雨花先下的车,临别时,安伟没有忘记问一句“回家后,可以打电话吗?”雨花温柔的点了点头,在心里,她还是对安伟心存喜欢,不过她不知道安伟已经爱上了她。
     

       十九岁,是一个散发着芬芳的年龄。可是命运的多桀,总会让一些爱情来不及珍惜,便挥手天涯,从此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有人说,爱情是百年孤独,直到遇见了那个可以值得你用一生守候与信任的人,才会有了归属感。
     

       两个人就这样在车上挥手道了别,彼此的身影却留在了心中。
     

       【二】
     

       回家后的安伟,把一切安排好后,就开始四处找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朋友介绍他去了一家外资企业做销售,工作条件还是不错。工作有了着落,心也就安定下来。他一直没有忘记雨花,找了一个礼拜六的下午,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情摁下了雨花家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正是雨花:“喂,你好。”
     

       “我是安伟”安伟忍住内心的激动对雨花说。
     

       “我知道”雨花温柔的说。那个号码她早已经记在心里,怎么会不知道呢?其实,她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电话通了,两个人竟然一时语塞。不联系时心中有万语千言,真联系到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便是人的矛盾性吧。两个人握着电话僵持了大约有一分钟,还是安伟先打破了沉默。“明天有时间吗?”
     

       雨花回家后一直在家等消息,父亲说有一家外企正在招收会计,他认识那家的一个副厂长,说等过几天给消息。听安伟问了这么一句就“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安伟的邀请。
     

       安伟一听雨花有时间,就想约她一起去城南中心广场。广场旁边就是安伟的中学,不远处有孝感米酒馆,这是一家百年老字号的米酒馆,对面也是安伟曾经上过的高中。
     

       那个时候安伟经常和同学一起去米酒馆喝米酒,吃炒面。米酒馆是孝感市最中心地段,就在槐荫大道和城南广场那条路的正十字路口,孝感人都知道,很多年都有的。槐荫大道的米酒馆相隔几百米就是董永公园,因为是在槐树下发生的故事,所以就叫槐荫大道,董永和七仙女都在董永公园。也是因为董永孝感动天,所以就叫孝感。每年的世界孝文化节,就在孝感市举行的。所以,安伟喜欢自己的故乡,也是个孝顺的孩子。
     

       一夜忐忑,激动,安伟翻来覆去睡不着。毕竟长这么大,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而且来的这样突然。不知第二天见面会是什么样子,他不知道雨花是不是和他一样的忽然就情窦初开了......
     

       闭着眼睛,安伟想了很久,猜了很久,直到实在倦了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安伟骑上他的单车,很早就到了城南广场,他要在他最熟悉和热爱的地方,同他喜欢的女孩进行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约会。“一直不羁的他,竟然也有如此耐心。”安伟想到这里,自己不觉笑了。情这东西,来的时候真的可以让人找不着北。
     

       四月,是个浪漫的季节,或许最适合恋爱。空气里到处充满樱花的味道,偶尔会有丝丝凉爽的微风从身边悠然而过,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人逢喜事精神爽,安伟今天的心情就像刚发芽的柳树,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透与盎然。广场的喷泉播放着好听的音乐,身边的人络绎不绝。怀着憧憬与快乐,终于看到熟悉的身影从远处姗姗而来。雨花今天穿了一件淡蓝的长裙,她就那样带着栀子花的清香,满眼含笑的如一只蓝色的蝴蝶,站在安伟面前。是梦,若梦,安伟有一种恍惚,眼前的女孩竟然如此清新,让人心潮澎湃。
     

       “让你久等了。”雨花说。
     

       “没有,我也刚到不多一会。”安伟此刻腼腆得像个孩子,竟然大脑一片空白。爱情有时候就像一阵风,不经意就会向你扑面而来。那样自然,那样让人无法抗拒。
     

       “一直还没上班?”安伟又接着问了一句。“嗯,还没呢。”雨花也有些羞涩。
     

       “也好,可以好好休息,等上班了,可就没时间了。”安伟渐渐恢复了原来的自信。看了一会音乐喷泉,安伟就提建议“要不,我们去董永公园走走?”
     

       “好,早就知道这个故事,可是一直没去过,今天正好你做向导。”雨花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安伟载着雨花向董永公园奔去,路两边的紫罗兰开的正好,散发着醉人的芳香。雨花坐在安伟单车后面,一直浅笑不语。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一直在她的内心荡漾。如果,今天这一次见面,算作是最后一次,她也不会后悔。因为她真的喜欢过,而且曾经靠得这么近。她情愿就这样任安伟载着她去向他想要去的地方。
     

       安伟此时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浑身是劲。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卯足了劲蹬着他的单车。路程不算近,却感觉很快就到了。一进董永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董永和七仙女的雕像。安伟开始给雨花讲这个流传千百年的爱情神话故事。其实雨花早就知道这个故事,可是她还是愿意听安伟给她娓娓讲来。安伟的口才真的很好,就像讲自己的故事一样,雨花喜欢听安伟磁性的声音。
     

       “唉,可惜到最后结局不是太完美,只能隔河两两相望。”雨花叹了口气,为这个故事的不完美遗憾。安伟怜惜的看了雨花一眼,“相信我,我们不会这样。”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或许吧!”雨花应了一声。他们向公园更深处走去。青青的草儿随风摇摆,像一地碧波。盛开的郁金香,在阳光下安然浅笑。雨花恢复了原来的阳光,本来不善言辞的她竟然和安伟有很多说不完的话。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安伟和雨花又回到城南的音乐广场,音乐还在自顾自的悠扬着。渐渐地,喷泉中间的灯缤纷的亮起。看着身边的雨花,安伟忽然想起那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远,不近,隔着恰好的距离,安伟爱上了这个安静的女孩。
     

       在广场玩了一会,安伟领雨花去了他常去的米酒管。这次,安伟破例没要酒,只要了两碗面。人家都说,吃面意味着长长久久,他想和雨花长长久久。
     

       临走的时候,他们约定,下一次见面还在这里。“我们不见不散!”安伟郑重其事的对雨花说。
     

       【三】
     

       相见的日子很短,等待的时光总是很长。雨花回家不久后就找到了工作,是父亲原来给她找的那家企业,做会计。安伟因为忙于工作,偶尔会给雨花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雨花,因为要熟悉一些业务,总感觉力不从心,所以暂且将安伟留在了工作之外。对于那次见面,雨花对安伟也是万分喜欢,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与熟悉。大概这便是所谓的有缘吧。
     

       慢慢的,雨花把所有的业务都熟悉了。这还得感谢他们同科室的王辉。王辉是公司的财务总监,比雨花大四岁,长得一表人才,听说还是单身呢。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雨花忽然想到,该有很久没联系安伟了。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可能手机不在身边,没人回应。雨花失落的放下手机,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这段时间忽略了安伟,忽略了他们刚刚建起的感情之墙。
     

       正在梳理这些日子的经历,王辉从外面走了进来。“雨花,你在这里发什么愣,不是都会了吗,怎么还不去吃饭?”
     

       雨花抬头一看表,可不,这一安静下来,时间不觉已经过了十二点。“被你这么一说,还真饿了。”雨花笑着告诉王辉。
     

       “要不我们一起去吃吧,你吃了没有?”雨花问王辉。
     

       “好,那走吧。”王辉答应着,就先抬脚走了出去。他知道这个点,不一定还能打到饭。果然,不出他所料,到食堂一看,只剩下馒头了。他回头看了看雨花,无奈的张开双手,“我说吧,这么晚了,肯定什么都没有了。要不,我们出去吃点?”
     

       雨花本来想说不出去了,可是实在有点饿。就和他一起走出了公司,去了一家就近的小餐馆。餐馆的生意很好,王辉可能是常来的缘故,老板一看他就热情地打招呼。看着身后的雨花,还意味深长的对着她笑了笑。
     

       虽然和王辉第一次吃饭,却也没觉什么陌生的感觉。这些日子,王辉一直在教她所有的事物,早已经熟悉。吃完饭,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公司。雨花父亲早就在哪里了,吃完饭路过她单位正好过来看。看到两人一起走进办公室,父亲微笑着看了一下王辉,又看了一眼雨花。“你们两人.....”还没等雨花父亲说完,王辉便把他们为何一起出去吃饭的事情解释了一遍。“呵呵,我也没说不可以一起呀!”雨花父亲早就和王辉熟悉,他们单位和雨花的单位一直就有业务来往,他早就看好了这个青年。年轻有为,长得又好。不过,和谁他都没提起过。雨花刚刚毕业,过段时间再提也不迟。今天遇到两个人一起从外面回来,以为已经开始恋爱了呢。

     

            雨花,对王辉真的只有感激,她心里已经有了安伟,不会再对别人动心。可是王辉心里的想法就不一样了,通过这些日子与雨花的接触,他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并不是很引人瞩目的女孩。从第一天开始教她,就感觉到雨花有一种清新,淡雅的气质。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孩,更有一种打动人心的东西,让人想要抓住。
     

       王辉是矜持的,安静的喜欢着雨花。他不知道雨花心里已经有别人,每天都会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看到雨花有什么不会做的,总会不期而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即便是如此,雨花也曾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她根本就不知道王辉喜欢她,因为对安伟的情有独钟,让她忽略了身边所有的风景。从一开始,安伟就是她向往的光源,她愿意为安伟守候。
     

       【四】
     

       时光如流,雨花和安伟虽然经常联系,却总因为这样或那样的事情而不能经常见面。安伟对雨花也是格外珍惜,虽然他不能时时陪她,却总会经常电话。偶尔见面,他们还会去城南的音乐广场,那里是他们初恋的开始,总有一种心照不宣。或许恋爱中的人都是有灵犀的吧,每次只要一见面,他们便会不约而同向城南走去。偶尔,他们会相视一笑,然后握住彼此的手,就那样看着,心中总会荡起温暖万千。爱,有时候无需说出口。
     

       雨花和安伟相爱的消息,终于被雨花爸爸知道了。那是一个周日,蓝蓝的天上,飘着白云朵朵。微风悠然,缓缓划过身边,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或许,这样的日子,最适合恋爱。两个人也不例外,约好去城南见面。两个人手牵手,正向董永公园走着,却被雨花父亲无意中经过看到。
     

       雨花和往常一样,回到家,转身要进洗手间,却被父亲叫住。“先过来一下!”雨花愣住了,才发现父亲的脸色特别不好看。妈妈在一边,也是保持着沉默。“爸,怎么啦?”雨花杵在沙发旁边问了一句。“坐下说。”父亲还是紧绷着脸。雨花一头雾水,被父亲今天的反常弄得莫名其妙。刚坐下,父亲就开了口:“今天和你在一起的男孩是谁,怎么没听你提起过?”雨花一听,原来是因为安伟的事情,被父亲发现了。看到父亲这架势,雨花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看来,她和安伟的这段恋情,没有被父亲看好。这个傻丫头,哪里知道,父亲早就为他看上了王辉。
     

       雨花,搓着双手,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父亲的问题。本来想过些日子就和他们说,却被父亲先发现,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其实,早就想告诉你们,可是觉得刚参加工作就告诉你们我谈恋爱,感觉有些难为情。”“我们是在毕业晚会上认识的,安伟是个很好的男孩,他很爱我。”雨花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一些。
     

       “我和你妈都不赞成你们的交往,我看见你们科室的王辉就不错,那青年勤奋,好学,而且长得也不错。我已经打听过了,家里是书香门第,父母都是教师。”父亲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雨花一听急了,“我和王辉不可能,我只把他当成一个大哥,一个很好的同事!”
     

       父亲一听也急了:“就这么定了,试着和王辉交往一下。以后,少和那个什么伟来往。”
     

       雨花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初恋刚刚发芽,就被父亲的一句话蒙上了一层风霜。有一股凉从心底涌出,她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一时六神无主。明天,她该怎样告诉安伟,如果他们的感情继续,父母又会以怎样的目光看待。
     

       【五】
     

       五月的阳光很暖,空气里到处弥漫着花香的味道。雨花没有把父母的话告诉安伟。她继续着自己的喜欢,偶尔会去安伟居住的宿舍,陪他一起做饭,洗衣。或者陪他一起写诗,作画。安伟是个感性的男子,经常会为雨花写一首小诗,或者画一幅画。时光如梭,就在他们举手投足,甜蜜笑对的温暖里淡淡走过。
     

       可是,总有那么一刻,雨花会有些失落,空洞的眸里隐约着一些淡淡的惆怅。安伟心思细密,看到了雨花的不安与无奈。“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没有,都好好的。”雨花慌忙掩饰自己的失神。眸里,还是不听话的蓄满了泪水。安伟看着心疼,第一次把她轻轻拥在怀里。“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此时的安伟,俨然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雨花偎在安伟的怀里,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安全与温暖。闭上眼,任泪水肆意的流下来。遇见安伟是一份美丽,遇见王辉是个错误。此刻,雨花希望王辉从来没有在她的生命中出现过。
     

       然,世事总是恰如棋局,有些缘分扯不断,理还乱。王辉一如既往的暗恋着雨花,他曾经和雨花的父亲聊过,也感觉到雨花父亲对他的认可。可是,雨花不领他的这份情,依旧与他保持着适宜的距离。雨花是对的,她不喜欢王辉。王辉也是对的,他喜欢雨花,是他的权力。可是,他真的不知道雨花的心思,总感觉她像个小傻瓜,一直不懂他的意思。这个王辉,却又有足够的耐心等着雨花渐渐成熟。他哪里知道,雨花已经心有所属。
     

       日子,平淡而温暖。雨花的父亲,催的更紧了,时不时就会问雨花和安伟断了没有。而雨花总是含糊其辞,她真的舍不得伤害安伟,她珍惜这一份初见,珍惜这一份初恋,她缜密的情怀,已容不下任何一个安伟之外的人。可是,命运却和她开了个玩笑,许她遇见,许她倾心,不许她相伴一生。
     

       或许,这一场铭心,注定情深缘浅。第二天回家的晚上,王辉出现在了雨花家,这出乎她的意料,她没想到王辉竟然可以来她家。还没等她开口,王辉自己先做了解释:“正巧伯父去我们厂里,顺道把我捎到了你家,一会儿就走。”雨花淡淡的“哦”了一句,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父亲,一看雨花这个态度,有些生气“雨花,怎么这么没礼貌,同事来了也不招呼一下。出来,陪王辉说说话。”
     

       雨花不情愿的走出自己的房间,在王辉对面坐下。他忽然发现原来聪明伶俐的雨花,此时像一朵棘手的玫瑰,让人无法靠近,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他微笑着看着不语的雨花,“今天下午我和伯父等你了,没等到就先回来了,累了吧。”说完顺手给雨花倒了一杯茶水。他这一勤快,倒弄的雨花不好意思了,“谢谢,还是我来吧。”说完从王辉手中接过茶壶也给他倒了一杯。
     

       雨花父亲这才松了口气,看着他两人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从心理上他早就认定了王辉,不过他也不好直接跟王辉说明。今天正好王辉一个人在,便邀了他一起来家里坐坐。王辉真的是巴不得,他喜欢雨花那么久了,一直没有个表白的机会。这次正好,一来想去看看雨花的家,二来他感觉可以增进感情。雨花父亲也是这样认为,所以就把他带回了家。
     

       母亲做的饭很丰盛,吃饭的气氛,很融洽。雨花,不想给王辉难堪,也不想让父母失望。说笑着陪着他们吃了很多,其实她这时候更想念安伟,如果,这是安伟在该有多好呀。可是,她不敢把他带回家,她知道上次父亲知道他们的事后,很不开心,他不想让女儿找一个他没看好的男孩,他一直在等王辉开口,说让他把雨花娶回家。
     

       送走王辉以后,父亲和母亲不禁会心一笑,这个孩子,真的不错。“长得又帅,又懂的礼数,现在这样的男孩真的不多见了。”母亲满意的对雨花说。“那是你们的看法,安伟比他更好!”雨花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她怎么可以背叛安伟呢?他是那样爱她。
     

       【六】
     

       日子,如流水匆匆而逝。雨花一如既往着自己的喜欢,王辉一如既往着自己的追逐,虽然他怎样努力,都无法让雨花留在他身边,但那颗喜欢的心从来没有放弃过。或许,真的如人所说,情到深处情更浓,爱到深处无怨尤。虽然,他的身边也不乏美丽而温柔的女孩,却总是没有一个可以走进他的心里。此生,他认定只有雨花可以走入他的心。
     

       转眼,又一个春天来到了,空气里到处都氤氲着花香的味道。安伟,已经凭借自己的努力,做到了主管的位置,他感觉是时候向雨花表白了。他选择了一个紫罗兰盛开的日子,那一天,正好是他们相识三周年,他选择这样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一来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二来为了给雨花一个惊喜。
     

       雨花的忧郁,他一直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雨花也从来没跟他提起过。但是心中那一份灵犀,早已胜过千言万语的表白。他知道,该和他说的雨花一定会告诉他。这些年,他习惯了在雨花忧郁而温柔的眼神里寻找那一份爱他的温暖。这就够了,遇见她已经很好。
     

       安伟照旧把他们约会的地点,定在城南。好久没去那里倾听那熟悉的音乐了,因为他们都在努力,他们都在为了对方而坚持不懈。他推出好久没骑的单车人,细心的擦拭了一遍,充足气,明天他要向雨花表白,他要让雨花嫁给他。
     

       王辉从上次去过雨花家以后,对雨花更加体贴。不仅工作上帮助她,在别的方面,更是积极。早晨,他会去很远的地方,买她最爱吃的榴莲酥。中午,她会给她买好吃的樱桃奶酪,冰淇淋蛋糕......雨花想拒绝,却又怕拂了他的一片好意。就按时买一些王辉喜欢吃的东西,算作还礼。王辉不知道雨花的用意,以为她在开始慢慢接受他。
     

       终于有一天,就是在安伟和雨花约好的前一天,王辉跟雨花求婚了。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雨花措手不及。她没想到,王辉会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刻向她表白,而且连订婚戒指都买好了。自始至终,雨花对王辉只是感激。她努力让自己镇定,做了许多解释,他不想让王辉受到伤害,这么久以来,她早就感受到他对她的好。可是,这些解释终究是苍白的,王辉终于知道,自己在这一场爱情里,只是一个人的爱恋,他一直在唱着自己的独角戏。无疑,他是爱雨花的,虽然雨花已心有所属不能接受他,他还是希望雨花幸福。苦笑了一下,对雨花说了一句:“或许我们注定这一场情深缘浅,既然你不能接受我,那么请接收我的祝福,祝你们幸福!”说完,只给雨花留下一个背影,决然而去。
     

       雨花此时,纵有万千内疚,也无法挽回她已经在无意中伤害到王辉的心。在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对不起,王辉,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
     

       【七】
     

       或许因为愧疚,或许因为辜负,雨花一夜无眠。第二天,她早早的就来到了城南音乐广场,安伟还没到。他先预订了九十九朵玫瑰,才出发。一路上,哼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啥调子的歌,心中的兴奋,就像第一次牵雨花的手那样甜蜜。
     

       安伟赶到城南的时候,雨花坐在那里发呆,王辉的背影给她留下了一抹淡淡的忧伤。她无奈,彷徨,却不知该如何去安慰他。直到看见安伟的笑脸,才有了一丝释然。安伟微笑着拍了一下单车后座,“我们还是到董永公园吧。”雨花“嗯”了一声,坐上了安伟的车。
     

       在单车上,雨花安静感受着春天为她带来的花香,感受着安伟给她带来的温暖。此刻,她不再忧伤,不再无助,她有安伟妥帖的爱与喜欢,就够了。到了董永公园,雨花不再为董永的故事而忧伤,安伟已经在相见的那一刻,为她种下了一整个春天。此刻,她的世界,只有花香,只有阳光。
     

       安伟轻轻牵着雨花的手,走过小溪,走过小桥,他们把曾经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又重新走了一遍。带着喜欢,带着爱意,带着他们的约定。雨花长舒了一口气:“如果可以永远,我愿就此让时光静止,陪你走过每一个平淡的日子。”
     

       安伟深情地看着雨花“如果你愿意,我愿时光不老,陪你走过每一个风霜雨雪!”
     

       雨花安静地看着安伟,千言万语何须说出口,内心的那份期待与懂得,早已经在眼睛里一泄无余。安伟忍不住轻轻把她揽在怀里,疼惜地说:“嫁给我吧,我会给你幸福,相信我......”雨花满眼含泪,用嘴堵住了安伟想要往下说的话。她喃喃地说:“够了,你已经给了我太多,以后的日子,无论怎样,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
     

       经过这么长的等待,雨花终于等来了她的幸福。然,世事多变,造化弄人。王辉在离开雨花以后,一个人回家,因为忧伤,开车的时候没注意对面冲过来一辆小货车,没来得及躲闪,就被撞上了。货车因为开的太急,一下子把王辉的车撞出了很远,王辉也被狠狠地甩了出去,不省人事。幸好,货车司机是个有责任的人,没把他丢下,直接打了出租把他送往了医院。大夫,通过王辉的手机通话记录,拨通了雨花的手机。
     

       雨花一听王辉出了这么大的事,当时就懵了。她顾不得和安伟详细解释,说了一句:“安伟,我先回去,等以后有时间我再给你解释......”
     

       赶到医院的时候,王辉还在昏迷着。他的父母都在,他们看了眼前的这个小女子,没有说什么。在他们面前,王辉已经提过很多遍雨花的名字。他们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执着了这么长时间。人,大概第一印象是最入心的,他们感觉到雨花的朴实。
     

       王辉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宿,一直那样安静的躺着,仿佛累了。雨花不禁在内心生出一些痛疼,这个痴情的男子,因为她而出了这么大的事,生死未卜。“如果......”雨花不敢往下想,她只祈祷王辉可以快些醒来,减轻一些她的内疚。
     

       到了中午的时候,王辉终于醒了,嘴里喊着雨花的名字。此时,雨花比谁都开心,“他终于醒了,终于醒了......”雨花喃喃地说。她忽然感觉到,王辉的生死与她有着莫名的关联。如果不是她拒绝他,如果她给他足够的时间去接受这份错爱,或许不会发生这么残忍的事情。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正当安伟要给她想要的幸福的时候,王辉受了伤,而且,听医生说左腿粉碎性骨折,即使愈合也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这意味着,王辉从此成了一个残疾人。
     

     【八】
     

       王辉醒来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雨花。还想逞强,却没挤出一丝笑容,那钻心的痛让他无法忍受。还好,雨花在身边。如果雨花可以一直在身边,他宁愿一辈子就这样,就这样让雨花陪着他。他伸出手,雨花知道他的意思,把手给了他。一丝凉意穿透雨花的心扉,这个痴心的男子,何苦呀......
     

       从王辉醒来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允许雨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他要雨花一直陪着他。只要雨花离开,他就不吃饭,安静的躺着,一句话也不说。没办法,王辉的父母就恳求雨花:“闺女,看,你不在,他就不吃不喝。为了他早日康复,来帮我们照顾他吧。至于工资,我们双倍给你补偿,好吗?”
     

       看着两个老人恳切的眼神,雨花还能说什么。他们的儿子因为她而出了车祸,却不曾怪罪与她,这要又多深的涵养,才可以做到如此。雨花答应了两个老人的请求,她要留下来替他们照顾王辉,也为了减轻一下自己的愧疚。
     

       安伟从雨花匆匆走后,再也没见过她。有些想念,又有些着急,本来想要向她求婚,然后准备结婚的。却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打电话给雨花,总是忙音。原来,雨花为了不惊扰到王辉,把电话调到了静音,她想尽快让王辉养好伤。
     

       找不到雨花,安伟很是着急。就去了雨花工厂,保安大叔告诉安伟,雨花请了一个月的假。听到这话,安伟更是急了,什么大事需要请一个月的假,而且那天走的时候和他说的莫名其妙的话让安伟心里没了底。他向保安大叔要了雨花家的地址,径直去了雨花家。
     

       到了雨花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正好雨花父母都在。安伟说明来意,让雨花父母告诉他雨花去了哪里。雨花父母一看安伟自己找上门来,就直接把王辉喜欢雨花,又因为雨花受伤的事情一一告诉安伟,最后,还告诉安伟:“以后就不要找雨花了,你们不合适。他们两个人才是天生的一对。”
     

       安伟终于明白雨花的忧伤,明白了那一天雨花临走时和他说的莫名其妙的话。他失望的走出雨花家,从没有过的孤独感忽然袭上心头。这个他喜欢了整整三年的女孩,竟然也被别人整整的喜欢了三年,而他,浑然不知。一直还在想象着,和雨花一起幸福的过他们想要的生活。他忽然觉得从一开始就是个误会,或许是他的多情感动了雨花,也或许,雨花在和他演戏。现在,一切繁华终于需要落幕了,而主角不是他。
     

       人在忧伤的时候,总习惯胡思乱想。安伟深深地叹了口气,或许这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他忽然就相信了这句话。
     

       【九】
     

       雨花为了尽快让王辉恢复,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医院照顾他。可是,有时候也会很想念安伟,但是她都忍住了,没给他打电话。她相信安伟,会理解她的。
     

       日子,就在雨花忙前忙后中进入了秋天。王辉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左腿成了他一生的遗憾,不能和原来一样正常走路。本来很英俊高大的男子,因为这一场车祸成了一个残疾人。王辉,忽然感觉好累,从没有过的失望。他身体好的时候,所爱的人不能陪他一起走过以后的山山水水,他还有追求的资本,现在呢,还有什么资本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雨花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可是她已经有了安伟,她要去找安伟。她掩饰住内心的怜悯:“真的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成今天这样子。但是,我真的得走了,安伟一直在等着我。”
     

       王辉知道,他挽留不住雨花,虽然他那么爱她。他知道,爱她,就要放手,给她自由,给她幸福。“你走以后,可以再来看我吗?”他问了一句。“嗯,我会常来看你的。”雨花答应了王辉。
     

       雨花离开王家以后,先回公司报了个到,然后就打电话给安伟。电话那边没有安伟的声音,传来的是好听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雨花这才意识到这一段时间,由于忙于照顾王辉,冷落了他。可是她哪里知道是她的父母,给了安伟一个致命的打击,让他在失望的情况下选择了逃离。或许,爱得深,伤的深,恨得深。安伟在雨花父母告诉他一些关于王辉的事情后,已经对这份经过的感情有了怀疑,再加上雨花那天不合时宜的走开,这些都是雨花没想到的。
     

       雨花一下子慌了,安伟对她来说是她的全部,如果找不到他,她该到哪里寻找温暖的依靠?打车去了安伟的公司,单位的人告诉她,安伟已经去了外地,需要学习一年至两年的时间。雨花从安伟公司出来,漫无目的的徘徊着。不觉,又到了城南广场。音乐依旧在缓缓播放,喷泉依旧自顾自变幻着各种花样。没有了安伟在身边,雨花忽然感觉到这音乐成了一种噪音,喷泉成了一些烦躁,没有最爱的人在身边,一切都如同虚设。
     

       走进董永公园,满目萧条,更增加了雨花的忧伤。人海相逢,唯别最殇。面对物是人非,泪瞬间淌满雨花整个脸庞。“安伟,你在哪儿呀,我该怎样才可以把你找回?”雨花内心一直在轻声呼唤。走到两个人曾经一起坐过得秋千架,不言,不语,她在回忆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
     

       往事如烟,君已不在,漂泊的脚步已停止了流浪。安伟不在的日子,雨花踏着一路秋色,一次次走到那个让她刻骨铭心的地方,那个她和安伟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城南。心情如昨,却已物是人非。面对城南飘零的一地忧伤,悕惶的她真想大哭一场。
     

       夕阳缓缓落下,雨花在秋千架的上面刻上了安伟的名字......
     

       【十】
     

       回到家的雨花,没有告诉父母安伟已经离开了她。她默默地走回自己的房间,重新梳理了一下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或许怪也只能怪自己,冷落了安伟。她不该把手机调到静音,甚至有时候关机。想着想着,想的自己头都痛了,索性就不想了。自己躺在床上,真想大哭一场,可是她没有,她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这段失败的感情,因为自始至终父母都不看好他们。
     

       雨花的父母也没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该告诉你的会告诉你,不该告诉你的问也白搭。他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给她做好饭,让她吃饱喝足,看着她安静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不管昨夜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无论黑夜多么漫长不堪,黎明总会如期而至。第二天醒来的瞬间,雨花看到了窗外的阳光。秋天的阳光,穿透玻璃洒在被子上,洒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暖。穿上衣服,看到母亲早就做好了饭,在和父亲一起安静的等她。此刻,她感觉到自己原来还是很幸福的。爱人不在了,还有父母在,他们一直不离不弃的陪着她。雨花的脸上终于有了久违的笑容,父母也便释然。
     

       时光荏苒,雨花偶尔会去看望王辉,偶尔会拨打安伟原来的电话,但都提示在关机状态。偶尔,她还会一个人去城南音乐广场,去董永公园,在秋千架上刻着安伟的名字。她期待有一天,还会在那里与安伟重逢。
     

       王辉在雨花的鼓励下,渐渐恢复了自信,他们成了最好的朋友。在且行且惜的日子,雨花给王辉介绍了她最好的闺蜜筱雅,筱雅对王辉一见钟情,因为她早就听雨花说过,王辉有多优秀,有多体贴。上班以后,一切恢复正常。王辉和筱雅邀请雨花做了证婚人,见证了他们的幸福爱情。雨花由衷的替他们高兴,一个是曾经深爱过她的王辉,一个是自己最好的姐妹。
     

       她减少了愧疚,成全了一份爱情。她开心,但更加思念安伟。时隔这么久,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十一】
     

       安伟虽然身在外,心却还是在雨花那里。那一次离别以后,再没有归期。仿佛一瞬间,安伟感觉时光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一场最绚烂的烟花,绽放成最凄凉的飘零。转身陌路,咫尺天涯。可是离开原来的城市以后,许多个不眠的日子,安伟惊讶的发现,他回忆里的快乐与温馨都是雨花给的。漫长的岁月里,他的人生始终与雨花有关。
     

       他还是忘不了雨花,忘不了第一次在学校里共唱一首《萍聚》,忘不了在城南第一次牵起雨花的手,忘不了......

     

       太多的忘不了,让安伟在一个个不眠之夜渐渐明白,原来,雨花一直还在他的心里,无论时光如何改变,那一张熟悉而略带忧伤的脸一直在和他遥遥相望。
     

       有人说过,如果时隔多年,你一直不能忘记一个人,那就应该亲自去看望她一次。经过一夜碾转,安伟决定去看看雨花。他把关掉的手机卡重新开通,把新公司的事情交代了一下,就匆匆赶回原来的公司。报完到以后,直接去了雨花的工厂。雨花不在,王辉在。王辉一看安伟是找雨花的,他就明白了肯定是跟他提起过无数次的那个负心的男人。
     

       安伟一看雨花不在,刚要转身离开,被王辉叫住了:“可以先坐下来聊一聊吗?我知道雨花去哪里了。”安伟一听王辉知道雨花的去处,不仅放慢了脚步。“你知不知道,你误会了雨花,她一直是爱你的,自始至终就没改变过。我承认我曾经喜欢过他,但那一直是我一厢情愿你知不知道?我出车祸的日子,她为了减少对我的愧疚,一直在照看我,但是那只是出于同情。”安伟睁大了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原来是他误会了她,是他一直在辜负她。
     

       “为了等你,她有多苦你想也想不到。身边很多人为她张罗找对象,都被她一口回绝,她相信,你会回来......”王辉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虽然他已经结了婚,但是对雨花的爱由原来的爱情变成了亲人的爱,他看着雨花日渐消瘦,心里也很心痛,可是他无能为力。
     

       “快告诉我,她去了哪里?我要马上见到她!”安伟一听到这些像疯了一样。
     

       王辉缓缓地告诉他:“应该又去了城南了......”
     

       安伟悔恨交加,当初不应该没问清楚就独自留下他一个人,让她承受这么大的痛苦。车,开得很快,安伟还是感觉太慢。近了,更近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见到雨花,该怎样向她解释这一场不辞而别?分别这么久,雨花会不会怪他?
     

       怀着忐忑与不安,安伟把车停好后赶紧去寻找雨花的身影。一个熟悉的身影,有些落寞,有些忧伤,像一只折断翅膀的蓝蝴蝶,坐在喷泉边上的石凳上。他缓缓走到雨花跟前,定定的看着这个为他日思夜想的小女子,哽咽着说不出话。雨花真的瘦了,原来饱满的脸庞,成了尖尖的下巴。初见时穿的那一件蓝碎花的长裙现在穿在她身上有一种肥大的感觉。
     

       雨花只看到眼前走过一个人,她习惯了低头想自己的心事,她没想到会是安伟。直到看到停在眼前的那一双熟悉又陌生的大脚,才抬头看了一眼。一切仿若梦境,雨花不相信安伟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她闭上眼任泪水顺流而下,她以为这又是一个梦境,安伟在身边,她不愿醒来,不愿醒来......
     

       安伟哽咽着叫了一句:“雨花,是我,我回来了。”雨花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睁开眼,更多的眼泪流了下来。
     

       “安伟,是你吗?你会留下来陪我吗?我好累......”这么久以来,雨花因为等待而给自己的坚强,在此刻被安伟一声轻轻的呼唤彻底失去了伪装。她真的累了,在父母面前,在朋友面前,她一直假装坚强,不让所有人看到他内心不堪一击的柔软。
     

       安伟答应着:“嗯,嗯,再也不走了,我要给你幸福,再也不会辜负你!”说完,不管不顾的吻上去...... 

     

     

    作者:琉璃疏影,原名,张丽华,山东青岛人,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网络美文作家,作品选入《清影浅笑》、《朵朵皆年华》、《纵使人生荒凉,也要内心繁华 》等书。出版过个人专辑《一弦清音》。有20余万字文学作品发表于各大文学网站,若干首诗歌被选入微刊。微信号  zhanglh0789  公众号:琉璃疏影(ID:liulishuying0789) 

    责任编辑:许志刚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