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国风网 |  官方微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我要投稿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 > 文苑荟萃
文苑荟萃
  • 新闻
  • 视频
  • 百人百事
  • 文苑荟萃
  • 姚毛的故事(上)【文 陈仁德】

    时间:2018-03-13 09:01:18  来源:中国国风网  作者:陈仁德

     

    微信图片_20180313090220.jpg

    2013年723日重返吴家场,那棵老黄葛树还在。

     

    几十年来我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也不算少了,但倘以贫穷懒惰忍耐力最强而论,则非姚毛莫属。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

    我们那一带习惯把男性小孩在姓氏后面加一个毛字作为乳名,姓张就是张毛,姓李就是李毛,有如江西叫张伢子李伢子。成年后有的乳名不再用了,有的却伴随终生,姚毛就是这样的。他本来大名姚青术,却从来没有叫过,都一概以姚毛称之,久而久之几乎没有人再知道他的大名。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毛字应该读成儿化音,否则就没有味了。

    我怎么会认识姚毛呢,这要从当年的农业学大寨说起。

    从六十年代我还是小学生开始,农业学大寨的运动就一浪高过一浪,到了1974年,我已经二十出头,运动仍然在不断推向新的高潮。这年我被派到显周公社安乐八队去当副队长,带领社员们进一步搞好农业学大寨。就在安乐八队所在的吴家场,我见到了大名鼎鼎的姚毛,算是让我大开了眼界,留下一生难忘的记忆。

    该怎么介绍姚毛呢?简言之,他出身贫下中农,阶级成分好,但懒惰成性,邋遢不堪,如同行尸走肉,是队上的大包袱。

    五十年代初,刚翻身做主的姚毛也跟着分过胜利果实和田地,一度时期他还当过力夫,劳力很不错的。后来人民公社越搞越没吃,他就懒干活了,天天躺着睡大觉,久而久之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懒汉。他算得上最真资格的“无产阶级”,四十多岁了,没有老婆,没有房子,没有农具。简言之,没有任何财产。公社为了充分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给他修了一个不足一丈见方的小土屋,他就一年四季睡在空荡荡的地上。他穿的是政府每年发的一套救济棉衣,天热了就把里面的棉花扯出来当单衣穿,衣服破烂不堪从来没洗过,上面爬满了虱子,臭气熏天。他的头发沾满了成年累月的赃物,一绺绺地纠结着,脸像锅底一样满是污垢,分不清五官的位置,只有眼睛眨巴时才露出一条缝隙。 

    他懒得出奇,从不劳动,当然也就分不到多少粮食,由此他却锻炼出了惊人的耐饥饿的能力。他可以几天不吃东西,躺在地上睡大觉,但吃起来却可以一口气把一洗脸盆青菜汤吞下去,或者把一个大南瓜硬生生地吃掉。他一年四季中最惬意的就是包谷成熟的季节,深夜里他像土猪(一种喜偷吃包谷的野生动物)似的钻进青纱帐里大吃包谷。据说他连把包谷从杆子上扳下来的力都不愿使,直接就弯着身子把嘴巴凑到包谷上去啃,有人夸张地说,姚毛一晚上能啃一块地的包谷……到了腊月,村上开始杀年猪,姚毛会很耐心地站在一旁观看杀猪的全过程,他的真正用意当然不是参观杀猪而是有所期待。等到杀猪匠手执明晃晃的利刀把肥猪开肠破肚,将臭哄哄的猪肛门和猪羞剜下来扔到一边时,他一直眯着的眼缝里忽然发出亮光,一下扑过去将那些血淋淋的东西抓起来塞进嘴里大嚼并生吞下去。

    有时姚毛也能为生产队做点事。夏天,队里的堰塘干涸了,捞起来一桶小鱼,队上的十多家人便围着等待着分配,鱼有大有小,负责分配的人就有些为难,于是把姚毛叫来分鱼,他抓起哪条就是那条,人们就算有意见也没啥可说的。姚毛不会白干,最后一条大鱼是自己的,他双手抓住就像啃包谷似的生吃了。可怜的鱼痛苦地摆动挣扎着,一会就被咬得支离破碎。姚毛满嘴是血,却吃得津津有味。也怪,他从来就不拉肚子,任何病都没生过,一生都没有花过一分钱医疗费。

        姚毛一无所有却四肢发达,居然也喜欢眯着眼打量女人,偶尔会从眼缝里斜透出一种奇怪的眼神。他有个弟弟叫姚青灿,是生产队会计,也穷得叮当响,但好歹娶了个老婆——好像叫王宗兰。这王宗兰也跟着受苦,女人每月的那几天来了什么对策都没有,就让那东西顺着腿流,还照样上坡干活。就是这样穷,他们竟然一口气生了四个孩子。晚上一家六口挤在一张叽叽嘎嘎的破床上睡。这一切对于姚毛来说已经是共产主义一样美好的生活了,他心里便有些痒痒的。一天,吴家场上的刘松云老人对姚毛说:“姚毛,你天天睡地下,你看你弟弟那床铺多舒服,弟弟不在的时候你去睡就是噻。”姚毛听刘松云一说还真的动念了,那天看见弟弟不在,弟媳妇一个人睡在床上,就跑过去往床上挤,弟媳妇吓得哇哇大叫,顺手抄起一把粗硬的扫帚照姚毛身上乱打,一边打一边大骂:“打死你这个烂鸡巴!”声音惊动了整个吴家场,其结果是姚毛抱头鼠窜。后来刘松云问他:“姚毛,你弟媳妇那床上怎么样?安逸吗?”姚毛耷拉着脑袋吞吞吐吐地说:“……她……拿扫帚疙瘩……打我……”此事成了村民们津津乐道的“保留节目”,一直传诵了很多年,我去没多久就知道了内容大致相同的好几个版本。 

    不管农业学大寨搞得如何轰轰烈烈,姚毛是绝不参加的。他裹着那身从来不换洗的破衣服,赤着脚,双手袖在一起,眼睛眯成一条缝,静静地倚在他那堵残缺的土墙边养神,连苍蝇叮在脸上他都难得挪一下身子。他心里琢磨着的是,下一顿饭怎么解决?其实在这里使用饭这个字很不恰当,饭是指的米饭,哪里有米饭啊?就连猪狗食也难找到。但是不用饭字还真找不出准确的字来,只好姑妄用之。

    我年轻幼稚,居然想去改造姚毛,让他“投身到轰轰烈烈的学大寨运动中来”。

    我想得先和他建立一点感情才有利于改造他。那天很冷,我看见他龟缩在街头,裤腿掉了一片,赤脚冻在风中。我从他身边走过时心中忽然一动,觉得这个翻身做主二十多年的贫下中农很可怜,我的脚步停下来,在他面前踌躇了一会。这时旁边不知是哪个女社员笑着大声说:“陈队长,你敢不敢把你脚上的皮鞋给姚毛穿?”我回头看了看那个女社员,说:“怎么不敢!”随即就当众把自己脚上穿着的一双反毛皮鞋脱了下来。姚毛面对突然发生的事情露出了几分惊讶,一直眯着的双眼居然慢慢睁开了一半,但是旋即又眯成一条缝,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那神态才真是宠辱不惊。我用脚尖把鞋挪到他面前,让他相信,我是真的送给他,他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我赤着脚走开了,身后是社员们的嚷嚷声:“姚毛,陈队长把皮鞋脱给你了!”一会我回过头去,姚毛已经把皮鞋穿在脚上,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毫无疑问,这是姚毛生平唯一的一次穿皮鞋,就因为这,他永远记住了我。

    (待续)

     

     

    责任编辑:孙克攀

    55.6K

    网友点评

       

    版权信息

    本站会员主动发布展示的“原创作品/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会员发布的作品有侵权行为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
    如未经授权用作他处,作者将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国风网  皖ICP备16013913号  公安备:34060002030165
    Copyright © 2015 - 2016 中国国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中国国风网
    商务合作:138-1064-8262
    邮箱:zgguofeng@126.com

    关注我们

    中国国风网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内容!